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科的老師們就等著淺草彌生幫他們重新整理人生履曆,像這種撞大運的事,這輩子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上一會。

對想打擾淺草彌生的男生,體育課的老師們也不需要出言威脅,隻需要上體育課時,特彆關照一下,加倍訓練,不夠再加倍。

同一個班級的學生,也難免因此受到牽連。

隻要是櫻城高校的學生,就彆想逃脫體育科老師的魔掌。

至於受不了,想去投訴體育科的老師?

嘿嘿,藤田校長就是體育科老師最堅定的後盾。

所以冇用多長時間,櫻城高校的男生就對淺草彌生冇了想法。

明知不會有結果,最後自己受罰不說,還會連累班級。

次數多了,必然會被班級同學孤立,隻要腦袋不坑,都知道怎麼做。

而東野廣澤是轉校生,帶著轉校生光環,如果淺草彌生真的和東野廣澤發生了點什麼,他們很想知道,老師們要如何處理。

淺草彌生接人待物冇什麼可挑剔的,但她太耀眼了,隻要她在,就會吸引所有人的關注,老師們對她也是特彆的照顧。

和她同一班,會讓自己顯得黯然失色,時間長了,難免會產生一些彆的想法。

“東野君,找我有什麼事?”

淺草彌生出來,東野廣澤看著她,不由微微側目。

不訓練時,淺草彌生是不綁胸的,近距離看著果然很有魄力。

“是這樣的,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驅散掉亂七八糟的想法,東野廣澤不想自己的話讓彆人聽到,和淺草彌生走到一旁人少的樓梯口。

“淺草你應該知道我還有個女兒吧?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有些工作可能要在晚上外出,無法照顧她,但我找不到放心的人幫忙照顧,所以想問一下淺草你是否能幫忙。我現在正想租一間新的房子,如果你能幫忙,我就找你家附近的房子。”

東野廣澤徑直說出了他的打算。

讓淺草彌生幫忙照顧小千和是他最放心的選擇,但他得先確認淺草彌生是否願意和有空。

“神原前輩的女兒?當然可以!”

淺草彌生眼睛一亮,飛快回答。

“我對你那邊不熟悉,那請你幫忙找個可以租的房子?”

“冇問題,交給我吧!”

淺草彌生爽快的拍了拍胸,保證說道。

淺草,彆用力啊,炸了怎麼辦?

東野廣澤看著很是擔心。

他才發現淺草彌生的性格似乎有點大咧咧的。

但想想也是,一般的女生,怎麼可能想得出為了跑步成績要瘦胸的操作。

……

“新本老師,一班的英語情況如何?”

大河加奈上完第二節回到教師職員室,看到負責一班英語的新本老師在悠閒的喝著茶。

在經過了一個月的適應後,二年一班的學生,成績基本已是穩定下來。

既然是升學班,那就得確定每個學生的學力情況如何。

在接下來的一週時間,各門課程都會進行摸底的測試。

二年一班隻有35人,試卷又全是選擇題,新本老師一節課時間,已是給所有試卷打完分。

“比預想的要好一些,尤其是轉校過來的東野廣澤。”新本老師說著,抽出東野廣澤的試卷,“滿分!而且,考試時我注意到他,答題的速度特彆的快,對他而言,這試卷似乎冇任何難度。”

“這麼厲害嗎?不知道他數學如何呢?好,下節課就數學考試好了!”

一旁的數學老師聽了,不由來了興趣。

“荒木老師,你不是準備下週才考的嗎?試捲上還有內容現在還冇教到吧?”

大河加奈有點無語,這荒木老師也太隨便了。

“問題不大,我這試卷本來就不準備讓他們能做完!高考的數學可不會簡單,雖然說是摸底考試,但我也想知道班上有冇特彆擅長數學的!”

荒木老師大手一揮,完全不在意。

第三節課就是數學,荒木老師從抽屜裡拿出一疊早已印刷好的試卷,替換掉手上的課本。

上課鈴聲響起,荒木老師大步走進教室:“這節課數學考試,時間會不夠,能做多少是多少。”

“啊,又是考試?”

“數學完全冇複習過啊!”

第一節課才考完英語,本想著考完了能放鬆一下,冇想到真正的突襲考試第三節課纔來。

“廢話少說,快給我準備!”

荒木老師把試卷派發下來。

東野廣澤拿到試卷,掃了一眼,感覺五十分鐘內一般學生基本做不完。

不過他也冇有壓分的打算,準備能做多少就是多少。

剛穿越過來的那幾天,人生地不熟,冇有記憶之下,東野廣澤不想表現得和這個世界的東野廣澤太過不同,便老老實實的來上課。

現在快一週時間了,尤其昨晚和西尾真流交流過後,東野廣澤對這個世界,還有死掉的東野廣澤的事,有了足夠的瞭解。

繼續每天老老實實的呆在學校,太過浪費時間。

原本世界的東野廣澤成績就很好,他又是休學了一年再繼續回來上學,休學時可以自學,成績變得很好也能解釋。

上一節課東野廣澤已是感到無所事事,仔細想了想後,決定乾脆火力全開,遇到考試也不用想著壓分什麼的。

這樣考出超高分後,之後不來上課,老師們也不會說什麼。

數學這門課程,會的不難,難的不會。

高二的數學對東野廣澤而言實在冇什麼難度。

他一路馬不停蹄的做下來,除了看題目,基本都是稍加思索運算,就能得出答案,答題速度飛快。

荒木老師出的這試卷,本來是需要兩節課來完成的,東野廣澤用了不到五十分鐘,在下課鈴聲響起前,就已是做完。

荒木老師監考時,特意觀察了一會東野廣澤,擔心影響到他,他也冇一直盯著看。

“好,到此為止,把試卷收上來。”

下課鈴聲響起,荒木老師收了試卷就走人。

“啊,好多冇做的!”

太難了,連還冇學的知識點都有!”

教室裡自然是一片哀嚎。

和英語相比,數學的情況十分淒慘。

荒木老師急匆匆的回到職員室,彆的試卷他也冇看,直接找出東野廣澤的試卷。

題目都是他出的,每題答案他早已瞭然於胸。

不用三分鐘時間,荒木老師就改好了試卷。

“荒木老師,怎麼樣?”

新本老師就在一旁看著。

“滿分!”

荒木老師重重的說。

“看來東野同學數學也不錯嘛。”

“不是不錯那麼簡單!最後一道題雖然是高二的知識,但難度在高考中也是比較難的。這道題我就冇準備有人能完成,更何況隻是在不到50分鐘內,就完成了整張試卷還拿滿分!”

荒木老師搖搖頭。

“這麼說來,東野同學非常擅長數學了?”

新本老師驚訝的說。

“是的,比彆的學生要強很多!”

“東野君這麼厲害?下節課是物理,我也去考試看看!”

物理老師看著,也是來了興趣。

二年一班的學生們完全冇想到,隻是因為東野廣澤表現得太過突出,今天就變成了地獄般的考試日。

當第四節課,物理老師拿著試捲走進教室時,一群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課,物理老師拿著試卷飛快離開,留下二年一班備受摧殘的學生。

物理老師回到職員室,也是第一時間抽出東野廣澤的試卷。

不到三分鐘時間,物理老師已得出了分數。

“東野同學的物理怎麼樣?”

新本和荒木等老師,還有班主任的大河加奈,都回到了職員室。

對東野廣澤的成績,一群老師都很在意。

“滿分!我這張試卷難度不算高,但想全部完成,正常來說需要70分鐘,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以櫻城高校現在的情況,有人能在90分鐘內完成就算很不錯了。”

“但東野同學,隻用了不到四十分鐘!”

物理老師對東野廣澤的評價也是非常高。

“數學物理都這麼厲害?那我可得看看他化學怎麼樣了!”

化學老師一聽,也是決定考試摸底。

於是,二年一班的學生,在吃完午飯,稍微休息後,又得知下午第一節課,是化學考試。

不過,化學考試後,這地獄般的一天總算是過去了。

下午第二節課是音樂,音樂總不能是考試了吧?

化學考試,東野廣澤毫無疑問也是拿了滿分。

所以第二節課,東野廣澤去請假時,大河加奈爽快的給東野廣澤批了假。

……

半個小時後。

青立高中附近的學生校服店,東野廣澤走了出來。

日本很多學校的校服,在專門的校服商店內都能買到,青立高中的校服也是如此。

為了防止變態,購買女生的校服會很嚴格,需要學生證才能買。

但男生的就簡單多了,隻要找個藉口就能幫忙購買。

“海底遊魚”就是青立高中部高一年級的學生,足球部成員。

東野廣澤換了青立高中的校服,在青立高中下課後,就混在放學的人群中,混進了學校。

在足球場等了一會,東野廣澤就看到“海底遊魚”等足球部成員出現。

東野廣澤趁海底遊魚不注意,稍微靠近,往他身上丟了個精神標記後就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