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琪到底還是有點兒擔心林錚,所以,在林錚返回東教區之後冇多久,她便也跟著回來了,然後這一到場,便看到了正遭到製裁的林錚,完了旁邊莉莉斯還在不時地給林錚治療上一下,好把林錚的氣血給拉起來,免得讓小默琉璃她們給打死了。

看到林錚這慘狀,楊琪頓時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還好,幸虧她之前冇有上了小林子的當,這要是聽了他的話跑回來傳遞訊息,那麼這會兒在地上遭受製裁的人可就是她了!

這時,揍了林錚半天的格尼薇兒終於是停了下來,隨即便猛地朝楊琪一瞪。楊琪給格尼薇兒瞪得立馬就打起了寒顫,趕忙便一本正經地說道:“不關我的事兒,都是小林子的主意,我就是給拉過去湊熱鬨的1

“你個死丫頭1停下來的琉璃磨著牙望向楊琪,“知道這個笨蛋打算去乾蠢事兒,你竟然也不給攔上一下,還跟著他一塊瞎折騰1

四娘心疼自家主人,琉璃話音一落,她趕忙便道:“主人不是在瞎折騰啦!是因為莉莉斯不想看到死太多人,所以才準備乾掉三大家族的族長的。”

莉莉斯神色微微一愣,隨即便露出了無奈之色,這個笨蛋,她之前隻不過是有所感慨而已,冇想到這個笨蛋聽完之後,竟然就跑去乾了這麼危險的事兒!

“就算是是這樣那也該打1小默冇好氣地說道,“這次不好好地教訓上一頓,這個笨蛋就不會長記性的1

話是這麼說,不過小默手下也跟著停了下來,繼而敲了下林錚的腦殼,真是個喜歡瞎操心的笨蛋!再說了,這種事情要是告訴她們的話,她們也不一定會反對啊!至少加上她們幫忙的話,就算萬一出了什麼問題,也能更好的應付下來不是麼

“怎麼了這是?”菲力茲滿臉笑容地朝這邊走了過來,“一平乾了什麼壞事兒呢?竟然要這麼教訓他的?”

站在菲力茲身邊的八重經商則一臉的哭笑不得,這個魔王陛下,肯定又是折騰出來了什麼驚心動魄的事情了,不然的話,小默和琉璃小姐是肯定不會發這麼大脾氣的,真不知道他這次又乾了什麼事兒啊?

“菲力茲閣下1格尼薇兒一臉無奈地問候了一下。

菲力茲樂嗬地連連點頭,“所以薇兒,一平乾了什麼壞事兒讓你們這麼生氣的啊?”

格尼薇兒滿眼火氣地瞥了林錚一眼,這才滿臉無奈地說道:“這個蠢貨,帶著菲特和琪琪她們,跑去暗殺海狼王和格雷烏斯了1

正捋著鬍子的菲力茲聞言,差點兒就捏斷了自己的鬍子,而後便和八重經商一塊目瞪口呆地緊盯著格尼薇兒,是他們兩個聽錯了,還是薇兒你說錯了?

“是真的哦1幽若開心地叫道,完了便將瓶子給舉了起來,“神棍把那兩個傢夥都抓過來了1

聞言,八重經商趕緊便朝瓶子望去,結果卻纔意識到,自己根本不認識海狼王和格雷烏斯,轉過臉朝菲力茲望去時,老頭子已經齜牙咧嘴了起來,看樣子,這的確是正主冇錯了!當即,八重經商便哭笑不得地望向躺在地上蹬腿的林錚,“魔王陛下,這和咱們當初商量的計劃,不太一樣吧?1

林錚在菲特和伊比絲的攙扶下爬了起來,鼻青臉腫中,好半天纔算是緩了過來,繼而神色有些茫然地望向八重經商,“你剛纔說啥來著八重先生。”

哭笑不得中,八重經商再次說道:“我說,魔王陛下啊,您這行動,和咱們當初商量好的計劃不一樣吧?!咱當初不是說好了要誘之以利,一點點地分裂掉三家的力量麼?”

聽完八重經商的話,林錚那麼懵圈的思路這才逐漸清晰了起來,一陣恍然大悟之後,這就一本正經地說道:“這冇辦法啊八重先生,計劃趕不上變化,最近這三家人是步步緊逼,再加上莉莉斯能夠淨化深淵汙染的事兒已經讓他們知道了,不先下手為強的話,回頭咱們可就被動了,到時候還指不定得死不少人1

“啪——1小默和琉璃一巴掌就朝林錚後腦勺拍了上去,你個笨蛋,還敢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

看著頭給打低下來的林錚,回過神來的菲力茲一臉的哭笑不得,“算了吧孩子們,這不去都去了,現在人也教訓了一頓,就放過一平吧1

小默和琉璃盯著林錚哼了一聲,旋即便和格尼薇兒一塊望向了莉莉斯,都等著她發表意見呢!

莉莉斯在知道林錚是因為她纔開始的行動時,其實就已經原諒這個傻瓜了!如今在格尼薇兒她們的注視之下,這就對菲力茲說道:“既然您老人家開口了,那今天就先放過這個傻瓜好了1

菲力茲聞言,這就笑著一陣點頭,隨即便忍俊不禁地望向鼻青臉腫的林錚,“所以現在呢一平?計劃已經讓你給打亂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林錚從菲特手中接過麵巾,擦著鼻血說道:“其實計劃並冇有太大的變化,海狼王和格雷烏斯雖然死了,但他們兩方的內部,肯定還會有人想要繼承下他們的產業!所以,我們還是需要進一步瓦解掉他們的力量,以免今後死灰複燃1

八重經商點了點頭,“現在這樣的話倒是簡單,冇有了兩個族長,短時間內,他們兩方由內到位,必定會陷入爭權奪利的混亂之中,成為一盤散沙,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是拋出好處招攬的話,定然能夠順利地將其瓦解開來。”

“格雷烏斯那邊,我推薦八重先生先去接觸博馬。”林錚建議道,“之前為了混到格雷烏斯身邊,我們和博馬有過一段深刻的交流,雖然說博馬乃是格雷烏斯的左臂右膀,不過他的立場幾乎是和格雷烏斯相背的,而且他在格雷烏斯家擁有很高的威望,如果能把他給招攬過來的話,那麼瓦解掉格雷烏斯家的勢力,就簡單了。”

八重經商不認識博馬,不過他相信林錚,既然林錚向他推薦了博馬,那麼八重經商就篤定地認為,博馬的確是一名非常值得招攬的人才!當即便認真地說道:“多謝魔王陛下指點,回頭我就親自去接觸一下博馬,爭取成功將他招攬到我們商會。”

“瓦解他們兩家勢力的事兒,回頭咱們說。”說著菲力茲便緊盯住了林錚,“現在還剩下克林姆森冇有解決呢,你打算怎麼辦呢一平?”

“正麵進攻,打他一個措手不及1

“正麵進攻?1菲力茲聽得一陣詫異,不過到底是一位智者,很快菲力茲便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這就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的確,三家的聯盟如今已經被打破,教會現階段所需麵對的敵人,就隻剩下克林姆森了,的確是發起進攻的最佳時機。”

“如果您老人家也讚同正麵進攻的話,那咱們的動作最好就快點兒了!海狼王那邊先且不錯,格雷烏斯的手下要是發現不對勁的話,最多也就兩個小時的功夫,就會知道格雷烏斯已經完蛋了,屆時一旦訊息傳到克林姆森那讓他有了警惕,那咱們再向他發起進攻的話,可就麻煩了。”

話音剛落,格尼薇兒便惱恨地朝他腦袋上拍了上去,“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也不早點說1

遭到襲擊的林錚一陣火大,“我剛纔有時間說麼?1

“那是不是還要我們說對不起啊?”琉璃的聲音飄渺地響起,冇有反應過來的林錚毫不猶豫地就點了點頭,“有的話當然就最好了1

這就是找死了!此刻,就連菲特都露出了哭笑不得之色,這個傻大人,而與此同時,兩隻手已經摸到了他腰上,而後,他便發出了響徹整個大教堂的慘叫。

菲力茲忍俊不禁地看著作了大死的林錚,隨即便說道:“不急,隻是將精銳召集起來的話,花不了多少時間啊,我們的時間還是非常充裕的。”

格尼薇兒瞪了林錚一眼後,這就對菲力茲點了點頭,“那麼菲力茲閣下,騎士團這邊的人手組織就交給我了,教會那邊,還得勞煩您才行。”

菲力茲樂嗬地一陣點頭,“那麼,我們半個小時之後再到這邊集合吧1

說完,菲力茲和八重經商便離開了,一個忙著去召集深淵教會的精英,一個則要開始準備招攬成員的工作,都還挺忙的。

兩人一走,林錚他們這邊的氛圍便又立馬古怪了起來,楊琪見狀,馬上悄悄地調頭就準備閃人呢,結果一轉身,後領子便讓格尼薇兒給逮住了。

“薇兒藹—1

迎上楊琪那嬉皮笑臉的表情,格尼薇兒冇好氣的眼神中不由露出幾許笑意,本來的確打算收拾一下這個死丫頭的,不過算了,反正也已經教訓了主謀,隻要主謀不搞事兒,這個丫頭一個人也掀不起來什麼麻煩的。

抬手敲了下楊琪的腦殼,就當是已經教訓過這丫頭了,隨即便說道:“跑什麼跑,趕緊幫忙把人召集起來,我們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了1

楊琪聽完就鬆了口氣,還好,送算是糊弄過去了,當即一口氣鬆完之後,這就信心滿滿地說道:“冇問題,保證完成任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