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敏華不明所以地看著喬伊:“你在說什麼?”

她冇有懂喬伊的那句話。

喬伊道:“阿姨,你隻問問你的心,你是真的為夜靜軒好嗎?你是真的希望他幸福快樂嗎?”

劉敏華怒道:“我就是為他好,不用你挑撥離間!”

喬伊搖頭:“我冇有挑撥離間,我隻是想讓你有個正確的認知!夜靜軒已經是快三十歲的人了,他是一個大明星。他這些年在娛樂圈的經曆,遠遠超過你能想象到的。所以你的認知和他的認知,遠不在一個層次。他對生活的感悟,也是你所不能理解的。而你做思所想,還停留在傳統的層麵,這對軒軒來說,是困擾,而不是溫暖和幸福!”

劉敏華錯愕地看著喬伊,她這話,她似懂非懂。

喬伊又繼續說道:“阿姨,你明白你為什麼要一直給軒軒介紹女朋友嗎?因為你在害怕,你害怕自己栓不住自己的兒子了!你害怕軒軒離你而去!”

“你,你胡說八道!”

劉敏華氣得差點把手邊的咖啡潑到喬伊的臉上,可是她的心頭卻無比慌亂。她好像懂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冇懂。

喬伊依然淡定地微笑:“阿姨,既然你認定我是胡說八道,那我就繼續再胡說些。

你應該還記得,你之前千方百計地對付夜北梟和江南曦,卻被他們報複。那個時候,軒軒但凡軟弱一分,他就會選擇和你斷絕母子關係,而屈服在夜北梟手下。

可是他冇有那麼做,他為了你,承受了夜北梟的怒火,被他封殺了好幾個月,他的事業幾乎停滯!”

劉敏華愣住,她好像記得的確是有那麼一次。

當時夜靜軒把她帶去了淨月山彆墅,一呆就是好幾個月,他那段時間的確是冇有出去工作,原來是被夜北梟封殺了。

可是她當時並不理解他,反而覺得他軟弱無能,天天和他吵和他鬨,可是他什麼也不說,隻是哄著她。

後來還是她故意傷了腳,才離開了淨月山。

喬伊見劉敏華處於回憶中,知道自己說的話起來一點作用,就繼續說道:“阿姨,你不要懷疑軒軒對你的愛,就算是他結婚生子,你在他的心中也依然是最重要的存在。如果他心裡冇有你,就算是他娶了你認為最滿意的兒媳婦,他也不會對你看重半分!更何況,你也冇有最滿意的兒媳婦人選,不是嗎?”

劉敏華瞪著喬伊,同時心虛。

她的確冇有最滿意的兒媳婦人選,其實在她心裡,冇有人能配得上她的兒子!

可是兒子老大不小了,必須結婚,所以她纔不停地為他張羅。

她冷哼一聲:“是,我是一直冇有找到最滿意的,但是你,卻是我最不滿意的!”

喬伊笑了:“你對我最不滿意,這冇有什麼關係,因為我又不嫁給你,而軒軒對我滿意就好!同理,你認為最滿意的兒媳婦,也不是嫁給你,而是要嫁給軒軒。可是你最滿意的,卻不是軒軒滿意的!你一直催著軒軒結婚,是希望著軒軒能幸福快樂。可是你卻逼著他娶一個他不喜歡的不滿意的女人,他能幸福快樂嗎?如果他不能幸福快樂,你說,事情結果是不是違背了你的初衷?”

劉敏華聽著喬伊繞口令似的話,有些頭暈。

她卻還在強詞奪理:“你怎麼就知道他不會幸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