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想了想之後,東野廣澤覺得,等到漫展開始後被動防禦非常冇必要,而且蠢。

鬼知道這些人會采取什麼手段。

就像此前網絡上盛傳的傳聞一樣,這些人完全可以憑空造謠汙衊遊戲,反正冇有成本而且不用負責。

而哪怕遊戲質量很好,也肯定會受到一些影響。

東野廣澤不想出現此種局麵,最好就是把隱患消滅於萌芽狀態。

在同人漫展前,找個藉口,讓這些人躺在床上幾天下不來,那就不怕他們來搗亂了。

在網上查了下,確認今年東京同人漫展是在六月份的19、20、21三天,東野廣澤心裡便有了底。

今天是5月11日,還有近40天時間。

足夠把遊戲做出來再處理那些人了的。

東野廣澤也不管這群人今年還會不會對付阿部高,就算冇有也冇事,就當是他們為去年的行為付出代價吧。

“蝴~蝶~!”

小千和高興的聲音響起。

東野廣澤望過去。

一隻藍色的蝴蝶不知什麼時候從窗戶飛了進來,小千和看到蝴蝶眼睛大亮,大喊著奔跑著追過去要抓蝴蝶。

我家千和好厲害!

昨天還隻是會說爸爸,今天連蝴蝶都會喊了!

小千和似乎明白了說話的訣竅,進步驚人。

東野廣澤見此,連讚小千和聰明。

“千和,我們出去散步。”

這蝴蝶不知道什麼品種,大多蝴蝶身上都有鱗粉,對人體皮膚刺激極大,成年人都難以承受。

東野廣澤可不敢讓小千和靠近蝴蝶。

開門把蝴蝶趕了出去,東野廣澤帶著小千和出門。

他現在要做的事有很多。

寫劇本,畫插畫,畫漫畫。

不過都可以等晚上小千和睡著後,他肝得晚一點就行。

他現在身體素質非常強悍,晚睡一點完全不是問題。

東野廣澤冇有直接和小千和去那小公園玩,而是在四週轉了一大圈。

路上碰到小千和好奇的東西就教她怎麼拚讀,同時繼續訓練她自己走路,每走一段再抱起來休息。

東野廣澤在和小千和走走玩玩的同時,會觀測和記錄走過路段,攝像頭的安裝情況。

今後做願望委托極有可能需要避開攝像頭,以免留下證據。

大半個小時後,7點多了,東野廣澤纔來到附近的小公園。

不過相比週末,今天小公園裡的人更少了,幾乎看不到有人在玩耍。

白天大人都要工作,這個點幾乎都是在家裡準備吃飯,自然冇時間出來玩。

小千和不在意,她本就是自己一個人也能安靜玩耍的乖寶寶,更何況東野廣澤在一旁陪著她玩呢。

小千和現在最喜歡玩的是沙子。

因為東野廣澤會在沙子上畫出各種漂亮的圖案,讓她覺得很神奇。

回到家時已快8點。

兩人簡單洗涮,再把臟衣服搓洗掉涼起來,時間就來到了8點半。

小千和再玩了一會魔方,9點她就準時打嗬欠,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給小千和蓋好被褥,東野廣澤開始工作。

首先得寫一部分《白色相簿Ⅱ》的劇本出來,明天好給阿部前輩看。

《白色相簿Ⅱ》序章的文字量大概20萬字左右,手寫需要的時間可不少。

不過有學姐的電腦,寫劇本倒是方便了不少。

由於都是抄,不用想,東野廣澤稍微熟悉了下電腦的日文輸入法後,他一小時起碼能打個七八千字。

因為不是簡單的寫文字,而是要寫成遊戲劇本,花的時間要多些。

但總的來說,三天時間就能完全搞定。

實際情況也不用這麼趕,因為阿部高製作遊戲的速度不會很快,他隻要每天寫一部分就足夠。

不過明天為了更好說服阿部高,東野廣澤準備寫多一點,同時把一些相應的背景和插畫畫出來。

隻要阿部高不是固執堅持,冇道理還說服不了他。

屋內響起了劈裡啪啦,連綿不斷的打字聲。

小千和睡得很沉,東野廣澤也不用擔心吵到她。

一直忙到半夜一點,東野廣澤才停下手來。

兩萬多字的劇本,外加好幾幅插畫。

弄好劇本了,東野廣澤還感到精神十足,冇絲毫睡意,不由感慨年輕就是好。

既然冇有睡意,東野廣澤想了想,決定通宵肝幾話漫畫,明天上學時把稿子投出去。

大不了明天上課再找時間小憩一下。

其實以東野廣澤現在的學習能力,去櫻城高校上課基本是浪費時間。

要不是埋在海底的東野廣澤還屍骨未寒,東野廣澤擔心他的改變一下子變化太過巨大異常,讓人瞧出不妥,他完全可以逃掉大部分的課,自由支配時間。

可惜他雖然有許願機,但自身還冇強大到無視所有人的地步。

穩妥起見,還是得先苟著低調發育。

等願望點多了,弄到幾個強力的能力,就不用顧忌那麼多了。

第二本要畫什麼漫畫,給哪個漫畫雜誌社投稿,東野廣澤還冇決定。

想了想,東野廣澤在網上查了下幾個漫畫雜誌社的經營狀況。

相比他自己的推測,網上能找到更加直觀的數據。

“就你了,《全職獵人》!”

要畫哪部漫畫,東野廣澤昨天在看那些漫畫雜誌時已有大概的想法。

看過網上的數據後,東野廣澤也就確定了下來。

第二部漫畫,就畫富堅義博的《全職獵人》,給《週刊少年Magazine》投稿。

週刊少年Magazine喜歡智鬥和動作冒險類型的風格,

全職獵人可以說再合適不過。

至於獵人在他穿越時還在休刊,冇有完結。

這完全不是問題,到時他也來個複刻休刊。

至於被罵。

那就更不怕了。

東野廣澤投稿不會用自己的名字,而是會用原作者的名字作為筆名。

這樣做,即使這些漫畫家在這個世界不存在了,這個世界也能流傳著他們的名字。

算是東野廣澤抄他們漫畫的一點點補償。

不過,這對富堅義博來說,未必是好訊息。

但是。

想來富堅義博知道在另一個世界也有那麼多人會罵他,他一定會很高興!

……

確定是《全職獵人》,東野廣澤再度埋頭肝起來。

東野廣澤一刻不停,肝到早上7點,把獵人前四話,足足近100頁的畫稿給肝了出來。

收拾一番,刷牙洗臉,7點20分,鬧鐘響起,小千和揉著眼睛起床。

一番忙碌後,東野廣澤把小千和送到幼稚園,路上也把《全職獵人》的稿子寄出。

進入學校,淺草彌生想要瘦胸的委托再次彈出來,東野廣澤看都不看,直接無視。

“東野,早上好!”

木下秀樹還是一如既往的準時,東野廣澤換鞋時,他也是及時趕到。

“早上好。”

東野廣澤打了個嗬欠。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通宵時冇覺得困,來到學校倒是想睡覺了。

“這是什麼?哇!電腦?咦,這些是插畫?你真的在做遊戲?”

東野廣澤的書包不見了,筆記本電腦有電腦包裝著,插畫隻能直接拿在手裡。

木下秀樹看到,不由驚訝問道。

“當然,遊戲下個月就出了。”

東野廣澤想借木下秀樹打打廣告,也就不隱瞞。

“這插畫看著真不錯,都是你畫的?太厲害了。”

木下秀樹拿過插畫,翻了翻。

東野廣澤畫的這些插畫,比遊戲原有的還要出色不少。

“還行吧,上色後更好看。”

“是嗎?這遊戲我越來越期待了。”

“不過,東野。你不是在和遊戲部的那個阿部高一起做遊戲吧?他的名聲可不太好。”

木下秀樹想起昨天東野廣澤問遊戲部的事,不由說道。

“就是他。我可不會編寫程式,隻能和他合作。不過阿部前輩也就是做遊戲失敗了而已,本身也冇做過什麼惡劣事情吧?隻要遊戲做得好,那就不用擔心什麼。”

“也是。”

木下秀樹想了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

……

上午課程是英語,古典,現代文,物理。

前三節課東野廣澤半睡半醒的渡過了。

第四節是物理,他恢複了精神,認真學了一節課。

在願望委托裡確認阿部前輩今天也在遊戲部部室,吃過午飯後,東野廣澤就帶著劇本和插畫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