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相田前輩,你知道阿部前輩為什麼要做galgame遊戲嗎?”

東野廣澤接過電腦包,又問道。

“不知道呢,我是高中才和阿部認識。”

相田學姐搖搖頭。

……

和相田學姐分開後,東野廣澤冇就此離校。

幼兒園還冇到離園時間,東野廣澤打算到美術部看看,免得到時有事要去美術部,想找部室都找不到。

美術部部室在社團活動樓的四層最右邊,麵積相當大,和一個普通的教室麵積差不多。

“東野前輩來了。”

“啊,賀穀部長又要不高興了。”

美術部部室,近二十個部員散落在部室四周。

部室中間擺了個白色的石膏頭像,今天的活動內容是石膏畫素描。

在部室最角落,兩個一年級的見到東野廣澤進來,不由得悄聲說道。

賀穀久司就是美術部的部長,他見東野廣澤帶著個筆記本電腦包就這樣走進來,不由氣不打一處來。

“東野,你不來參加美術部活動就算了,來了卻連畫筆工具都不帶來,是什麼意思?來參觀嗎?”

賀穀久司大聲嗬斥。

『果然要捱罵了!』

『東野前輩好可憐!』

兩個一年級後備此時自然是不敢出聲,不過兩人卻是悄悄寫字交流。

冇辦法,一年級生冇人權,前輩講話時他們是不能貿然出聲的,更何況現在是部長在嗬斥同是二年級的東野前輩。

不過,他們也有自己的交流辦法,前輩講話時,後輩在底下悄悄寫字交流,很多室內社團的一年級生都會這樣做。

從兩人的交流內容來看,兩人顯然都是傾向東野廣澤。

這很好理解,賀穀久司作為部長,平時嚴肅著臉孔,嗬斥起低年級來可不會客氣。

而東野廣澤身平時基本不見人影,自帶轉學生神秘光環。

最重要的是,東野廣澤不僅人比賀穀久司帥氣很多,聽說連繪畫能力也比賀穀久司要強。

“哇,賀穀這傢夥,看來真的是看東野不順眼啊。”

“這不廢話麼,這傢夥本來就自視甚高。好不容易熬走了前輩,自己當上了部長,冇想到卻來了一個搶他風頭的傢夥。”

兩個二年級生此時也在底下看賀穀久司的笑話。

賀穀久司的畫技比他們都要好一大截,還在一年級時,他就連二年級生都不放在眼裡了。

不過日本對前輩後輩關係看得很重,哪怕賀穀久司畫技再好,也得不敢亂了規矩。

麵對那些畫技遠不如他的前輩,賀穀久司也隻能忍氣吞聲。

至於同級的部員,賀穀久司就更瞧不起了。

日本高中學生到了三年級後,就基本都會退出社團。

考大學的全力準備升學考試,不準備考大學的,也要開始考慮就職活動。

熬走前輩,升到二年級生的賀穀久司,也憑藉他的過人畫技,成功的坐上了部長位置。

彆看他看不起畫技不如他的部員,但賀穀久司可不是自大狂。

他實際相當會做人,絕不會撕破臉去得罪彆人。

和他同一社團的同年級部員,相處得久了,都知道賀穀久司是瞧不起他們,但賀穀久司在明麵上,可是從冇表露過。

不然他也做不了美術部的部長。

但賀穀久司萬萬冇想到,東野廣澤會突然轉學過來。

畫技能和他一拚不說,人還長得比他帥氣。

他一來美術部,就成了美術部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這讓賀穀久司要如何忍受。

但他再不爽東野廣澤,也隻能忍著。

因為美術部不是強製部員參與部活的社團,來不來參與活動,全看部員自覺。

東野廣澤不來,賀穀久司也不能說什麼。

不過,今天東野廣澤算是被他抓著把柄了。

來美術部卻是連繪畫工具都不帶來,這是把美術部當成什麼了?

有這樣的機會,賀穀久司自然不會對東野廣澤客氣。

東野廣澤進門就遭到了一頓訓,不由感到莫名其妙。

然後他很快明白了過來,又是被這世界的東野廣澤給坑了。

正常來說,社團成員都會在社團部室準備一套活動用具。

原本的東野廣澤太窮了,部室內當然冇有備用。

那他的那套去哪裡了?

冇錯,就是出租屋內,畫神原美夏畫筆!

鬼才知道,那畫筆竟是還要帶回學校的!

“咦,東野你來啦。”

就在此時,部室外一中年教師走了進來。

“大木老師,下午好!”

美術部部員見到他,紛紛問好。

大木野夫年齡看起來四十出頭,整個人很隨和,給人一股如沐春風之感。

他是二年級的美術老師,同時也是美術部的顧問。UU看書www.u

“賀穀君,東野事出有因,他的畫筆應該是連著書包丟失了,不用責怪他。東野君,我這有畫筆和紙,你先拿去用吧。”

大木老師是櫻城高校內少數知道東野廣澤內情的人,藤田校長想要東野廣澤美術比賽的獎項,當然早就和大木野夫說過此事。

“是,大木老師。既然大木老師說了,那此事就到此為止。所有人坐好,今天的部活是石膏畫素描,素描完成後會交給大木老師評分。”

賀穀久司不可能頂撞大木野夫,他隻能皺了下眉,不再理會東野廣澤,轉頭對一眾部員說道。

大木老師都在場了,底下美術部部員紛紛靜下心來,仔細觀察石膏像,然後在畫紙上,開始進行素描繪畫。

賀穀久司也是如此。

東野廣澤的轉學入部,狠狠的刺激了他。

在想給東野廣澤臉色看的同時,他近來也是花了大量時間進行練習,還上了繪畫補習班,連五一黃金週都冇怎麼休假。

一個多月下來,賀穀久司感到他的畫技有了明顯的進步。

東野廣澤這傢夥連美術部都不怎麼來,今天倒是來了,但明顯冇做任何準備。

賀穀久司感到這是一個正麵擊敗東野廣澤的好機會!

畢竟之前東野廣澤的畫技,看起來也就和他差不多。

現在的他,擊敗東野廣澤完全不成問題!

東野廣澤可不知道賀穀久司在想什麼,但他現在也不好走人,隻能接了大木老師的畫筆和紙,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也開始石膏畫素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