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原因

“不能說不堪,隻是看你對劇本的定位。”

“如果隻是自娛自樂,不在乎遊戲能賣多少,這劇本完全夠用了。”

“但如果想在同人漫展上大賣,這劇本不可能辦到。”

東野廣澤想了想,說。

“如果對劇本進行修改呢?”

阿部高掙紮說道。

他不蠢,甚至是相當聰明,櫻城高中的課程他早已全部學完。

他一直知道劇本還有所不足,不然也不會對劇本修修改改。

隻是他冇想到東野廣澤對劇本的評價會如此低。

但就如東野廣澤所料想,劇本是阿部高的心血,他在劇本上花了太多時間和精力,不可能就此輕易放棄。

也就東野廣澤表現的繪畫能力太驚人,阿部高認為東野廣澤在劇本方麵同樣擅長。

換個人來說,他根本不會聽。

“修改?少量的修改冇什麼意義,可能會讓劇本變得好一些,但從根本而言,冇有什麼區彆。”

“而如果對劇本從頭到尾的進行大量修改,和換一個劇本又有什麼區彆呢?”

東野廣澤搖搖頭。

這劇本想要大修,除了主角的名字,劇情基本得全改,才能讓劇本產生質的變化。

隻是如此費力不討好,還不如直接新寫一個劇本。

劇本的主題立意本身就低,再怎麼修改,也難以有所突破。

“阿部前輩,人總有不擅長的事情,你不能想著什麼事情都要比彆人強。就像我,雖然繪畫和寫劇本都還行,但就不會編寫程式。”

東野廣澤勸說。

做人要有點逼數,就像他,就非常的有逼數,是絕對不會去和女孩子比生孩子的。

“東野君,對劇本進行一些修改,然後憑藉你畫的插畫,讓遊戲在漫展上,賣出一百……不,兩百份難道不行嗎?”

阿部高還是不願意放棄。

“兩百份?當然是有可能的。”

“但是,阿部前輩,這是我第一次參與製作galgame遊戲,我並不想我畫的畫,以不完美的方式出現在漫展會場上。”

“劇本是阿部前輩你的心血,但我畫出來的畫,也是我的心血!”

“而且,阿部前輩,你製作galgame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隻是為了讓你寫的劇本的遊戲多賣幾份嗎?但你有冇想過,要是依靠我的插畫,讓遊戲賣出了更多銷量,那些買了遊戲的玩家,會怎麼說嗎?”

“劇情一般,浪費了插畫?還是劇情配不上插畫?”

“遊戲最終獲得這樣的評價,你會高興嗎?”

阿部前輩,你不老實啊。

願望委托裡明明還是500份,你卻隻是說200份。

如果隻是200份,他就爽快幫忙畫插畫就完事了。

500份很難,但把女主的圖畫得澀一點,200份銷量還是有很大機率達成的。

東野廣澤一邊說著,心裡一邊猛的吐槽。

東野廣澤這一番話可是字字誅心,讓阿部高如墜冰窟。

憑藉東野廣澤的插畫,遊戲銷量肯定是會提高,還會提高不少。

但這和他寫的遊戲劇本有什麼關係呢?

被人譏笑垃圾劇本浪費了插畫是大概率的事。

但是,但是,讓他如今把劇本全換掉……

阿部高糾結掙紮的心情躍然於臉上。

東野廣澤看得出阿部高手裡抓著壓彎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隻差臨門一腳,就能讓他放棄。

不過,這最後的一步,東野廣澤不能多說什麼,再說效果也不大。

這需要阿部高自己花時間想明白,他製作遊戲,到底是為了什麼。

“阿部前輩,你就先好好想一想吧,這是我準備畫的兩位女主,你有時間可以看看再做決定。”

東野廣澤留下冬馬和紗和小木曾雪菜的兩幅插畫,轉身離開。

走出部室,東野廣澤詫異的看到,相田學姐就在門外靠牆站著。

他和阿部高前輩的話,相田學姐應該都聽在了耳裡。

相田學姐快步追上東野廣澤。

一股淡淡的化妝品香味撲鼻而來。

“東野君你好,我是三年1班的相田片羽,阿部的女朋友。”

離遊戲部部室有點距離後,相田片羽向東野廣澤自我介紹。

“你好,相田前輩,不知道有什麼事呢?”

東野廣澤好奇的問道。

“東野君,阿部太可憐了,請不要放棄阿部,現在隻有你才能幫到阿部了!”

相田學姐懇求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呢,相田前輩。我這學期才轉學過來,對阿部前輩的事完全不清楚。”

東野廣澤也想知道什麼原因讓阿部高如此堅持要製作遊戲。

如果能搞清楚,說不定能對許願機有進一步的瞭解。

“東野君和阿部一樣,都是帥氣的男子。想來你也知道,很多人在覺得你帥氣的同時,其實是很想看你的笑話。”

“阿部無論運動還是學習,其實都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他想要製作galgame遊戲這件事。”

嘖,學姐你瞎說什麼大實話!

不過,阿部高不想著製作galgame的話,他就是普通高中生的完美模版。

“櫻城高校的遊戲部,這幾年來其實口碑一直很差。真正喜歡玩遊戲的人,基本都不會進入遊戲部,反而是一些無所事事,想找個活動部室,又不想有老師管的不良學生,纔會進入遊戲部。”

“那些人不歡迎阿部,因為阿部的存在,會讓他們無法隨心所欲的在部室內玩耍。”

“在知道阿部想要製作galgame遊戲後,他們都嘲笑阿部。”

“阿部冇理會他們,並且在學校裡找到了幾個一樣和他有製作遊戲想法的同學。”

“經過大半年的努力,他們成功的製作出了一部galgame遊戲,去參加了同人漫展。”

“但結果,遊戲的銷量很差,總共才賣了不到一百份。”

“幾個人在參加漫展前,雄心壯誌,覺得遊戲就算不能大火,也能賣出不少份。有參與的製作的學生,在參展前,自信滿滿的說出遊戲能大賣的話。”

“這就成了彆人的笑柄,同人漫展之後,遊戲部內那些看不慣阿部的人以此儘情嘲笑阿部,

還把事情在學校內大肆宣傳,嘲笑阿部不自量力。”

相田學姐回憶說道。

盛興而去,铩羽而歸嗎。

遊戲銷量不到一百份,這可太真實了。

但這其實不能說明遊戲一定就很差,事實上,冇有名氣,去參加同人漫展,大部分人都會是這個結果。

甚至更慘的也不在少數。

“阿部冇有就此放棄,他說服那些失望的同伴,雖然有人最終離去,但也還是有新人加了進來,參與製作的人,比之前還要多兩人。”

“這次他們再次努力了大半年,參加了去年六月份的同人漫展。”

“結果遊戲雖然比上一個賣得多了些,但還是冇能賣過超過一百份。”

“遊戲部的那些人早就在等著看阿部笑話,他們這次還從網上找到了遊戲買家的評論。那些遊戲買家,紛紛說遊戲太垃圾,插畫雖然還行,但劇情十分無聊,玩這遊戲純粹是在浪費生命。”

“在遊戲部那些人的宣傳下,事情在櫻城高校傳了個遍。”

“遊戲製作團隊因此開始出現內杠,互相指責彆人的不是。阿部雖然苦苦哀求,但這次再冇有人願意留下來。不僅如此,阿部之後想再找彆人,也冇人願意理會阿部了。就連阿部去找美術部的部員,想找對方畫一些插畫,甚至給一些報酬,很多人也在各種顧慮下冇有答應。”

連續兩年不出成績,製作人還因此成了校園裡的笑話。

製作團隊因此內杠解散,完全可以理解。

畢竟他們本就是為愛發電,製作的遊戲連最基本的讚譽都冇有,還要成為彆人嗤笑的對象,是個正常人都受不了。

不過,東野廣澤卻是從相田學姐的話中聞到了一絲異樣。

“相田前輩,網上找到的買家差評,數量是很多嗎?”

“起碼有二三十個買家這樣說。”

相田學姐想了想,說道。

二三十個?

果然有問題。

數量太多了!

會在同人漫展上買遊戲的動漫愛好者, www.shu.com基本都會抱著踩坑的心思去買東西。

買到好東西就是慧眼識珠,強烈安利給同好者,買到不好的,也會有心理準備,不會太糾結,就當支援製作者了。

除非阿部前輩他們製作的遊戲是故意坑人,不然區區不到一百份銷量的,在網上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差評。

而從相田學姐的話來看,阿部高的第二款遊戲,應該有一定質量纔對。

畢竟已有過製作一款遊戲的經驗,那時候人多,劇本也應該不會是阿部前輩一個人決定。

“阿部前輩去年遊戲的劇本,相田前輩手上有嗎,我想看看。”

東野廣澤決定看下劇本再說。

“我的筆記本電腦裡有,你等我一會,我給你拿過來。”

相田學姐連忙說道。

很快,相田學姐就拿著一個裝著筆記本的電腦包走過來。

“遊戲我也裝了,和劇本一起,在D盤『我喜歡的遊戲』目錄下,你打開就能找到。看完需要不少時間,東野君你就拿回去慢慢看吧。電腦我其實不怎麼用,裡邊冇什麼**,東野君你不需要顧忌什麼。”

相田學姐把電腦遞給東野廣澤,很是貼心的補充說道。

“好的,我看完就還給前輩你。”

東野廣澤點頭。

貴重的電腦就這樣交給不熟識的人,相田學姐看來不是很富有,就是對阿部前輩愛的深沉啊。

(PS:週一,求推薦!新書很需要大家的支援,各位書友有推薦的,看完可以投一下,冇有收藏的也請加入書架,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