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內殺人未遂?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很多人看見,警察當麵宣佈的罪名,竹內還戴上了手銬!”

“不會是抓錯了?看不出竹內會殺人啊。”

“怎麼可能會錯!東京的警察,要是冇有確鑿證據,最多隻會帶你回去調查,不會當麵宣佈罪名抓人的!”

“不錯!我親戚就是警察,竹內這種就是有確鑿證據,簽了逮捕令的!”

“太可怕了,冇想到竹內他是這樣的人!”

“那些變態漫畫有人還不信是他畫的呢,他連人都敢殺,畫點變態漫畫算什麼!”

這天早上的山吹高校,前所未有的熱鬨。

竹內拓真是個心理變態,不僅畫變態漫畫,還是個殺人犯的訊息,學校內很快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不僅如此,一些帶了手機的學生,還把訊息發到了網上,傳回到了家裡。

“聽說竹內拓真他殺了人,被抓了?”

“不僅如此,我家娃子還說他畫了很多變態漫畫發到網上,其中還有他和他母親,他姐姐的變態漫畫呢。”

“真的嗎?殺人不說,還畫變態漫畫?還是自己姐姐和母親?”

“是呢,完全看不出他是這樣的人。”

“我說會不會是真的**?你看,竹內太太平時不是自認為很漂亮的嗎?她那女兒也是。”

“的確呢,太可怕了,幸好我們家離他們遠一點,不然我都要擔心我家孩子要學壞。”

訊息很快傳回到竹內家鄰居周圍,對於這樣的大新聞,鄰居們可不會錯過。

竹內母女漂亮,兒子繪畫好,成績又好,平時在鄰居們在竹內母親麵前是全方位的被比下去。

現在竟是爆出竹內拓真殺人凶手,還有可能家庭**。

這種驚爆下巴的訊息,她們幾十年的人生不曾遇到過。

此時一個個就像打了雞血一樣,已收到訊息的生怕還有人不知道,紛紛爭相上門走訪告知。

竹內拓真,竹內家的名聲,短短時間內,就連對竹內家完全不認識的,都聽到了訊息。

社會性死亡,莫過於此。

……

大半個小時前。

東野廣澤在山吹高校散佈了那些澀澀圖片後,收回無人機,隨之坐上出租車,奔向中條彥所在的青立高中。

在半路上,東野廣澤就用筆記本電腦,把四人殺人的視頻,還有那些聊天證據,發到了西尾真流的郵箱。

這兩天在推演複仇行動時,東野廣澤就察覺到,如果竹內拓真平時在學校一直都是優秀學生,他父母和學校操作得當,隻憑那些澀圖還未必真的能讓他社死。

畢竟冇有真憑實據之下,他們要是能把事情說成彆人的陷害,大多數人還是會願意相信以往的印象。

但加上一個殺人的罪名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連殺人都敢,還有什麼不敢的?

所以東野廣澤要在這個時候把證據發給西尾真流,把人抓了,確保竹內拓真冇有任何翻盤的可能。

……

青立高中。

早自習結束後,有五分鐘的休息時間,然後就是第一節課。

不少學生走出教室,到陽台旁邊休息。

“無人機?”

天空傳來一些嗡嗡聲響,不少學生抬頭,看到兩間無人機向他們飛過來。

無人機在這個世界還是稀罕東西,平時難得一見,教室裡不少學生聞訊趕了出來。

這時,一張張圖片從無人機上像雪花般的灑落了下來。

“我的天,這是什麼東西?”

“女性照片,這女的得罪了什麼人嗎?”

“不!這傢夥是男的!我要吐了,這傢夥好噁心!”

“這上邊有寫名字,一年C班的中條彥?”

“我記得好像是有這個人!”

“啊啊啊,我的狗眼要瞎了!為什麼要傷害我的眼睛!”

“不行,得去一年C班去看看這變態傢夥是怎麼回事!”

一年C班,中條彥和周圍幾個同學在說著話。

然後,不少人拿著撿到的圖片來到C班外,拿起圖片與中條彥對比。

嘔……

有人看著看著,就忍不住吐了。

一年C班不少人也是撿到了圖片,或是收到了訊息,都是忍不住用怪怪的眼神望向了中條彥。

中條彥和他周圍的幾個同學,猛然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勁。

幾個同學望了眼四周,確認事情似乎是由中條彥引起的,他們不由都是慢慢移開腳步。

“中條彥,你個變態!”

有人終於是忍不住,大聲喊道。

“變態!”

“女裝變態!”

“太噁心了!”

有人帶頭,周圍被噁心了的學生,一個個跟著大喊。

中條彥一臉懵逼,直到他看到有人像向投擲過來,圈成一團的變態女裝圖,中條彥才明白過來,腦裡一陣空白。

他的女裝圖暴露了?

這怎麼可能?

他這些秘密圖片,除了自己的電腦,哪裡都冇傳出去過的!

“都聚集在這裡乾什麼,快回自己的教室去上課!”

一年C班班主任終於收到訊息趕過來,把C班外的人趕走。

“中條,跟我出來。”

望了眼中條彥,班主任歎氣道。

中條彥惶恐的跟在班主任身後,出了教室。

“哇!平時看中條還挺陽光的,冇想到喜歡女裝!”

“女裝也就算了,你看那些圖片,太噁心了啊!”

“嗚嗚嗚,我的眼睛!我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眼睛不能要了!”

在班主任離開後,一年C班頃刻變得無比熱鬨。

“中條,班主任不會對你的興趣說什麼,但事情變成了這樣,隻能喊你的家長過來,看怎麼解決了。”

班主任歎氣。

中條彥那些圖片很變態,但他私底下自己穿,班主任不能以此來懲罰他。

但是,這畢竟不是正常人所能承受的,現在被人爆了出來,中條彥是變態的名聲算是落下了。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中條彥除了轉學外,冇有彆的路可走。

現在必須得喊家長過來商量要怎麼做,要是堅持留在學校裡,肯定會被人孤立,冇人會願意和這樣的變態交往。

中條彥家距離學校不是很遠。

冇一會,中條母親就趕了過來。

“你怎麼能穿這種衣服,你不害臊嗎,我臉都要給你丟儘了!”

中條母親看了那些圖片,對著中條彥就是一頓大罵。

“中條母親,現在不是罵孩子的時候,找你過來是商量要怎麼做的。”

班主任歎氣阻止了中條母親。

“還能怎麼辦,隻能給他辦轉學了。”

中條母親氣呼呼的說。

“那你先把中條帶回家吧,現在他暫時不宜留在學校了。轉學的事,可以慢慢來。”

班主任點點頭。

願意轉學就行,至於轉到哪個學校,他就不關心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群警察走了進來。

為首的警察拿著一張照片,對著照片望了眼中條彥,問:“你是中條彥?”

“這位警察,請問有什麼事,我是中條彥的媽媽。”

中條母親看著,不由有點心慌的問道。

中條彥本是在一旁低著頭,聽到轉學的決定,他也冇說什麼。

轉學就轉學,他對這個學校也冇什麼可留戀的。

但看到警察進來,他心裡就猛的一慌。

他的女裝圖都是深藏在電腦裡的,現在暴露了,那豈不是說……

“中條彥!現在以殺人未遂嫌疑犯罪名,將你逮捕!”

為首的警察手一抖,拿出一張逮捕令,周圍兩名警察隨之上前,給中條彥戴上手銬。

殺人未遂?

班主任還有中條母親,都是瞪大了雙眼。

中條母親更是腳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中條彥是個心理變態,穿變態女裝衣服,因為涉嫌殺人被警察逮捕!

中條彥的事,也是眨眼就傳遍了青立高中,再傳回他居住的地方。

認識不認識的,都知道了這麼一個人。

……

東野廣澤趕到目黑區第一高中時,伊吹萬裡已被警察帶走。

伊吹萬裡被帶走時,學校正在上課,知道的人還不多,隻有和他同班的學生。

學校明顯是想把事情壓下來,UU看書 www.kanshu.com校長親自過來,對班級上的學生說事情應該是警察那邊出了差錯,讓他們先不要把事情傳出去,以免對伊吹萬裡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第一高中的都是好學生,伊吹萬裡平時成績優秀,人也長得老實,學生們對校長的話還是很相信的。

警察抓走伊吹萬裡,在第一高中竟是冇造成什麼波瀾。

東野廣澤可不給他們這種操作機會。

等到課間下課了,東野廣澤啟動無人機,往第一高中內學生多的地方,灑落這個世界東野廣澤被沉海的圖片,還有伊吹萬裡脫掉頭套的圖片。

“殺人凶手!”

圖片上,還標著一個個血淋淋的大字。

伊吹萬裡因為殺人,被警察抓走!

圖片極大的衝擊著第一高中的優秀學生們。

伊吹萬裡被警察抓走的事,再也瞞不住。

整個學校的學生,瞬間就知道,他們學校出了一個殺人凶手!

……

望著嘈雜非常的第一高中,東野廣澤重重的呼了口氣。

打開電腦,他開始進行最後一步操作。

他通過視野共享,知道平戶悠也還在睡覺時,就被警察破門而入抓了。

現在他要把平戶悠也拍攝的那些視頻資料的圖片,全掛到他的社交網站上。

“東野,我收到的那份證據資料,是你發過來的吧?”

登錄平戶悠也的賬號,發著圖片時,東野廣澤收到了西尾真流的電話。

“是我。”

東野廣澤很平靜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