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可惜,小寶在體內的時候還是被毒給影響了。

所有的智慧似乎都在了大寶的身上,兩個人身上都是有母體裡帶出的毒素,但大寶的體質明顯的比小寶好。

而且,大寶的腦部異常的聰明。

彆人一歲隻會先喊爸爸媽媽的時候,他已經會完整的說話了,他先天對所有的東西都特彆的敏感,他一歲以後司徒離請了早教的老師教他們早教課。

大寶學什麼都特彆的快,一歲半的時候已經會表達自己需要什麼。

小手拿著書本也都開始學習了起來。

他的記憶力超級強,他有著過目不忘的本事,所有的東西在他的腦海裡看過一遍,他就可以記得住。

為此,小時候的小寶會常常的感覺到自卑。

因為哥哥什麼都會,什麼都特彆的厲害,而他不一樣,他走路就比大寶慢,大寶不到一歲就走的穩穩噹噹,小寶卻是一歲多纔會搖搖晃晃的走路。

大寶會說話的時候,他隻會簡單的兩個字,三個字,還說的模糊不清。

好在他兩歲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喜歡上了鋼琴。

那時候的他小小的一個,爬在鋼琴旁邊就是一小點,但他卻很喜歡彈鋼琴時候那清脆的響聲,會讓他感覺到無比的開心。

司徒離發現了以後,馬上就給小寶請了鋼琴家,直接住在家裡教他。

所以不是很聰明的小寶,憑著自己對音樂的敏感,漸漸的對音樂有了不一樣的天賦。

即便還是不如大寶那麼厲害,但他在鋼琴方麵也算得上是有所成就了。

秦時抱著大寶小寶的時候,才發現,他的兩個兒子小小的一個,他一隻手就可以舉起兩個來。

就是那麼小的兩個兒子,他以前的時候竟然會覺得,他們已經長大了,已經不需要他太多的關心,他這個做父親的,確實太不稱職了。

一旦有了不稱職的想法,那想法就瘋狂的在他的心裡發芽。

他看著兩個兒子的眼神就越發的疼愛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大寶拍了拍他的肩膀,“爹地你放開我們,我們還想繼續種菜呢!”

秦時放開大寶小寶來,伸手摸了摸他們的頭,笑著說道:“以後有時間,你們想要做什麼告訴爹地,爹地陪你們一起做。”

“真的可以嗎?”小寶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問。

“當然可以,爹地以後不會那麼忙了,等你們的喝完藥了身體好了以後,我們週一到週五上學,週末爹地可以帶你們去任何你們想要去的地方,或者是想要做的事。”

“萬歲,爹地萬歲!”

到底是不到六歲的孩子,此時的小寶興奮地歡呼起來。

大寶則是看了秦時一眼,“爹地你還是不要先那麼快的就答應,萬一你到時候有事,弟弟會失望的。”

秦時蹲下身來,很是認真地看著大寶,“當然不會,爹地答應你不會做任何讓你們兄弟兩失望的事情,爹地答應你們的事情,都會做到的!”

這是秦時給他們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約束。

公司裡的事情再多,他養了那麼多的人都可以做。

可他的兒子們再不陪著,他們就真的長大了,以後他想要陪的時候,他們可能就不需要自己了。

想著,秦時摸了摸大寶的臉,“相信爹地,這次爹地一定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