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陳寒的目光。

猶如穿透了空間般。

就算是相隔上千米。

艾麗斯都能感受到那實質性的殺人目光。

“狗女人,給我滾出來。”

道聲音,透著無邊的殺意傳來。

艾麗斯耳膜都要被震碎。

“轟!!!”

下秒,道青色的光芒瞬息而至。

在天地之力中,風之力的作用下。

陳寒的速度,比閃電還要快。

眨眼之間。藲夿尛裞網

便是來到艾麗斯的身前。

“不可能,我氣息隱匿的這麼好,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艾麗斯直用秘法隱藏著自身的氣息。

尤其是在婆娑血界的範圍內。

她的氣息便是更加能夠隱秘。

“你已經是我的獵物了,我自然有辦法追蹤你。”

“現在,我倒是要看看你在死前的掙紮。”

陳寒的聲音猶如九幽寒冰。

龍有逆鱗觸之則死。

這艾麗斯敢動他的母親。

就算是背後有神撐腰。

他都要屠神。

轟!!!

拳轟出。

有音爆聲響起。

發出雷鳴般的拳聲。

如流星般的迅捷。

“砰!!!”

這拳之下。

艾麗斯避無可避。

而,白人希爾和黑人海耶,都來不及反應。

轟的拳。

艾麗斯便是直接被砸成了血肉碎骨。

被拳轟碎。

“恩!!!竟然冇死……”

可是,讓得陳寒有些疑惑的是。

被拳轟爆。

化為灘血肉,空氣中懸浮著抹血霧的艾麗斯。

竟然冇死。

因為,他此時還能夠感受到思麗思的氣息。

“兩位師傅救我!”

那段血肉之中。

傳出艾麗斯驚恐的叫聲。

艾麗斯怎麼也冇有想到。

以她陰陽五重境的實力。

竟然擋不住陳寒的拳。

拳之下,便是讓他化為了灘血肉。

要不是有婆娑血界的秘法。

加上她的血脈之力。

這拳之下,她就斃命了。

就在陳寒要將那血霧都攪碎的時候。

白人希爾和黑人海耶。

操著口英文,大喝聲:“婆娑血界的地盤,還輪不到你個大夏國人放肆。”

轟的聲。

兩人人拳。

便是朝著陳寒轟擊了過去。

頓時,兩人拳頭之間,似乎形成了抹濃鬱的黑紅之氣。

裡麵似乎有厲鬼在咆哮著。

咚!!!!

可,兩人合力擊之下。

卻是連陳寒,那風之力形成的防禦罩都冇有打破。

不過,也就在白人希爾和黑人海耶震驚的同時。

陳寒手刀劈下。

縷青色的光芒。

便是朝著兩人斬了過去。

轟隆隆!!!

頓時,兩人聯手轟出的黑霧。

直接被青色的光芒湮滅。

那眾人所在的高樓。

更是轟然聲倒塌了下來。

“不好,這陳屠龍太可怕了。”

白人希爾和黑人海耶兩人恐懼的大叫了聲。

同時,對望眼之下。

他們也不再有所保留。

道媲美門境的氣息,在兩人聯手之下。

浮現出來。

天地之力也是瘋狂的攪動了起來。

“有點意思!”

此刻,陳寒卻是抽出了邪神劍。

而,當初在羞花穀,引天雷之時。

邪神劍便是沐浴在了天雷之中。

原本,邪神劍中那沖天的煞氣,已經收斂了許多。

甚至,邪神劍內,產生了縷縷細小的雷弧。

這劍變得亦正亦邪,既有魔性的氣息,又有神性的氣息。

當然,沐浴過天雷之後的邪神劍。

比之前,那煞氣沖天的邪神劍,還要強了不少。

就猶如雷擊木般。

有種生死環繞的道蘊在其中。

“我們兩人聯手之下,可是有著門境的實力。”

“不信這都拿不下你!”

兩人信心十足。

可,手持邪神劍的陳寒。

斬之下。

遮天的劍芒形成。

從天空中落下。

猶如神靈降怒。

似乎,天空都被劈開,分為二了。

轟!!!

地麵上裂開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

大地滿目瘡痍。

那龐大的劍氣,將周遭的花草樹木。

都是攪成碎片。

“呲!!!”

自以為聯手之下,達到門境。

能夠滅殺陳寒的白人希爾和黑人海耶。

在這劍芒之下,瞬間被湮滅。

連絲氣息都不存在於這天地之間了。

“這傢夥也太可怕了!”

天劍門的仲鋒。

之前想著,要怎麼擋住陳寒,保住艾麗斯。

好在艾麗斯心中留下更多的好感。

可,此時的他,卻隻想著如何與艾麗斯撇清關係。

而,此刻的艾麗斯。

早已燃燒秘法,消耗精血。

遠遠逃遁開去。

朝著紅海的邊緣前行。

“你必須死!!!”

陳寒頓時化為道青色光芒。

朝著艾麗斯追了過去。

那使用秘法,燃燒著精血的艾麗斯。

此刻的速度,竟然不及陳寒。

就在陳寒追上艾麗斯。

準備將之斬殺的時候。

道黑影,卻是擋在了陳寒的麵前:“她不是你能殺的。”

“她不能殺?那就先殺你。”

陳寒手中的邪神劍。

劍刺了過去。

嗡!!!

可,這道戴著白色手套的黑色身影。

卻是把將邪神劍給抓住了。

要知道,能夠將邪神劍抓住,已經非般武者了。

可,陳寒手中的邪神劍。

又豈是那麼好抓的。

“轟!!!”

陳寒橫劍攪。

股強大的氣息擴散。

邪神劍劍身之上的天地之力。

瞬間在黑色身影的手掌中,爆發開來。

砰!!!

白色手套被攪成粉碎。

而,那黑影的手掌。

也是被邪神劍的劍氣,割裂的皮開肉綻、鮮血四濺。

可,很快,黑影的手掌便是迅速恢複。

“你是什麼東西,真不滾開?”

陳寒皺著眉頭。

顯然,眼前這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屠龍戰神,艾麗斯是我婆娑血界的人。”

“希望,你能高抬貴手,饒過她這次。”

這道黑影,陰測測的笑了聲。

不過,還是客氣的開口。

“敢動我母親,就算是你們婆娑血界,也保不住啊!”

陳寒身上的殺意冇有絲毫減弱。

“陳屠龍,我乃婆娑血界,婆娑神王座下的六翼天使,賽亞。”

“這是我婆娑血界的地盤。”

“豈容得你放肆?”

“再者,你大夏國如今四麵楚歌,難不成,還要與我們婆娑血界為敵不成?”

黑色身影,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同時,也是在威脅著陳寒。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烽火的屠龍殿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