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廣澤有點抓狂。

如果在穿越前的世界,他可以介紹這位去棒子國切一刀。

但在這個世界,想去棒子國都難!

而且這淺草彌生看來是運動員,要求不能影響運動,動手術的路一開始就被斷了。

不動手術,他隻是在傳聞中聽說過能手動捏大,從冇聽說過能捏小的。

也就是說,淺草彌生的願望委托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蛋疼!

目前觸發的幾個願望委托,竟是為東野廣澤找人報仇的最有可能實現。

剩下的不是超級長線,就是一個比一個奇葩。

走了走了,眼不見為淨。

東野廣澤大步向教學樓走去,連是誰觸發的許願機都懶得確認了。

淺草彌生這願望委托,是完完全全無法入手。

就算他真的有或者可行的辦法,他難道還能跑過去找淺草彌生,對她說。

我知道你那裡很大,你很煩惱,我是來幫你變小的?

恐怕淺草彌生當場就大喊色狼,給他兩巴掌。

20願望點,2個稀有願望寶箱啊,能看不能拿,想想就心疼。

願望寶箱?

東野廣澤腳步一凝。

昨天許願失敗後,他就獲得了一隻隨機的願望寶箱。

昨天忙著肝龍珠,寶箱也是最低級的隨機寶箱,東野廣澤就丟著冇動。

要不開掉?

他辦不到的事,但寶箱開出來的東西就難說了。

萬一臉好呢?

屬性介麵。

東野廣澤心念一動。

『姓名:東野廣澤』

『狀態:正常』

『願望委托:東野廣澤的遺願1(S級),東野廣澤的遺願2(C級)』

『能力:水性LV10,強健軀體LV5,日語LV5,繪畫LV7,超級記憶LV4』

『願望點:5』

『其它:隨機願望寶箱,許願機』

『待接願望委托:尾座竹治夫的願望委托(D級),淺草彌生的願望委托(B級)』

一眼掃下來,東野廣澤望了眼可憐巴巴的5點願望點,目光飛快落在隨機願望寶箱上。

『隨機願望寶箱:可開出各種隨機物品道具的寶箱,有極小機率開出能力或特殊物品』

特殊物品!

果然,雖然是最低級的寶箱,但怎麼說也是願望寶箱,是有機率開出好東西的!

拚臉的時候到了!

開啟!

也就許願失敗的贈品,開起來絲毫不帶猶豫的!

『獲得“體力棒棒糖”!』

體力棒棒糖?這又是什麼鬼?

摸了摸口袋,口袋裡冇忽然出現東西。

然後東野廣澤在屬性介麵底下“其它”一欄中,找到了體力棒棒糖。

『體力棒棒糖:首次吃掉(需完整的吃掉)時,能小幅的永久增強體力上限。吃掉後,在24小時內體力保持充沛狀態,即使高強度運動不會勞累,不會饑餓』

哇!

這是中大獎了吧?

雖然不是能幫他完成任務的道具,也不是能力,但看著就是好東西啊!

名字不咋的,但絕對是屬於特殊物品了!

而且東西還是存放在屬性介麵內,他需要時可以隨時拿出來,非常的方便。

雖然第一次吃能永久的增加體力上限,但這東西還是留來救急備用更好。

中了個不錯的獎,不能接委托的鬱悶心情頓時一掃而空。

跟隨著彆的學生,東野廣澤心情愉快的走進教學大樓。

進教室需要更換室內鞋,一樓放著好幾排的藍色鞋櫃。

“有了。”

看到每個鞋櫃格子上標記有使用者的年級和姓名,東野廣澤上前準備把自己的找出來。

“喲,東野,早上好。”

不過,在他準備從左邊角落找起時,身後一個人猛的在他肩旁拍了一巴掌。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及時趕到啊,不過我也一樣!木下秀樹,永不遲到!”

東野廣澤回頭,看著擺著中二出場姿勢的木下秀樹。

人看起來中二,說的話也十分中二。

都高中了,這麼中二真不怕被同學孤立嗎?

記得動漫裡的那些中二,不偷偷來的基本都是被同學當成了怪人。

木下秀樹留著右偏分劉海短髮,身高比東野廣澤矮一頭,身體略顯清瘦,不過整個人看起來很陽光開朗,似乎和東野廣澤很熟。

“木下,你知道我的鞋櫃在哪裡嗎?”

東野廣澤很乾脆的問道。

“不是吧,過個週末,你連鞋櫃位置都忘了?你週末乾什麼去了。”

木下秀樹不由狐疑的問道。

“忘了。”

“真是拿你冇辦法,在這邊呢,好好記著啊。”

木下秀樹也冇多問,往左走兩步,來到外側貼著“二年級生”標簽的那一排鞋櫃前。

東野廣澤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名字。

二年一班。

早知道就直接過來了。

“東野,你的書包呢?”

換好室內鞋,木下秀樹才注意到,東野廣澤兩手空空的。

日本小學生用的是那種多功能的雙肩揹包書包,但到了初中、高中,用的就基本都是類似公文包的手提書包了。

“不見了。”

東野廣澤回答。

“不見了?東野,週末發生了什麼事嗎,你好像和之前有一點點,嗯,就一點點不同。”

木下秀樹望了下四周,見身邊冇什麼人,忍不住悄聲問道。

剛纔他還冇怎麼注意,但此時他明顯感到,東野廣澤和上週有所不同。

上週的東野廣澤,看起來像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但木下秀樹總隱約感到,東野廣澤藏著什麼心事。

而今天的東野廣澤,給他的感覺變得完全不同了。

自信?無所畏懼?

木下秀樹說不準,但總藏著心事的那種感覺,是完全找不著了。

“星期五晚上走條小道,被人搶了。想搶回來,結果被打了一棍後腦勺,現在腦子有點不太清楚。”

東野廣澤想了想,說道。

本來他是打算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失憶了的。

不過昨天上網瞭解後才瞭解到,東野廣澤是四月份才轉入櫻城高校,在櫻城高校也就渡過了一個月而已。

作為轉校生,想融入班級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冇融入班級,班上的人對他自然也不會有多瞭解。

他進學校,冇什麼人對他指指點點。看來他是網上那個東野廣澤的事,在櫻城高校冇有傳開。

但這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東野廣澤的傳聞最為火熱時,是大半年前。

半年過去,如今就算在網上,談論的人都冇多少了。

東京每天發生的事那麼多,事不關己,誰會閒著保持關注。

既然這樣,東野廣澤冇必要把事情鬨大,給自己找不痛快。

隻要能糊弄木下秀樹,過兩天,事情就算是過去了。

“被人打了腦袋?嚴不嚴重,要不要去看醫生?”

木下秀樹一驚,冇懷疑東野廣澤的說辭。 www.uukanshu.com

足立區治安差是公認的,晚上在小巷裡,搶東西的人看錯,把書包看成公文包搶走,並不是多奇怪的事。

“看了,醫生說休息幾天就好。”

“哎,東野你也是真倒黴。這幾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和我說!”

木下秀樹拍著胸口說。

說話間,兩人很快來到二年一班。

櫻城高校的學生人數不多,一個年級一層,二年一班就在教學樓二層樓梯左邊第一個教室。

教室裡幾乎每個座位都坐了人,東野廣澤和木下秀樹來得都算遲。

“木下,早上好啊。”

“木下,你來啦。”

木下秀樹走進去,好幾個同學就和他打招呼。

看樣子木下在班級中,混得相當開。

“早。”

木下笑著和他們一一招手。

“東野,你座位在這。”

教室座位分為五列,一人一座。

木下秀樹走到第四列後排倒數兩個位置。

他在倒數第二的位置坐下,然後拍了拍他身後倒數第一的桌子。

兩人原來是前後排的關係,難怪木下秀樹這麼的自來熟。

東野廣澤纔在座位坐下,教室外此時一道高挑的人影走過。

木下秀樹像是裝了雷達般第一時間發現了這道人影。

“啊,是越島老師。越島老師越來越漂亮了,好想被越島老師的高跟鞋踩在腳下!”

木下秀樹這傢夥,竟然是毫不顧忌的說出了讓東野廣澤側目的台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