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氣者,神明而壽】 【】

哈哈,趙兄,都說你乃是本縣钜富,今日方知你實是本縣首富,竟有家財如此之巨,小弟甘拜下風!」

九路國清水縣趙老爺宅邸之內,一人正觀看一份排行,對著上麵清水縣財富榜排在首位的趙半城滔滔不絕,語氣羨慕嫉妒。

趙辦成亦在看那一份東西,眉頭深皺,哼哼哈哈地應付著。

在他邊上坐著的這一位,乃是本縣鹽商,他的排名赫然在第三位。

而排在第二的,則是本縣的縣尊。

除他們之外,本縣豪紳的名字亦全數在前列,各個耳熟能詳。

趙半城稍一瀏覽,心中便有驚濤駭浪。

趙半城對自己的財富數量隻有大概的認知,隻知道自己在清水縣內極富,但是具體有多少家財,他本人亦無從得知一個準確的數字,不料今日竟有一人,比他還清楚!

不過這樣一個財富排行,未必就能當真,趙辦成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彆的,而是炮製這一份排行榜的人想要害他!

他的財富,居然比縣尊大人還多麼?還是兩倍之多?

這可是一件極為危險之事!

「不知何人如此無聊,簡直胡言亂語!」

趙半城心中警惕之極,所謂財不露白,再有錢,悶聲發大財纔是正理,這把彆人財產抖落出來,是何道理?

此人居心不良!

趙半城找個藉口將鹽商打發,不多時,府內的數名賬房便被召來,自第一時間看到這一份不知何時到處傳播的榜單,他便有意叫府內賬房覈對自己的財富,究竟與這榜單上公佈的對不對得上。

一大堆賬房動了起來,他的各處零零總總的產業被覈算,這個過程持續了數日,而今日,終於有了一個較為準確的數字。

總賬房彙報之時,神色也極為古怪:

「老爺,您的財產,與榜單之上微有出路,相差無幾……」

啪!

趙半城手中茶盞,在他發力之下驟然粉碎,成為一握細沙。

這一位趙老爺是一位武夫境真氣一品的高手,在人間縱橫,不然也冇辦法攢下、保住這一份钜額的產業!

但是此時,他的心中隻有一片驚濤駭浪和懼怕。

若是榜單上他的資訊屬實,那麼便證明榜單的真實性**不離十!

要知道他的總財富,他本人亦要通過總賬房覈對數日才能確定,而製造這一份榜單的幕後之人,是如何得知的?

若是隻有這一份關於清水縣的榜單還好,趙半城會認為有一位能量巨大之人,要在清水縣做一些事。

而以趙半城的訊息渠道,已知在清水縣之上的JH市,乃至西路郡、九路國,層層而上,皆有一份榜單,涉及到九路國國榜、郡榜、市、縣榜,每榜羅列財富前百的富豪!

如果這些榜單的真實性都得到認證,那麼,操縱此事的不僅僅能量巨大,而是手眼通天,恐怕是神的手段了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食氣者,神明而壽】 【】

以趙半城的認知,隻有那些練氣士才辦得到,而且得是極其厲害的練氣士才行!

這是要做什麼?

趙半城心中充滿了無儘的疑惑。

他相信,這一份榜單引起的軒然大波,已是波及到九路國各處,醞釀著巨大的風暴,驚怒之人,不僅僅是他。

而令趙半城好奇的是,縣榜之上的市榜,他究竟能不能排進前百?

如果是郡榜呢?

而這些榜單,要弄到手並不困難,因為這些榜單到處傳播,不是秘密。

趙半城正思索之間,便有下人來報:

「縣尊大人來訪!」

「……請他進來,算了,我自去親迎。」

趙半城捏了捏手中的榜單,心情極為複雜,這一位來訪的縣尊乃是一位練氣士,是九路國主的道兵,乃是九路國主掌控王國的一隻手。

如今這一份財富榜單出來,自己的財產居然是縣尊的兩倍之多,恐怕這一位縣尊也坐不住了!

這清水縣內,不準有比他還富之人,他可是國主的道兵啊!

清水縣尊,來勢洶洶,眼神陰鷙:

「趙半城,你還真是半城!」

「……大人何出此言?」趙半城麵對練氣士,亦有被完全壓製之感。

「嗬嗬,這一份榜單之上,你可是坐在榜首!」

縣尊拿出來的,正是清水縣財富榜單,這一份榜單,怕是人手一份了!

趙半城強笑道:

「大人,此是無稽之談,小人雖富,但萬比不上大人,恐怕炮製榜單之人在害我!」

「哦,是麼,害你什麼?」

縣尊卻一字都不信,因他已找人覈對過自己的家財,與榜單之上的數字相差無幾,可見榜單的真實性。

不過此時,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趙半城即便財富是他兩倍,要對付他也冇必要明麵上說,背後有的是手段。

縣尊便道:

「最近東南同盟大軍壓境,在呼邪郡邊界與我軍對峙,我等雖在後方,戰火一時波及不到我等,但敵人間諜已在到處活動,這一份榜單多半是敵方捏造,散佈傳播,意在擾亂我等後方!」

「……是!」

「我已接到國主通知,要穩定地方,決不能起一時之騷亂,給與敵人可乘之機……半城,你是本縣之內有頭有臉的人物,要協助本官。」

「這是自然。」趙半城知情識趣:「不知小人如何配合大人?」

「嗬嗬,不過是出錢出力罷了,下邊的人,心思有些浮動啊。」

「……」

縣尊說的意味深長,而趙半城瞬間便懂,隻因這一份清水縣財富榜單之後,還有最後一段,乃是本縣平均年收入一項,是本縣年收財富,被全縣之人分攤下來的數量,言簡意賅。

有三百兩之數。

然而趙半城是知道的,府內一個下等奴才,一年的年俸大概五兩,就這已比縣內絕大多數之人日子好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食氣者,神明而壽】 【】

平均下來有三百兩,而大多數人年收入隻有五兩不到,那麼錢到哪裡去了?

自然是到了榜單之上前百這些人手中去了。

這自然便令人眼紅至極了。

他們不知道便罷了,如今知道,恐怕便有許多人有紅眼病。

憑空起許多麻煩!

趙半城便建議道:

「大人,這有何難?誰要是亂嚼舌頭,治他一個謠言之罪!」

「嗬嗬,正是此理,不過此事需要勞動大量人力,若要他們儘力,需要給足錢財。」

「……這是自然。」趙半城心中暗歎,這個縣尊不敲他一筆絕不甘休,他也隻能認栽:「小人定然全力支援!」

「甚好!」縣尊得了承諾,滿意離去,他不怕趙半城這一次不大出血!

不僅是趙半城,榜單之上的富豪,無一能夠倖免!

而此時,清水縣縣城之內,以有許多有識之士在議論財富榜單,對於上麵的財富數量,他們第一時間看到是不敢想象的,算算自己的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這些錢……的零頭。

天文數字,以最直觀的方式衝擊他們的意識。

居然,有人能富到如此程度麼?

以前光知道這些豪紳富,其實隻是一個大致的印象,模模湖湖,而如今一個準確而巨大的數字,能令他們用自己的財富與之進行最直觀的對比。

結果令人無比沮喪和……憤慨。

憑什麼?

這種情緒是隱秘的,但是一種不甘已在心中滋生。

憑什麼?

縣城之內一處茶館,亦是到處都是對這事的討論,一位老學究感歎:

「不患寡而患不均……此乃國之策也,如今這財富如此懸殊,人心浮動,國危矣!」

「……老傢夥,胡說什麼!」

茶館之內,數名公差惡狠狠撲來,都是身懷武功的武士,一把捏住老學究:

「老東西活的不耐煩了,敢散佈謠言?」

老學究被小雞仔一樣被拿在手裡,骨頭吱嘎作響,卻是怒目圓睜,痛心疾首: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是何道理?」

「還敢嘴硬!懶得跟你囉嗦,拿走!」

公差拿走老學究,又對茶館之內人警告:

「誰敢亂嚼舌頭,便去縣衙吃牢飯!」

「……」

茶館之內,一時噤若寒蟬,若是從茶館二樓看去,外麵街道之上,大批的公差在行動,在抓捕。

整個清水縣,一時大亂!

許多人趕緊回家,躲避風頭。

過了一兩天,關於財富榜的討論,UU看書 www.uukanshu.com漸漸平息下來,這一次引起的騷亂,慢慢被鎮壓下去。

如果冇有意外,這件事的影響終會消散。

這些草民,知道財富懸殊,那又如何?

敢怒不敢言罷了!

然而到了第五日,在事態逐漸平息之際,又一則宣言的出現,引起了軒然大波,彷彿一個巨大的炸彈爆發:

「一月之內,若榜首之人財富高於平均值三倍,先殺前十,兩月後再殺前百,三月,殺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食氣者,神明而壽】 【】

簡單粗暴的宣言,好像一個笑話。

然而清水縣的財富榜上有名者,一個個都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驚怒交加:

「是何人大放厥詞!」

「敢!」

「不知是誰在渾水摸魚?」

「老父母!你可得為我等做主啊!」

「……」

本地豪紳,一個個湧到了縣衙找縣尊,要求揪出暗地裡的威脅,為他們提供保護!

此事,當然是寧可信其有而不可信其無!

而這時的縣尊,卻也是眉頭深皺。

他比這些縣內土包子訊息靈通多了,這一則宣言不是光針對他們清水縣,而是九路國全國,都遭了威脅!

為您提供大神撫潮弄浪的《食氣者,神明而壽》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七七章 三月殺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