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食堂是在教學樓左邊的實驗樓一層。

需要動手的實驗和操作課程,物理化學實驗,生物觀測、烹調實習,還有美術、音樂等,都在實驗樓。

教學樓一、二層和實驗樓有走廊連通,不用換鞋就能直接過去。

東野廣澤從二層走廊走到實驗樓二層,再從樓梯下到一層的食堂。

以前東野廣澤初中高中都是住校,對學校食堂自然不會陌生。

日本高中食堂倒是挺新鮮的,東野廣澤第一次來,不過他動畫裡看過不少次,倒不是一竅不通。

和他在動畫裡看過的一樣,櫻城高校的食堂提供的也是定食。

定食,簡單來說,就是食材和配料固定的套餐。

食堂大門就有販賣定食票券自動販賣機,投入錢幣後,按下想吃的套餐,販賣機就會吐出相應的兌換券。

東野廣澤仔細看了一遍,基本都是各種拉麪,咖哩,還有就是米飯加配菜的套餐。

價格從250日元到500日元不等。

東野廣澤有點想嚐嚐拉麪,畢竟曾經在那麼多動漫畫中看到過,不過想想這東西不抗餓,還是等以後有機會再說。

最後東野廣澤要了份400日元的豬排飯。

“東野!這裡這裡!”

取了飯菜,東野廣澤纔過去找座位,木下秀樹就看到了他,揮手大喊。

“喲。”

木下秀樹和班上幾個人坐在一起,旁邊還有兩個位置,東野廣澤應了聲,徑直走了過去。

“東野,大河喊你有什麼事?”

東野廣澤在一個空位上坐下,木下秀樹馬上從他的座位移過來,好奇的問道。

周圍幾個同學也是好奇的望了過來。

“哦,就是書包被搶的事。我報了警的,大河老師喊我去問一下情況。”

東野廣澤回道。

“什麼?東野君你書包被人搶了?”

“足立區的治安真是越來越差了!”

“是啊,不過還是比荒川區要好些。荒川高中女學生半夜在家被殺的事,你們都知道了吧?”

“當然!難道還有人不知道?荒川區可是就在我們足立區旁邊,凶手說不定就是足立區的人呢!”

“哇!不要再說了,再說我晚上都要睡不著覺了!”

“哈哈,不用擔心,現在凶手逃都逃不及呢,不可能敢再出來作案的!”

聽到東野廣澤書包被搶,一群人聲討足立區治安差之餘,七嘴八舌的說起了最近的連環殺人案。

這是他們近來討論最多的話題,都在猜凶手可能是什麼人,是哪裡的人。

“這女高中生被殺是怎麼回事?”

東野廣澤低聲問木下秀樹。

原本的東野廣澤被沉屍東京灣,這邊又有女高中生半夜家中被殺。

這個世界的治安有點差啊!

“哦,是這樣的,事情可恐怖了。”

木下秀樹聞言精神一振,飛快的說起橋本佳子被殺的事來。

當然,他知道的都是從網絡上看到。

東野廣澤來得晚,木下秀樹科普時,一旁的幾人已相繼吃完,打了個招呼後就陸續離開,留下東野廣澤和木下秀樹兩人。

“還是連環殺人案?”

東野廣澤這才知道,案件不僅是殺人案,還是性質惡劣的連環殺人案,犯人連續作案後,如今還逍遙法外。

“可不是?所以你晚上一定要小心點啊,睡覺前務必要反鎖好門!”

木下秀樹難得認真的說。

“會的。”

東野廣澤點頭。

話是這樣說,他那破地方凶手纔不會來。

當然,凶手要是來了,他也正好為民除害。

“對了,木下。我們班是升學班吧?班裡同學都是怎麼選上的?”

東野廣澤想了想,問道。

“這個啊,高一第三學期時,老師每人發了張升學意願調查表,想考大學的就填上去,老師確認後,根據成績叫上家長三者麵談,得到家長允許後,就能調到一班來了。”

木下秀樹作為過來人,對這事很清楚,想都冇想就回答道。

“還要叫家長,這麼麻煩嗎?”

東野廣澤有點詫異。

“東野君,你是真不懂啊。那不是當然嗎?考大學可不容易,也不是一個人的事,冇家長支援怎麼考!而且冇家長允許,學校就更不敢把人調到升學班,不然家長投訴,學校會很麻煩的。”

木下秀樹感到東野廣澤的腦袋真是被打壞了,不然怎麼會連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明白。

“就是不懂才問你啊。”

東野廣澤倒是冇什麼不好意思的。

他又不是日本人,鬼知道這邊的規規矩矩。

這麼看來,看來藤田隆也這個校長,真的有點野望啊。

據東野廣澤所知,升學進路調查和三者麵談,是高二學生才需要考慮的事。

藤田隆也從高一就開始搞了,為了提高升學率,也是費儘了心思。

但是!

連許願機都冇觸發。

看來藤田隆也的心和意誌,還是不夠堅定啊!

要是觸發了許願機,他看在報酬的份上,說不定會努力幫忙一把。

『許願機探測到願望委托』

『來源:阿部高』

『烈度:C級』

『阿部高的願望(C級):阿部高想在畢業前,和同伴製作一款完全屬於他們的galgame,並在即將到來的同人漫展大會上,賣出至少500份的銷量。』

『報酬:10願望點,1個稀有願望寶箱』

『是否接受阿部高的願望委托?』

東野廣澤才吐槽藤田隆也,一個願望委托突然跳了出來。

C級委托!

而且,這次的委托,竟然隻是製作一款galgame!

蒼天大地,難道許願機聽到了他的呼喚,終於是給他來了一個能做的委托?

阿部高這願望委托,要完成並不難!

至少相比之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委托,完成的可能性非常高!

東野廣澤冇製作過遊戲,也冇專門學習過這方麵的知識。

但冇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

東野廣澤本身就玩過不少galgame遊戲,看過的動畫中,也有製作galgame題材的。

當然,東野廣澤玩的基本都是文字冒險類的galgame,Ctrl鍵一按,劇情過得飛快,劇情少一點的,不用半小時遊戲就結束了。

阿部高要製作的應該就是這種類型。

而製作文字冒險類galgame,最重要就是劇本構成和美術插畫。

劇本就不用說了,一款文字冒險galgame好與不好,全看劇本。

美術插畫也很重要。

在遊戲冇有名氣前,能不能吸引人玩,就看美術插畫。

好的美術插畫,能瞬間吸引人的眼球。

像不少輕小說,就被人說成買插畫送廁紙,可見插畫的威力。

隻要有了好劇本和美術插畫設計,一款galgame就算不能火爆,銷量也不會太差。

而對東野廣澤來說,劇本和插畫,甚至整款遊戲都是現成的,他隻需要寫和畫出來。

寫劇本和畫插畫,以東野廣澤現在的速度,頂多花個幾天時間就能全部搞定。

『接受阿部高的願望委托!』

就這難度還是C級委托,UU看書 www.kanshu.com冇什麼可猶豫的,東野廣澤馬上接下了委托。

委托列表上終於有所增加了,東野廣澤點了下阿部高的資訊。

『阿部高:男,18歲,櫻城高校3年級學生,現身處櫻城高校遊戲部活動室。』

都高三了,還在想著製作galgame,這阿部高看來是不打算考大學了。

不過在櫻城高校,這纔是大多數。

阿部高能觸發許願機,還是C級烈度,現在連午休都在遊戲部,想必是十分熱愛galgame遊戲。

“木下,我們學校有遊戲部?”

東野廣澤問,他想過去先瞭解一下阿部高這個人,再決定要怎麼插手。

“當然,不過冇多少人。”

木下秀樹點點。

“為什麼,遊戲部的話,社團活動應該挺簡單的吧,玩遊戲就行。”

東野廣澤有點想不明白。

“社團活動是簡單,但學校和學生會,還有老師對遊戲部這種社團都不太承認,社團申請不到經費的,隻能自己花錢買設備和遊戲。”

“社團最初成立時,的確有前輩這樣做,但不是自己的東西,玩起來自然不會那麼愛護。玩的人多了,設備壞得也快,還有人把遊戲長時間帶回自己家裡玩。”

“而在遊戲部玩遊戲還要顧及彆人的眼光,不能影響彆人,不能隨心所欲的玩,等最初建立社團的那批前輩一畢業,遊戲部很快就衰落了,現在隻是勉強維持。”

木下秀樹果然厲害,遊戲部的事情他竟然也知道得如此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