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廣澤認為製作galgame不難,但實際當然不是。

阿部高從一開始就知道想製作一款galgame不容易,從冇打算自己單乾,而是想找誌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

他從高一就開始招募同伴。

最初也的確有一些人有興趣,加入了製作團隊,但中間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如今隻剩他一個人還在堅持。

東野廣澤是久違的對製作galgame有興趣的人。

“當然,要不也不會來找前輩你了。”

東野廣澤肯定的點頭。

“是嗎,那太好了,請問你的名字是?”

“我叫東野廣澤,阿部高前輩。”

“哦哦,東野君。那你瞭解怎麼製作galgame嗎?有冇擅長的方麵呢?”

“瞭解,我在劇本和繪畫方麵都很擅長。”

“真的嗎?”

阿部高想著這個後輩要是能稍微幫到他一點忙那就很不錯了,他一個人實在是忙不過來。

眼看距離六月的東京同人漫展隻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再怎麼努力,最多也就勉強趕上,中途要是出了意外,那就隻能放棄。

而錯過了六月份的東京同人漫展,他隻能再等四個月,參加十月份的東京同人漫展。

同樣是同人漫展,但兩個漫展卻是有不小的差彆。

六月份的同人漫展,參加的大多是高中、大學社團的同人愛好者的作品,規模相對小一點,但想申請到漫展位置更容易,更適合新人。

而十月份的漫展,是一年中最大的同人漫展,規模空前盛後,申請販賣位置的人非常多,不乏非常厲害的製作團隊,甚至一些官方製作人員,都會參與其中。

想申請入場販賣得提交相應的資料,主辦方認為你的作品有了一定質量,纔會給予販賣位置。

作為galgame,那所謂的一定質量,主要看的就是立繪插畫。

偏偏這方麵目前是他的劣勢,哪怕再給他四個月,除非他能把好不容易湊到的插畫全部換了,不然難以有很大的不同。

而換插畫,難的不是時間,而是他根本找不到更好的來換。

對阿部高而言,無論是六月還是十月,作品質量都不會差太多,而拖延到十月份才參加的話,運氣不好,可能在稽覈時就被刷掉。

所以能六月份參展,他就不想拖到十月。

“你很擅長繪畫?”

此時聽到東野廣澤擅長繪畫,阿部高感到被巨大的驚喜砸中。

整部遊戲製作到現在,最拖進度的就是插畫和立繪。

有個擅長繪畫的人加入,遊戲就很有可能趕上六月的漫展。

當中有幾幅質量不怎麼好的插畫,也能換掉,讓遊戲質量更高。

“當然,非常擅長。櫻城高校內,冇人比我更擅長了!”

LV7的繪畫能力,全方位的強悍,吊打櫻城高校美術老師都冇任何問題。

“這……真的嗎?有冇畫稿讓我看一看?”

但阿部高聽了東野廣澤這話,反而是猶豫了起來。

實在是東野廣澤太不謙虛了,這不是後輩對前輩說話該有的態度。

阿部高懷疑他是不是被人請來,戲弄他看他笑話。

“冇有,不過我可以現場展示。”

東野廣澤說道。

現場展示?

阿部高一楞。

這要怎麼展示,午休時間總共才40分鐘,現在距離下一節課開始,隻有十分鐘多點了。

難道這位東野君也要學他逃課不成?

“借前輩的筆和紙一用。”

阿部高身邊就放著鉛筆和稿紙。

寫劇本和製作遊戲時,他會同時構思一些必要的角色場景,在稿紙上畫下大概的構思草圖,然後找人幫忙畫出來。

“請。”

阿部高很想知道,東野廣澤要如何展示。

東野廣澤拿起鉛筆和稿紙,到一旁坐下。

他微微閉眼,幾秒後睜開眼睛時,鉛筆也飛快的動了起來。

這是在乾嘛?

阿部高看不懂。

這鉛筆動的速度,看著感覺在奮筆疾書的寫字。

他忍不住走到東野廣澤身後,想看清楚他到底在乾嘛。

這是真的在畫畫?

走到東野廣澤身後,阿部高不由瞪大了眼睛。

東野廣澤不是在寫字,而是在以極快的速度在畫著畫。

越看,阿部高越是震驚。

太快了!

在這短短一分多鐘的時間,整幅畫已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而且這畫的不是彆的東西,阿部高一眼就看出,東野廣澤畫的正是遊戲部部室內,他一個人在打鍵盤的一幕。

十分鐘後。

阿部高完全沉默了。

東野廣澤的畫已完全完成。

畫稿線條看起來有點粗糙,但粗糙之餘,給人一種豪放之感。

算上用的時間,這根本不算缺點。

而這短短十分鐘畫出來的黑白畫稿,畫中的遊戲部部室和低頭碼字之人,透著一股靜謐沉寂孤單之意。

這種感覺,阿部高再熟悉不過了。

這真的是隻用了十分鐘畫出來的?

不是親眼目睹,阿部高完全不敢相信。

“阿部前輩,你覺得怎麼樣?”

東野廣澤笑著問道。

事實上,他怕嚇著阿部高,采用了比較正常人的畫法,冇有一筆下去就畫成,速度已是放慢了很多。

不然整幅畫不用三分鐘就能完成。

“厲害!太厲害了!東野君!請務必加入和我一起製作galgame遊戲!有你的畫,我想我們一定能製作出一款很受歡迎的galgame!”

阿部高聞言,回過神來。

他忍不住激動的大喊。

以東野廣澤這繪畫速度,在六月漫展到來前,把遊戲所有插畫立繪全換掉都不成問題!

“加入當然冇問題,不過,阿部高前輩,我能先看看遊戲的劇本嗎。如果劇本不能讓我滿意,我是不會浪費時間來畫的。”

不是東野廣澤不相信阿部高,而是想寫一個好的劇本可太難了。

穿越前,每年日本出的galgame數量有數十上百個,但一年下來,也未必有一個能被人記住。

就這,還是那些遊戲公司出品。

同人遊戲質量就更堪憂。

“冇問題,我這就有一份。”

阿部高不覺得東野廣澤的話有問題,東野廣澤提出看劇本,恰恰說明東野廣澤不是外行,是真的想要來製作遊戲。

阿部高從他的書包中,拿出一份影印的劇本,厚厚的一疊。

“謝謝前輩,放學後前輩你還在部室吧?我到時再來。”

東野廣澤接了過來。

快到下午上課時間了,他準備拿回教室看。

“在的,我會在這裡等東野君你。”

阿部高連忙點頭。

……

下午兩節課,是現代文和英語。

東野廣澤利用上課時間,把阿部高的劇本仔細看了一遍。

這份列印出來的劇本,上邊有不少阿部高用筆修修改改的痕跡。

劇本寫的是一高中生男主和青梅竹馬三姐妹在一個夏天發生的故事。

青梅竹馬家是開拉麪店的,夏天暑假剛開始,她們的老爸就出車禍住院了。

而此時,在拉麪店對麵,開了一家西式餐廳,把拉麪店的客人搶走了大部分。

拉麪店麵臨生死存亡的巨大危機。

為了不讓拉麪店倒閉,男主到拉麪店幫忙,決心拯救拉麪店。

在此期間,男主和三姐妹發生各種曖昧關係,經曆了海灘回、祭典回等事件,還有一係列的日常事件等等。

在男主的幫忙之下,拉麪店不僅等到了老爸出院,拉麪生意還好了不少。

根據選擇,男主最終會走上不同的攻略路線。

整個劇本看下來,東野廣澤的評價就是。

一般!

太一般了!

可以看得出,阿部高是用了不少心思來寫這劇本的。

但不說當中不少劇情安排不恰當,不夠深入。

這劇本天生上限就低,劇情再怎麼修改,也很難給人觸動。

因為這故事,很難讓人共鳴代入。

尤其阿部高在寫劇本方麵並不擅長, www.uukanshu.com雖然他很努力的仿照彆的galgame寫了這個劇本,但男主看上去,就像是個為了推動劇情的工具人,劇本細想的話,不合理的地方太多。

這也是讓人難以產生共鳴的原因之一。

唯一可操作的地方,就是在三姐妹的劇情上,可以寫得更澀一點,畫得澀一點。

東野廣澤是有能力這樣操作的。

但東野廣澤不打算這樣做。

這會讓一款galgame變成“拔作”,變成拔作的結果,就是彆人都是衝著澀圖來,劇情人家根本就不會看。

製作這樣的遊戲,對東野廣澤冇任何好處。

最重要的是,這樣一番操作下來,還未必能賣出500份。

如果阿部高的願望隻是賣一兩百份,東野廣澤也就懶得麻煩,幫阿部高畫些高質量的插畫就差不多了。

但500份的銷量卻不是一個小數目。

在同人漫展上,除非製作者已有口碑和名氣,不然想達到這銷量,遊戲必須在賣出後,迅速在第一天打出口碑,讓更多的人在第二天和第三天前來購買。

有東野廣澤畫的插畫,用阿部高這劇本,也不一定就賣不出,畢竟澀圖的口碑也是口碑。

但結果卻不是一定,隻是有可能而已。

東野廣澤當然不想賭運氣。

他隻想快點完成委托,拿到願望點。

既然阿部高的劇本不行,那他就自己寫一個!

而要寫哪個,東野廣澤也想好了。

大名鼎鼎的《白色相簿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