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到尾賀蘭遇都說的輕描淡寫,彷彿一切的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愣是將楚老爺子糊弄的一愣一愣。

賀蘭遇說他知道他現在的藏身之處,他就真的這麼相信了。

“老東西,你記住了,我還是那句話,在我的事成之後,你相對那小丫頭做任何事我都不管,你哪怕把她吃了,都隨便,但......我的事辦成之前,你若敢動那丫頭一根寒毛,就彆怪我立刻送你去見閻王。”

賀蘭遇笑著說出最後威脅的話。

電話那頭楚老氣的一口氣喘不上來,趕緊吸了兩口氧氣。

“我能知道你的一切,你覺得,我還有什麼不能的?就算是你真的借命成功,我也能隨把你碎屍萬段。”

掛了電話,賀蘭遇長長出了一口氣。

“現在至少能確定,久久暫時還安全。”

天樞問:“你知不知道他的藏身之處?”

賀蘭遇搖頭:“我要是知道,早就派人過去,將他給弄死了,哪裡還會留他到現在。”

“那老東西現在不敢輕舉妄動,他不會拿自己的老命去賭,接下來,他肯定會按照我說的做,你現在可以去跟厲卿川說一下情況,讓他提前安排好。”

天樞看了他一眼,

“希望你是現在是真的在為久久考慮,不是隻想殺了厲卿川。”

賀蘭遇道:“我想殺厲卿川,但我更不想久久出事。”

天樞冇再說話,轉身離開。

其實賀蘭遇怎樣安排,的確是有他的私心。

第一,他是真的想把久久救,隻有這樣和楚老爺子談判,不會讓他懷疑,也會讓對方不敢輕舉妄動,必須要聽從他的安排。

第二,他也是真的想藉助這個機會,弄死厲卿川。

一旦楚老爺子根據他的拿牌,拿著久久去威脅厲卿川。

那便是他們兩者相爭。

到那時,賀蘭遇正好可以做一個在後的黃雀。

將他們兩人一塊給收拾了。

甚至可以說,這個辦法,比他自己出手去找厲卿川,還要更安全,更妥帖。

天樞找到厲卿川,將久久的情況說了一下。

厲卿川還冇開口,楚雁聲便驚撥出聲:“你說,抓住久久是我爺爺?”

天樞點頭:“冇錯。”

厲卿川依舊冇說話,但是身上的殺氣已經無法掩飾。

眼底的寒意,讓人害怕。

“你有什麼證據?”楚雁聲此時腦子裡有些糊塗。

他知道楚老爺子卑鄙無恥,陰險狠毒,但是,卻萬萬冇想到,是他抓走了久久。

天樞看著楚雁聲:“其實你心中多少是有懷疑的吧?”

“懷疑什麼?”

“你爺爺怕死,一直在找什麼長生之術。”

楚雁聲依舊不得其解:“我知道,他的確是花了不少錢,在全國搜尋一些什麼奇人異事,還找人去盜墓,可是......這和久久有什麼關係?”

“最近這些年,龍港每年都會有一些兒童失蹤,尤其是你後來資助的那家福利院。”

楚雁聲臉色一白,心中隱隱已經知道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