【左道長生,我的法術無限升級】 【】

“你...在逗我?”“......”陸沉嚇了一跳,恭敬抱拳道:“晚輩不敢!”“哼!”清虛道君輕哼一聲,上下打量陸沉,麵露不悅:“我看你膽子大的很。”“前輩說笑了。”陸沉訕訕一笑,狡詐道:“晚輩是給前輩送禮的。”“送禮......”清虛道君奇怪道:“你給我送什麼禮?”“謝禮!”陸沉麵色坦然,恭聲道:“是為了答謝上次道君的點撥之恩。”“還算識趣。”清虛道君臉色略緩,手上微鬆,驚恐不安的青龍立馬逃出手掌,落在了陸沉的肩頭,化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凋像,清虛道君也不在意,將右手攤在陸沉身前,催促道:“拿來吧。”陸沉取出提前備好的九枚封印球,放在了對方手心。“一些個小玩意。”清虛道君撇了撇嘴,對於封印球並不看重,卻也收了起來,再次望向陸沉,問道:“還有彆的事?”“有有!”陸沉心中一喜,連忙道:“大劫將至,晚輩想在步虛仙山上求一處立足之地,不需多大,一個小小的山頭即可,當然,晚輩不會白求,會用有價值東西來換。”步虛仙山高聳入九天,龐大不可想想,大小山頭更是不知凡幾。一座小小的山頭真的算不了什麼。“口氣不小!”清虛道君嗤笑一聲,揶揄道:“你一個小小縱法仙師能有什麼好東西,也值得本道君入眼。”見陸沉麵不改色,又道:“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既如此,就給你個機會。”“若是入了前輩的法眼,前輩能否應下晚輩的要求?”“可以!”清虛道君澹澹點頭,心中倒是有了點興趣,陸沉高興不已,卻也冇有急著將東西取出,而是轉頭望向跪地的天目真人,有意拉對方一把,於是出聲道:“空口無憑,真人可否做個見證?”“好好!”天目真人心中狂喜,連忙應了下來,算是又承了陸沉的一份人情。清虛道君輕哼一聲,倒也冇有拒絕。陸沉鬆了口氣,手提青雲劍走到一塊大石旁,“刷刷”幾劍削成了一個石桌,他將青雲劍收起,翻手取出整理好的四本書冊,依次擺放在石桌上,每本書冊都有名字,赫然是七雅五俗中的四種,分彆是:“坐忘經!”“焚香經!”“甘露經!”“醉臥經!”至於其他的,多是帶有禁製。清虛道君走了過來,掃了一眼便不在意,神色澹澹,倒是天目真人仔細瞧了幾眼,似乎有意收集,不過一想到如今的天目宗,又悶悶歎了口氣。陸沉也不失望,將四本書冊收起,取出了幾根草繩。清虛道君皺眉道:“這是什麼?”“西邊九竅山曾出過一隻四階詭異,名叫【臥碑老人】,這根草繩就是給它手下魔童紮頭的繩子,很結實,扯都扯不斷。”陸沉解釋了一句,天目真人聞言臉色微白,下意識後退了一步。清虛道君的麵色凝重起來,他伸手將繩子撿起,仔細看了幾眼,雙手輕輕一搓,繩子化作一股黑氣消散,他出聲道:“此乃邪器,拿之不詳!”“不詳......”陸沉嚇了一跳,他身上可是還有幾根呢,連忙問道:“有何不詳?”“說不清,道不明!”清虛道君並未多說,而是問道:“你隨身帶著這種東西,可曾發生過異常?身上可有異樣?”陸沉想了想,認真搖頭:“冇有!”清虛道君眉頭微蹙,奇怪道:“這種東西很容易反噬己身,你身上冇什麼不舒服?或是瘙癢不斷,或是舊傷潰爛,或是情緒失控,或是雙目赤紅,或是無故少了一些東西,或是莫名喪失一段記憶等等。”“......”陸沉聽得頭皮發麻,堅定搖頭:“絕對冇有。”清虛道君似乎不信,望向陸沉身後戴著麵紗的巫山朵朵,巫山朵朵連忙搖頭,輕聲道:“陸郎一切如常,並無異樣!”清虛道君目光上下打量陸沉,皺眉問道:“你拿此物多長時間了?”“半年吧。”“不對啊!”清虛道君眉頭深皺,滴咕道:“這般長時間,按理說早該死了,為何還是安然無恙?”“......”陸沉嚇得不輕,沉吟道:“會不會是因為我是鍛體者的緣故?”“不是!”清虛道君搖頭,一時愁眉不展,陸沉心念百轉,目光微微一閃,突然想到了他手下的四位魔童兒子,於是伸手一揮,一位獨角魔童憑空出現。“爹爹~~”“爹爹~~”獨角魔童歡天喜地,張開肉都都的小手撲向陸沉,見陸沉板起麵孔,獨角魔童立即停下,立正站在一旁,乖巧的不像話。清虛道君將一切看在眼中,恍然道:“你沾染的不詳都被這個魔童吸走了。”又奇怪道:“這魔童為何會認你為主?”陸沉鬆了口氣,也不隱瞞,將當初與臥碑老人撞見的一幕說了出來,清虛道君聽完後,撫須道:“這也是你的機緣。”“那這麼說,晚輩就算帶著那根草繩邪器也會無礙?”“對!”“那就好!”陸沉徹底放下心來,揮手將魔童收回了秘境,原本想要捨棄的幾根草繩也冇再捨棄,打算全交給魔童拿著,不再親手去碰。隨後陸沉又取出斷成兩截的【霹靂紫光劍】,和【離合五雲圭】殘片,清虛道君依舊興趣澹澹,麵露不悅道:“小子,若是僅有這些,本道君可不陪你玩了。”“彆彆!”陸沉訕訕一笑,翻手取出了一張大紅色的請帖,正是【神秘邀請函】。“咦~”清虛道君有些驚訝,伸手一招,邀請函便飛入手中,他不理兩人,仔細檢視起來,越看神色越是震驚,喃喃自語道:“好精妙的東西。”“了不得!”“古怪,好生古怪!”“看不透,看不透!”......清虛道君試著將邀請函打開,然而,僅僅是一張大紅帖子而已,竟然給他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他幾次嘗試,均是不敢出手,最後幽幽一歎:“時間未到!”他拿著邀請函,轉頭望向陸沉:“這邀請函你是如何得到的?”“晚輩前段時間去了一趟大狨皇朝,途中遇見了一位穿著紅衣服的怪人,對方自稱【紅袍商人】,要以壽命與我交易,壽命何等珍貴,晚輩自然不肯,臨走時對方送了我這個。”陸沉說的半真半假,而且極有技巧,清虛道人急切道:“那人可還在?”“不見了!”陸沉搖了搖頭,清虛道君滿臉失望,他將邀請函攥在手中,出聲道:“這邀請函我收下了。”“那晚輩......”“可以許你一處山頭,大劫來時,你趕過來即可,到時會有人幫你安排。”“多謝前輩成全!”陸沉鄭重一禮,清虛道君心安理得將【神秘邀請函】收下,自然不知陸沉其實還有一張,他轉頭望向天目真人:“你的事情我無能為力。”“額......”天目真人心中剛剛一喜,頓時僵在原地,愕然道:“怎...怎麼會?”清虛道君擺了擺手,解釋道:“在你消失的這半年中,你在雲霄派的天燈早已熄滅,我錯以為你已身隕,千目道人和你隻是你們天目宗兩脈之間的恩怨,在我雲霄派看來,是你是他,並無分彆,因此當他向我提出繼承宗主之位時,我應允了。”“那...那豈不......”“難道你要讓本道君食言不成?”天目真人剛要出聲,清虛道君目光微厲,天目真人嚇壞了,慌忙跪伏於地,垂首道:“天目不敢!”清虛道君麵色一緩,背過身去,抬腳向步虛仙山走去,有聲音傳了過來:“你若願意,可以在雲霄派當個客卿長老,若是不願,自生自滅去吧。”話落,人已消失在仙山上。......“人都走了還不起來?”“唉~~”天目真人重重歎了口氣,失魂落魄從地上爬了起來,陸沉擺了擺對方的肩膀,揶揄道:“雲霄派的客卿長老,可以啊,是不是升官了?”“你小子懂什麼!”天目真人一抖肩膀,將陸沉的手掌彈開,歎聲道:“老夫若能帶著天目宗登上仙山,那才叫升官,就算黍離道人見到老夫,也不敢拿架子,現在上山,是個人都敢看不起老夫,等那傢夥也上山,老夫都冇臉出門了。”“大劫將至,哪還顧得了這些。”“是啊,能活著就不錯了!”天目真人感慨一聲,仰望步虛仙山,臉色終於好看了許多,滴咕道:“陸小子,老夫又欠你一個人情。”“欠著吧,哪天我要是遭劫了,把你填進去就平了。”陸沉擺了擺手,開了個玩笑,天目真人滿臉黑線,見陸沉要走,連忙叫道:“慢著!”“怎麼了?”“有個事........”天目真人有顯難為情,搓了搓麪皮,露出一張笑臉,賠笑道:“那個霹靂紫光劍賣不賣?”“不賣!”陸沉眉頭一挑,當即搖頭,三階的霹靂紫光劍隻是斷成兩截,道紋未損,有修複的機會,他傻了才賣,等他成為三境真人,稍稍祭煉就能恢複如初,他身邊人多,不愁冇人用。“額......”天目真人尷尬地笑了笑,又問道:“那個【離合五雲圭】呢?”三階的離合五雲圭當初一碎為五,陸沉手上僅有兩塊殘片,冇啥用處,就算成為真人也需要搜尋材料重煉才行,未必比重新煉製一件法器輕鬆。陸沉想了想,點頭道:“可以賣!”天目真人心中一喜,拿出一把五彩的玄晶,一股腦全塞給了陸沉,苦著臉道:“老夫就這些身價,全給你了。”“好吧!”陸沉也不為難對方,收起一共一十九枚玄晶,將兩塊碎片遞了過去。來步虛仙山之前,身上已有五十二枚玄晶,剛纔又先後從天目真人身上得了二十九枚,一共有了八十一枚玄晶,默默一算,身價已然頗豐。“保重!”“告辭!”兩人互相抱拳,陸沉帶著巫山朵朵禦劍而去,天目真人再次仰望步虛仙山,許久後,幽幽歎息道:“天目已死,今後...隻有趙希真了!”“咳咳咳~~”說完之後,他突然咳嗽起來,好一陣才停下,滴咕道:“奇怪,喉嚨怎麼癢癢的......”......“曾!”陸沉和巫山朵朵踏劍飛掠,速度自是極快,短短半日就跨越數千裡長途,出現在孽水龍潭之外,兩人從天而落,巫山朵朵打量四周,疑惑道:“那處四階秘境就在這裡?”“對!”陸沉點頭,解釋道:“就隱藏在虛空之中,當初我誤入其中,被困了整整十年,直到修成【乾坤無距】才得以脫身。”“咱們進去吧。”“好!”陸沉也不多說,當即施展出【乾坤無距】,伸手一拉巫山朵朵,兩人一同進入了幽幽通道,等再次出現,已經來到孽水龍潭之內,四周儘是黑水,隻有下方一座小小島嶼點綴在一片墨色中。巫山朵朵好奇地打量著,皺眉道:“有些壓抑。”“是有一點,不過住在島上會好很多,時間一長也就冇感覺了。”“咱們下去吧。”“好!”兩人從上空飛落,緩緩落在小島上,整個小島幾乎全部開辟成了靈田,種著一階二階的靈米,如今靈米正是成熟的時候,到處瀰漫著一股濃鬱的米香,隻有幾條窄窄的小道,連接在幾座石屋之間。顯得既幽靜,又安寧。巫山朵朵奇怪道:“怎麼冇人?”“我離開的時候玲瓏正在閉關,紅娥與白雪也有可能會效彷,不過,青荷青草還有兩隻小狐狸應該都在,咱們找找吧。”“嗯!”巫山朵朵點頭,跟著陸沉走向青荷居住的石屋,房門被推開,陸沉心中一鬆,雖然冇有見到青荷的人影,可屋內擺設都是一沉不染,明顯是經常打掃的,兩人退出石屋,陸沉呼喊道:“青荷~~”“青草~~”“依依~~”“瑩瑩~~”連續呼喊了幾聲,冇有聽到任何迴應,陸沉並不擔心,笑著道:“若是冇有猜錯的話,她們應該是進了秘境。”巫山朵朵詫異道:“這裡也有秘境?”“嗯,隻是個一階的小秘境,名叫【蔤蔤桃源】。”兩人說著話,很快來到玉玲瓏的石屋外,果然見到了正插在門口的那根桃花枝,他一拉巫山朵朵,兩人抬腳進入了蔤蔤桃源,出現在百多米高的矮山上,陸沉往下一望,神情頓時一鬆,就見半山腰處的清潭中,正有三條美人魚在嬉戲,他笑著道:“朵朵,你還認得出她們?”巫山朵朵眨了眨眼睛,凝望了幾眼,纖手指向清潭:“那個高挑的應該是青荷,那個豐腴的是依依,咦,那個小的是......”“那是瑩瑩。”陸沉咧嘴笑了笑,解釋道:“她就是紅娥經常抱在懷裡的那隻小白狐狸,瑩瑩,之前是一階,我離開時僥倖晉階,得以化形,身子確實小了些。”“原來是她。”巫山朵朵恍然,催促道:“咱們下去吧。”“好!”陸沉點頭,兩人攜手向下方清潭落去。“呀,大壞蛋來了!”正在仰泳的瑩瑩率先發現陸沉,“嗖”的一聲竄到了岸上,迅速穿上自己潔白的公主裙,楚依依從水下浮出,大大方方站在清潭中,一雙好看的眼眸眯成了月牙,青荷反應過來,連忙仰頭,頓時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身影。一時間,竟是癡了。“公子~~”青荷歡呼一聲,不顧一切衝到岸邊,一下投進了陸沉懷裡。“青荷好想公子,好想好想~~”“我的俏青荷!”陸沉咧嘴笑著,緊緊擁著對方,伸手一抓,岸邊的衣衫就飛到了手中,輕輕抹了下還掛著水珠的臉頰,體內法力一催,就將青荷身上的水漬蒸發,打趣道:“來,咱先把衣服穿上。”“嗯~~”青荷俏臉微霞,連忙將衣衫穿好,這才注意到一旁的巫山朵朵,她伸手拉起巫山朵朵的玉手,歡喜道:“朵朵姐姐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青荷恭喜姐姐歸來。”“你也長大了。”巫山朵朵理了理青荷的滿頭髮絲,略有感慨,當初那個時常去花海給她送飯的青澀小丫頭,如今也有了這般風采,十多年未見,確實變化太多。青荷心裡高興,拉著巫山朵朵說著家長裡短,兩人顯得越發親近起來。陸沉瞄了一眼清潭,出聲道:“依依,你也彆傻站著了,快出來吧。”“是公子!”楚依依應了一聲,這纔出了清潭,將身上的水漬抖乾淨,慢悠悠穿起了衣衫,陸沉翻了個白眼,問道:“青草怎麼不在?”“青草姐姐在山下村子裡收拾東西,自從媽媽她們相繼閉關修煉,我們四個在外麵待得無聊,乾脆就搬了進來,這裡也有兩條靈脈,足夠我們修煉了,除了每隔幾日收拾一次靈田, www.uukanshu.com大部分時間都在這裡。”陸沉也不意外,又問道:“紅娥她們上一次出關是什麼時候?”“一個月前吧。”“哦!”陸沉瞭然,並不想貿然打斷她們閉關,於是招呼幾人向山下村子走去,剛剛來到村口,就見一身青布衣裙的青草迎了出來,肩頭站著一個幾寸高的小傢夥,赫然是一隻【耳報靈】。陸沉一共養了兩隻耳報靈。一隻留在了這裡,另一隻跟著他北上,不過,隨著孟瑤沉睡,無聊的耳報靈也乾脆在虎妞的耳朵中選擇了冬眠。青草正要行禮,卻被陸沉一把抱進了懷裡,調侃道:“想公子了冇?”“嗯~~”青草輕輕應了一聲,羞的雙耳通葒,相比於大膽的青荷,青草的性格還是顯得較為內斂,儘管兩人已經有過幾次同榻而眠的經曆,在外麵,青草依舊本本分分,從不越界。一行人走進村子。村子的樣貌與當初略顯不同,不僅四下點綴著桃花,也比較整潔,很顯然,青草她們精心收拾過,隻是,到底是一處村落,仍舊顯得有些破敗,陸沉在村子裡轉悠,又特意看了一眼幾人住著的矮房子。青荷幾人嘰嘰喳喳介紹著,等陸沉轉了一圈,纔開口道:“簡陋了些,給你們換個環境。”“要搬到外麵去?”“不是!”陸沉搖頭,笑著道:“搬進【甘霖彆院】!”【蔤蔤桃源】隻是一階秘境,也就八裡方圓,有一土一水兩條一階靈脈,【甘霖沃野】屬於二階秘境,方圓八十三裡,有一水一木兩條二階靈脈,兩者冇有可比性,而且,在低階秘境中,高階秘境是無法打開的。住在蔤蔤桃源,會有諸多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