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內湧現的力量感,讓東野廣澤切實的感到自己變強了,強了還不是一點點。

初步感覺,他的身體素質,起碼比幾秒前強了兩三倍。

看來是許願機嫌身體素質太過弱雞,纔給了他這樣一個能力。

東野廣澤忍不住手掌和大腿一用力,遊動速度當場暴漲,在海麵上激射而出。

他此刻就像一條乘風破浪的鯊魚,勇猛向前。

他隱約有一種感覺,以前在電視裡看到的那些奧運遊泳冠軍,速度可能還不如他。

這個LV5的強健軀體,就這麼的厲害?

東野廣澤心裡更加的震驚。

想了想,他再一頭往海底紮了下去。

再次回到海底。

東野廣澤的感受和一會前比,有了巨大的不同。

在這個深度的海底,他已完全感受不到海水的壓力。

此前就算有水性LV10,他大概也隻能在海底活動30分鐘左右。

現在的話,他感到能不呼吸,自由活動超過一個小時!

這已不是正常人類所能辦得到的事情了!

在海底呆了會,讓激盪的心情平靜下來,東野廣澤重新回到海麵,點開狀態麵板,找到強健軀體能力。

『強健軀體(LV5):日常能力,強健的身體素質會讓你遠離一般基礎疾病,並且讓你擁有更強大的力量。可用願望點提升能力等級。』

“願望點還有提升能力等級的作用?好東西啊,可惜手上隻有10點。”

東野廣澤看著強健軀體的能力說明,忍住蠢蠢欲動的手。

雖然手上有兩個願望委托,但最大頭的S級委托是個超長線任務,除了前期的10點願望報酬,剩餘的想都不要想。

把殺東野廣澤的人找出來報仇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他剛剛穿越過來,用到願望點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願望點不能亂用。

目前來看,強健軀體5級已足夠用了,不急著升級。

“嗯,接下來就試試許願機吧。”

“日語能力!”

東野廣澤想了想,嘗試許願機許願。

穿越前,日本動畫,日劇,日本*他看過不少,galgame也ctrl過很多,能聽得懂一些簡單的日常交流用語,但用日語和他人交流,那就不可能了。

想代替這個世界東野廣澤的身份,在日本生活,日語就必不可少。

隨著東野廣澤念頭閃起,一個許願點消失,一團金色光芒在他眼內乍現,不過隻有他能瞧見,周圍海麵還是一片昏暗。

『許願成功!』

『獲得能力“日語LV5”!』

兩行淡藍色文字浮現,東野廣澤感到腦袋驟然一暈,在海麵劃動的手腳忍不住微微一頓。

在此一瞬間,他的腦袋裡湧現了大量日本文字和詞組。

腦海裡那些連在一起就很難看懂的片假名,此時再想起,彷彿像是看著中文一樣,一眼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還是如此的神奇。

再次感受到這有如神蹟般的神秘力量,東野廣澤忍不住再次感歎。

“一次就成功!看來對完成願望委托有幫助的願望,許願成功機率要高很多。就是不知道與委托無關的普通願望機率如何。”

等腦袋逐漸冷靜下來,東野廣澤又想到。

還有9點願望點,不過他不敢亂用。

目前看來,隻許和對完成委托有幫助的願望是最劃算的。

等以後願望點有富餘了,可以再進行彆的嘗試。

一邊想著許願機的事,東野廣澤一邊努力朝著海岸遊去。

看天色,時間不早了,他最好能儘快遊回去。

……

東京港區海岸。

暗夜的淅瀝小雨下,海岸白天的熱鬨完全消失了蹤影,隻有一些垃圾隨著海浪,在遠處海堤燈光的照射下,不斷的衝擊著海灘。

嘩啦~~~

一道海浪衝上海灘,隨之嘩然退去。

退去的海浪中,留下了一道人影。

“這就是穿越後的我?還變年輕了?我的人生,真的是完全重來了?”

東野廣澤在海灘上走了幾步,忽然踩到了什麼。

他低頭揀起一看,是一麵不知道是哪個遊客丟下的小化妝鏡。

化妝鏡內,映著一張年輕的少年麵孔。

光線很暗,但獲得能力後,東野廣澤依然看得很清楚。

此前在海中,東野廣澤冇有心思注意太多,並冇有發現,穿越後,他的年齡也變小了,變回了18歲的模樣。

穿越過來前,他才26歲,本來想著稍微化妝一下,代替這個世界的東野廣澤不成問題。

窮困潦倒讓人顯老,小心點,不和太多人接觸,不用擔心身份暴露。

隻要苟著過個兩三年,就再也不用擔心身份問題。

冇想到,他不僅是穿越了,還彷彿重生了一般,獲得了曾經更年輕的身體。

這幅年輕的麵孔,意味著他真正獲得了新生。

看著熟悉的麵孔,往事不斷湧現,東野廣澤心情很複雜。

他在華夏26歲的生涯,算不上坎坷,但也絕談不上幸福順利。

他還在3歲時,父母就離異,母親不要他,父親把他丟給爺爺後,除了每月打一次最基本的生活費過來,

就完全不管不顧。

奶奶早逝,爺爺對他很喜歡,和他相依為命。

除了冇有父愛和母愛,東野廣澤的童年過得並不算差。

但終究是冇有父母痛愛,爺爺也不是什麼有錢人,能把他順利養大,讓他讀書已是儘了全力,再加上他名字的緣故,東野廣澤一路走過來,冇有談過什麼刻骨銘心的戀愛,也冇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並不是他不想,而是一個很現實的原因。

冇錢。

朋友請吃喝,你要不要請回去?

連看個電影的錢都掏不出來,怎麼談戀愛?

東野廣澤長得絕不算差,成績在學校裡也是前列。

這樣的學生,在學校裡想談戀愛是很容易的事,甚至不用主動出擊,也會有妹子主動靠過來。

東野廣澤遇到過不少次妹子的暗示,但他知道不會有結果,全都選擇裝做看不見。

出來工作後,經濟總算不那麼困窘了,可惜此時的他,已冇了當初的心思。

在他工作一年後,www.uukanshu.com爺爺過世,東野廣澤徹底冇了追求,除了工作上的交往,他不是玩遊戲,就是在看動漫、日劇、電影,或者聽聽音樂,基本處於躺平擺爛狀態。

夜深人靜時,東野廣澤偶爾會想,如果父母冇離婚,他有一對負責任的父母,他的人生或者會完全不同。

說對父母冇有怨恨,那是絕不可能的,東野廣澤不止一次的想過,將來若為人父母,絕對不能成為父母那樣的人。

所以麵對這個世界的東野廣澤,得知他死後最大的願望,是讓女兒健康快樂的長大,東野廣澤便冇了戲謔之心。

這樣的人,就算人品渣了點,但至少在為人父母上,他是值得尊敬的。

重回18歲,人生重來,儘管是在一個不同的世界,但在連續獲得了兩個難以想象的能力後,東野廣澤心裡依然激動,對帶他過來的許願機,也是充滿了感激之意。

同時東野廣澤在心裡小小的感謝了一下那個告訴他許願機網站的同事,不然他不去許願,也就不會穿越。

想起許願,東野廣澤忽然猛的一個激靈,額頭猛冒冷汗。

他不由想起,為了證明許願機什麼的是不可能的,他最初想的願望可是“我要成為超級無敵魔法美少女!”

畢竟這種願望,怎麼想都是不可能實現。

若真許了這個願望……

想想就可怕!

還好他最後懸崖勒馬,想了一個更靠譜的願望!

日本的魔法少女,那可是個高危職業!死亡都算解脫!

不愧是我,機智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