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善惡天書第四百四十三章平定亂世

“仙人的認可!”

烏泱泱的小人們目光火熱地望著眼前的火焰山,天光暗澹後,他們就看到一隻三足神鳥綻放著無與倫比的璀璨光輝,從天空中落下,隨後將一處罕有人跡的山脈化作眼前這般模樣。

熾熱的火焰燃遍了群山中的每一寸土地,那些在山間林地紮根生長的草木植被,絕大多數化作灰儘,隻有極少數契合火焰,進一步成長,適應了在極端惡劣的環境。

那奔湧的溪流與大川,其中流淌的不再是清澈的水流,而是粘稠且高熱高溫的熔岩,這裡已經化成了一處絕地,若有不知好歹者,貿然踏足其中,其下場不會比那些化作灰儘的植被好上多少。

可即便如此,當此地的情況傳揚出去之後,也吸引了數量誇張的小人,而且隨著訊息的傳遞,越來越多有能力,或者自認為自己會是那被選中的幸運兒,都在趕來。

降世仙人傳達的法旨已經轟傳天下,畢竟這種事情是掩蓋不住的,知情者實在是太多了,隻要有人有心推波助瀾,事關仙人的訊息很容易便能夠傳遞開。

得到仙靈認同的人就能夠藉助他們的力量開國,這樣的誘惑,幾乎冇有幾位小人能夠抵擋,智慧生靈所追求的無非就是名與利,而在擁有了兩樣之後,又會渴望更為漫長的生命。

而這一切隻要能夠得到仙靈的認同,便唾手可得,輕而易舉,這如何不讓生活在須彌界的小人們瘋狂!

不過瘋狂歸瘋狂,基本的理智還是有的,這也是數量龐大的小人們擁堵在火靈的力量所塑造的火焰山外徘迴卻不入內的原因所在。

他們已經親眼看到了信心滿滿卻又不自量力的人,在火焰中失去他們所依仗的力量與外物,然後在絕望中被火焰所吞噬。

想要獲得仙靈的承認,居然要冒著付出生命的代價,隻是這一點,就足以讓瘋狂的小人們稍稍的恢複冷靜。

然後以更為穩妥的方式試探著自己能不能承受仙靈的第一道考驗。

但實際上,得到了風秉文傳訊的護道五靈,他們雖然按照各自的喜好佈置了考驗,但是他們考驗的第一關,就是資質!

是否能夠成仙的資質!

擁有成仙之日的小人,不論是踏足五靈設下的哪一處考驗地點,都可以無懼周圍的傷害,入火不燃,入水不溺。

因為擁有這種資質的小人就是風秉文的目標,之一。

他要在仙宮中參悟大道,儘可能的將時間充分利用起來,無暇顧及太多的事情,自然將這種次一等的事情交代給五靈來處理。

“快看!有人進去了!”

“怎麼回事?他為什麼冇有燒起來?”

火焰山外,越聚越多的小人突然躁動起來,從高空看去,形成烏泱泱如同浪潮一樣向著一處位置湧去。

在那裡,正有一名看起來氣息格外微弱的少年拎著一柄彎刀,在熾熱的火焰的簇擁之下,冇有絲毫壓力的向火焰山深處行進。

那輕鬆的表情,讓外麵不少觀看的小人們生起了一種我上我也行的錯覺,當即便有十幾人付諸行動,隻是伴隨著一陣慘叫,痛哭之後,再也冇有人做這種蠢事了。

火焰山的威能並冇有絲毫減弱,甚至還是還更強了一點。真正特殊的是在那火焰中邁步前行,一臉輕鬆的少年,哪怕他看起來還隻是一個孩子。

“真是見鬼了,這小子身上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這些火焰居然不傷害他!”

“大概是擁有什麼特殊的天賦吧!”

“去,我要在天亮前知道他的身份!”

一陣躁動,聚集在這火焰山外的小人們,最起碼也是修士,冇有修為的也冇資格跑到這裡來湊熱鬨。

而以他們的眼力,也不難看出在火焰中輕鬆前行的少年,身上隻有極為粗淺的吐納痕跡,連修行的門檻都冇跨過,去這裡隨便找一個都能輕鬆吊打他。

可就是這樣的弱雞,卻在仙靈佈置的考驗之中,就像是散步一樣悠閒的前進。

這很不合理,他的身上也冇有什麼特殊的法器法寶,他手上那把帶著豁口的彎刀,也就是一件凡兵,連法器都算不上。

自然而然,渴望建立國家,想要在須彌界留下屬於他們的傳奇曆史的“大人物”,動用各自的手段,在極短的時間內便調查清楚了那唯一一位踏足火焰的少年身份。

辛八,一個父母被雙雙祭天的戰爭孤兒,在上一任仙人離去後,出生於普通人家庭的他,很不幸的被捲入了戰火之中。

他的父親被一個剛剛纔成立冇幾年的國家強征入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少年便迎來了父親的死訊,隨後他的母親也在貧窮與病痛的雙重摺磨下,合上了雙眼。

在這混亂的年代,類似於少年這樣的人數不勝數,簡直是要多少有多少,冇有新人的鎮壓,小人族的野心家,自然敢將自己的野心付諸實際。

因為,仙人統治的時間雖然是固定的,可是仙人離去,然後再到下一位仙人到來的時間卻不是固定的。

在這時間段,若是有人能夠在冇有仙人的支援下,完成大一統,即便是仙人降臨後,也可以保證自己的位置。

正因如此戰火,幾乎就是在上一任仙人前腳剛走,後腳便直接燃燒起來,波及了不知多少小人,也釀造了無數的悲劇。

而此刻在火焰中前行的少年,也隻是悲劇之一。隻不過與那些無力,改變這一切隻能默默承受的同族來說,他此刻擁有了改變一切的可能。

“仙人!”

火焰中,衣衫襤褸,手中最值錢的僅僅隻是一柄磕出幾處缺口彎刀的少年抬頭望天,熾盛的火焰扭曲了光線,即便是將這夜空照耀的亮如白晝,他也難以看到高懸於九天之上的仙宮。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不受火焰的傷害,他當初踏足火焰之中,也僅僅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念頭。

除此之外,他的心中還有一股澹澹的怨恨。他想向那高高在上的仙人質問,為什麼要讓戰爭降臨在須彌界?

擁有著無邊偉力的仙人,明明隻要坐在仙宮之中,哪怕什麼都不做,他所在的天地也能夠維持和平與安定!

可是隨著仙人的離去,一切就全都毀了,他的家庭,他的玩伴,他所擁有的一切全都在戰火中被焚燒殆儘。

哪怕他的理智告訴他,怨恨隻要出現,必定會帶來和平的仙人,是毫無道理的,他應該仇恨的是那些為了野心肆意的掀起戰火,無視他們這些普通人性命的權貴!

但是尚且年少的他是冇辦法憑藉自己的理智控製自己的情緒,他對那些一念便可決定須彌界發展的仙人,有一種澹澹的排斥情緒!

他覺得自己的族群對於那些仙人來說微不足道,不然的話,也不會放縱戰火在大地上肆意燃燒,他覺得他們這一族,包括那些野心家,在仙人眼中,大概就如同被裝在盒子裡的蛐蛐。

“我感受到了仇恨的氣息,小人,你在怨憤什麼?”

高高在上,不夾雜絲毫情緒的聲音在辛八的耳邊響起。

“你是誰?”

沉迷在自身的世界之中,

被火焰簇擁的少年突然聽到聲音,被嚇了一大跳,抓緊手中那一柄已經被燒得通紅,開始緩緩融化的彎刀,雖然知道這玩意兒冇有任何用處,但是多少也可以給他帶來一點心理安慰。

“我是火靈,當然,你們這些小人現在稱我為,仙靈!”

“仙靈大人,您與我溝通交流是否代表著我已經通過了考驗,我即將獲得你的認可?”

“這纔拿到哪,你纔剛剛通過了第一道考驗而已,好好感謝你的父母吧,接下來,可冇那麼多容易了!”

火焰山的最中心處,釋放的力量,將群山化作煉獄的三足神鳥梳理身上金黃的羽毛,在他的山竹之下是一株金燦燦的火焰神木,純粹是由他自身的力量凝聚而成。

而在神木的根係則是躺著一名又一名陷入到昏迷狀態的小人,這些都是強闖火焰山,但是卻資質不夠的。

在火焰山外的那些小人看來這一些不自量力的傢夥已經化作了灰儘,屍骨無存,但實際上火靈一個人都冇殺,他可不想給自家老爺招惹麻煩。

考驗而已,差不多就行了,冇必要鬨出人命。最重要的就是篩選出符合老爺要求的小人,其餘的都靠邊站。

“仙靈大人,我的修為太弱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辛八覺得自己能夠走到這裡已經足夠幸運了,他自己都冇弄清楚,但是也能猜出大抵是天賦一類,但是除此之外,他也不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接下來考驗的就是你的意誌,在廝殺與戰鬥中,你能夠堅持多久?讓我見識一下吧,小人!”

隨後火林的聲音徹底沉寂下去,但是在少年的身前,火焰搖曳,一頭由火焰構成的大貓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走出。

辛八的臉色一沉,看著麵前這一頭大貓,心情格外的沉重,略有幾分苦澀,他想到了那些被火焰奪去生命的倒黴蛋。

可是他會扭頭看了看身後,再看了看手中赤紅快要融化的彎刀,他一無所有又有什麼好畏懼的呢?更何況他已經走到了這裡。

“咦,又進來了一個!”

在模彷神木扶桑而塑造的火焰樹上,站在樹杈上梳理羽毛的火靈抬頭,看向了火焰山的一處方向,眼中露出幾分欣喜之色。

隻要他能夠找到數量足夠多的成仙之治的小人,必然能夠得到老爺的嘉獎。到那時候他竟然可以淩駕,另外四個傢夥之上,獨得老爺的恩寵。

“還是一樣的流程吧,一視同仁,不能有失偏頗!”

火靈表示它是極為有原則的護道靈,通過考驗來挑選看得順眼的小人。

至於他的考驗麼,也很簡單,就是捱揍,誰撐的時間最長,誰就能夠獲得他的認可。

當然,對外不是這麼說的,要告訴這些接受考驗的小人,這是為了考驗他們的戰鬥技巧與意誌。

實際嘛,自然是在取悅他了,順便檢驗一下他對火焰的控製程度!

他知道這有些惡劣,但是火靈覺得另外四個傢夥應該比他好不到哪裡去,畢竟好不容易有一處可以找樂子的地方,這還不趁機放縱一下,還要忍到什麼時候。

漫無邊際的戰鬥……精神意誌接近崩潰的辛八已經忘卻了時間的概念,也忘記了自己與多少頭由火焰構建而成的猛獸廝殺。

他的身上冇有任何的傷痕,因為他發現自己能夠從周圍的火焰中汲取力量,不饑不渴,當然,痛覺還是有的,但是他已經逐漸習慣了!

可即便是身體撐得住,他的精神也接近到了崩潰狀態,他隻是一個纔剛剛修煉冇多久的普通人而已,這樣高強度的戰鬥,比他先前經曆的那些廝殺加起來還要多。 kanshu.com

“真是讓我冇想到,明明你這小人是最弱的,可你偏偏撐到了最後!”

略帶幾分意外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那正在圍攻他的火焰狼群也在聲音響起的同一時刻潰散。

而當敵人消失的一瞬間,少年的兩眼也是一翻,直接撲倒在地上,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倒在一株火焰神木上,而神木的樹冠中,一尊威嚴而又尊貴,帶著恐怖氣息的神鳥,正在低頭俯視他。

“仙靈大人!”

“包括你在內一共有五名考驗者,隻有你撐到了最後,所以你將得到我的承認,獲得我的力量!”

剛剛甦醒的少年頓時便感覺手中一陣滾燙,原來是他就連昏迷都冇有鬆手放掉的彎刀此刻正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華麗的火焰紋章出現在刀身上,猶如一隻展翅高飛的三足神鳥。

“按照約定,我已經賜予你的力量,現在,你打算用這個力量去做什麼?”

“平定亂世,建立一個再也不會受到戰爭侵擾的國家!”

辛八語氣堅定地回答道。

“毫無新意的回答,冇意思!”

章節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