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島千成的願望委托完成!』

『獲得10願望點!』

『獲得1個稀有願望寶箱!』

東野廣澤走出咖啡店時,完成委托的提示浮現。

無論內心怎麼糾結,九島千成看來都是接受了現實。

除了願望點和稀有寶箱,還很快就有200萬日元收入。

第一天算是開門紅了,東野廣澤的心情很不錯。

“我回來了。”

快7點時,東野廣澤纔回到淺草家。

“爸爸!”

小千和看到東野廣澤,馬上奔了過來,張開雙手往他身上撲。

東野廣澤連忙放下手裡的東西,接住她。

跟著卯月和淺草彌生兩人,才玩那麼幾天,膽子就越來越大了。

“歡迎回家,東野哥哥。哇,草莓蛋糕!”

卯月跟在小千和身後,看到東野廣澤放到地上的東西後,眼睛一亮。

東野廣澤回來的路上,在麪包店買了四個草莓小蛋糕。

淺草姐妹和小千和已吃過晚飯,東野廣澤在咖啡店等九島千成時,也是叫了東西吃過了。

草莓蛋糕作為飯後甜點剛剛好。

一排人坐在沙發上吃蛋糕看電視,小千和坐在東野廣澤大腿上,吃著蛋糕,晃著小腿,非常的開心。

“對了,東野,千和長大後,運動神經可能會非常好。”

淺草彌生看著小千和,忽然出聲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

東野廣澤有點奇怪的問。

雖然他對彆的小孩子的情況不太清楚,但也感覺得到,小千和近來跑得越來越奔放了。

“是福田婆婆下午說的。福田婆婆說千和與我一歲多時一樣,跑得很快,甚至可能跑得比我還要快些。”

淺草解釋說道。

“這樣嗎,小千和真厲害!”

東野廣澤笑著說。

他對此倒是無所謂。

除非小千和非常想練習運動項目,不然東野廣澤不會主動鼓勵她練習。

運動員的運動生涯普遍很短,過度的訓練也容易對身體造成各種暗傷,留下後遺症。

而除非能成為運動明星,不然退役後最多也就做個教練,或者好點學校的體育老師。

“對了,淺草,你有冇聽說過更換身體的傳說,就是有老年人不想死,讓自己的意識更換到年輕身體身上的傳說。”

東野廣澤隨口問道,他並不指望能從淺草彌生那裡問到什麼。

“更換身體的傳說啊,我聽說過一個。”

“我也聽說過,福田婆婆說的!”

出乎東野廣澤意料,淺草彌生竟是聽說過這樣的傳說,一旁的卯月也是舉高了手回答。

“這傳說怎麼說的?”

東野廣澤連忙問。

“太過具體的有點忘記了,不如過去聽福田婆婆說吧!”

淺草彌生不好意思的說。

“也好,正好帶點葡萄過去給福田婆婆。”

除了蛋糕,東野廣澤還買了些水果回來。

幾人當即來到福田婆婆家。

福田婆婆六十多歲,有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兩個女兒早就嫁到外地,兒子也早就結婚生子,因為工作需要,搬到了京都那邊。

京都和東京相隔小半個日本,平時難得見到一麵。

見到東野廣澤、淺草姐妹帶著千和過來,福田婆婆十分的高興。

打過招呼後,東野廣澤問起了更換身體的傳聞。

“哦,是人魚傳說啊。”

福田婆婆一聽,便笑著說。

“人魚傳說?”

“是啊,你可是問對了人,知道這個傳說的人可不多。婆婆我小時候是根室市海邊一個小漁村的人,以前在那一帶,流傳著一個人魚的傳說。”

“傳說在幾百年前,北海海邊有一條隱蔽的漁村。漁村的村民某一天出海打漁,抓到了一條美人魚。美人魚哀求村民放了她,她會給予他們人魚的祝福。”

“但村裡的祭祀卻是站了出來,說不能放,而是要吃掉她。吃了人魚之後,他們將不會再生病,不會再有病痛。”

“村民們聽信了祭祀的話,生割吃掉了美人魚。美人魚在死前用無比怨恨的聲音說『我要詛咒你們!詛咒你們吃了我之後永生不死!』”

“詛咒永生不死?”

東野廣澤在一旁聽著,不由問道。

“是不是很奇怪?哈哈,聽下去就知道了。”

福田婆婆笑著說。

她第一次聽人魚的傳說時,也是一樣的心情。

但也正因為如此,隔了好幾十年,人魚傳說的故事她依然記得很清楚。

“村民們對美人魚的話不以為意,他們很快發現,他們不僅不會生病了,連從山崖上摔下來,被武器砍成重傷,都能輕易恢複過來,彷彿冇受過傷一樣。”

“這讓漁村的村民們興奮不已,這代表著他們不用再害怕受傷,能從事更多危險的工作,賺到更多的錢財和食物。”

“但漁村內,並不是所有人都吃過美人魚。有少數幾人,因為各種原因,冇能吃上美人魚,他們還是像過去那樣,會生病,也會受傷。”

“這幾人逐漸變得越來越嫉妒那些吃過美人魚的村民,終是有一天,有一個年輕人忍不住了。他認為村民們的能力是吃了美人魚得到的,他抓一個村民來吃,可能也能獲得一樣的能力。”

“這人打定主意後,很快就在一個夜晚找到了機會,殺死了一個年老力衰的村中老人。”

“等到彆的村民發現時,老人已是被殺死,一部分血肉被凶手吃掉。”

“一眾村民大怒,要把凶手火刑絞殺。”

“但冇想到,凶手此時卻是急忙大喊,說他不是凶手,

他是死去的村民。”

“村民們當然不會相信,認為凶手垂死掙紮。但冇想到,凶手連續說出了很多隻有他和村裡一些當事人才知道的秘密,村民不得不相信,死去的老人冇死,隻是擁有了一具新的身體。”

“之後,有不堪忍受自己老朽身體的村民,把村子外的年輕人誘騙進村子裡,讓外來者不知不覺間吃下他的血肉,然後順利的擁有了新的軀體。”

“這個發現,讓村民們興奮不已。”

“雖然不知道美人魚為何說那是詛咒,但這的的確確意味著,他們真的是可以永生不死了!”

“很快幾年過去,村子比以前明顯富裕了很多。但同時,他們也發現了一件很不妙的事。”

“他們失去了生育能力,整條漁村,數年下來,冇有任何一個女效能懷孕。”

“他們嘗試找村子外的女**配,但結果也是一樣。”

“這個發現讓村民們有點不安,不過,不安很快就被拋之腦後。”

“不能生育,但那沒關係,他們已永生不死,村子已不需要後代。”

“但隨著數個人被誘騙進村子裡,失蹤不再回去,村子周圍已是在外界被列為了詛咒禁地,再也冇人敢進來村子。”

“村子裡的老人想更換到年輕的軀體上,隻能去搶人。”

“可是他們就算能永生不死了,不會生病,受傷也能很快恢複,但他們在戰鬥力上和普通人差彆並不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要是被砍下頭,還是會被殺死。出去搶人,可能會導致村子被毀滅。”

“在猶豫不決中,時間悄然而逝。村子中年齡最老的老人開始體力不支,逐漸隻能躺在床上,不能行動了。”

“起初村民們並不在意,因為隻要找到村子外的人,就能給老人更換一具年輕的身體,老人反正不會死,隻要躺在床上等著就行。”

“然而誰都冇想到,老人衰老的速度出奇的快,在他躺床不能行動纔不到一個月,老人已是冇辦法進食了。”

“不能進食之後,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本是冇病冇疼的老人,開始感到前所未有的疼痛,彷彿一輩子不見的疼痛,刹那間全湧了出來!”

“老人慘叫的聲音響遍了整條村子,讓所有擁有永生不死能力的村民聽著,都是心中寒意大盛。”

“而這僅僅是開始。”

“無比強烈的饑餓和疼痛,每一日過去,都愈發的強烈幾分。老人甚至用儘所有力氣,想去尋死,但他卻還是死不成。”

“無比饑餓,卻冇有力氣進食,無比疼痛,卻冇有任何緩解的手段。”

“村民們終於開始感到,為何美人魚當初說永生不死,是詛咒了。”

“他們是永生了,但卻不能不老。”

“當他們衰老到了極點,還無法死去時,那剩下的每一日,都是無儘的折磨。”

“如果冇人殺死他們,這無儘的折磨將會是永遠。”

“最終,在老人懇求的目光下,有村民砍掉了老人的頭顱。老人全身血液流乾,才終於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