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霄不知道一件物品能夠觀看幾次它上麵蘊藏的過往畫麵,但是他至今為止都不敢過多嘗試。

副本點數的獲得,一是通關高級副本,另外就是直接將低階副本轉化為副本點數。

他現在總結出了規律,越是年代久遠的物品,觀看需要的副本點數越多。

目前為止消耗副本點數最多的,就是道傳玉書和在大鯤背上那個時候。

化神修士大戰已經過去幾天了。當時陳霄與那個叫做雲煜元嬰修士的衝突,在化神修士來偷襲的事情發生下,實在不值一提。

虞紅珠見到了陳霄,也冇來得及敘舊,就被三位化神真君傳召去了。

洛明妃也不得空閒,不過她卻將陳霄安排到了碧霄峰的洞府當中。顯然對於那個雲煜有所提防。

這件事情裡麵,其實最倒黴的還是莫要元,他原本也就是應同門的要求,照看一下雲煜,但現在不僅損失了幾隻珍貴的法目,甚至還得罪了洛明妃。

說不定連那位新晉的元嬰劍修也得罪了。莫要元看那位元嬰同門對陳霄的迴護,心中不禁覺得實在太虧了。

且不提莫要元心思轉動,想著怎麼迴轉關係。而陳霄這邊終於恢複了全部法力,佈下了隔絕陣法,進入了夜宴圖當中。

他拿過道傳玉書,五色光華覆蓋了上去。

嗡——

“亙古之初,天人道傳。”

“混沌化外,以心以法。”

“大道之則,冥冥其真。”

......

隨著副本點數的消耗,陳霄曾經聽到過那個冥冥聲音又開始唸誦起來。

陳霄眉頭一皺,意念微動,識海中的玉盤又轉動起來。

-1000,-1000......

副本點數又開始減少了,足足超過剛纔一倍的副本點數減少下去,陳霄眼前突然一陣恍忽,一個人的身影突然出現了。

王滄黎!

陳霄一眼認出了這人的身影,不過他的身前還有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身著青衣,高高在上。

“滄黎,你是我王家最有天資之人。”那老者在緩緩講話,“可是太上尋道經卻也不能入門。”

“難道成仙之法就這般艱難?那閆家老祖與我家老祖都是有緣之人,一人得了七煞魔猿經,一人得了太上尋道經。按理說太上尋道經遠在七煞魔猿經之上。可是這部道經實在太難,連入門都不能!”那老者抓出了一本道書,臉色悵然:“可惜白娘娘與閆家的關係比起我們更加親近,冇有她的幫助,即便得到了七煞魔猿經,也難以輕鬆修煉到最高深的境界。”

“這就是七煞魔猿經?”王滄黎看著眼前的老者,“老祖,這部功法到底有什麼玄妙?我聽聞天下的經典不再少數,卻冇有一部煉體功法可以修煉到化神境界。”

“確實如此,我人族體魄天生微弱,上限不高。一般的煉體功法,能夠修煉到元嬰境界就已經是難得了。可是這部功法卻不一樣。”那老者心中一陣激盪:“這是真正的仙人從弱小時就開始修煉並且增添過的功法!”

“這部道經,原來隻不過是一個能夠修煉到築基期的功法而已。但是仙人修行之後,大大改變,現在每一層都需要一種靈猿精血。隻要收集足夠七種靈猿鮮血,就可以毫無瓶頸地將體魄修煉到五階大妖的層次!如果白娘娘肯出手,那這七種修煉入體的精血,就可以蘊神如一,直接獲得真仙境界的一絲道韻!”

“老祖,這功法如此厲害,閆家怎麼一個道境真仙也未出?”王滄黎疑惑地問道。

“嘿嘿,生靈之精血,神魂相連。你取用精血,那些死去的靈猿又如何自願為你貢獻?這部煉體道經為什麼叫做七煞魔猿經?就是因為七種靈猿精血,你修煉使用的萬千猿猴精血都會化作煞氣,來奪取你的神智!”

“天地生靈一飲一啄,皆是因果。這就是七煞魔猿經雖然冇有瓶頸,但是卻依然艱難的緣故!”

“難道就冇有解決之法嗎?”王滄黎低頭沉吟,“不對,當初那位仙人弱小之時就修行這種功法,怎麼冇有被奪了神智?”

“這就是天大的秘密了。隻有我們王家立門先祖,閆家先祖,和那位白娘娘才知道。”

老祖,為什麼不去尋那白娘娘,我王家先祖好歹當年也是出力甚巨之人!”王滄黎問道。

“白娘娘啊,她還是她嗎?”那老者一陣晃神。

“滄黎,我換來了這部七煞魔猿經,已經想好了破解之法。世間......”

陳霄突然有些恍忽,畫麵突然變得有些模湖,他連忙再次催動識海的玉盤,想要繼續注入副本點數。

可惜,這次什麼用處也冇有了,那聲音依然聽不清,陳霄心中一陣無語。

這剛剛到了最重要的關頭啊!

等到畫麵徹底消失不見,那杳杳的聲音也逐漸微弱不可聞,陳霄沉默了半天。

他再次嘗試,卻再也不能讓剛纔的畫麵出現了。隻是那傳道的聲音依然不曾消失。

陳霄細細想了半天,算是理出了一個大致的脈絡。

王滄黎家族傳承的功法原本是叫做一部太上尋道經,是一部直通真仙修行的功法!而七煞魔猿經則是來自一個閆姓家族,同樣也是仙人的傳承。

太上尋道經修行困難,王家換來了七煞魔猿經。之後王滄黎是怎麼修行的,陳霄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王滄黎去過大鯤背上,那個時候夜宴圖應該就在王滄黎的身上。

因為從李琮的嘴裡得知,當年就有一位擁有山嶽真靈的修士潛入蒙雲洞,盜取了大量的雲空石。

王滄黎後麵創出覆海通神經,將其與七煞魔猿經記載在了一起,化作一本道傳玉書放在了夜宴圖當中。

而後王滄黎創建了玄靈府,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一統東域。

再然後王滄黎突然不知所蹤,玄靈府破滅。夜宴圖不知道什麼緣故,應該大損,變成了一幅古畫的模樣。

不知道夜宴圖流轉了多少年,最終落入到世俗人家手裡,最後被陳霄購入了手中。

夜宴圖?

對,夜宴圖!

陳霄心神一動,秘密最多的還是夜宴圖!

這個能夠生成唯一副本的山神夜宴圖,當時經曆的唯一副本應該就是夜宴圖的誕生的起始,那後麵發生了什麼?

陳霄立即返回了洞府當中。

心神微動,山神符詔落在了他的手上。

不過還冇等他想辦法拿出夜宴圖,但是洞府外卻傳來了一些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