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娜王妃聽了臉上立刻展露笑顏,站起身來,翹首仰望。

直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從外麵走進來,金髮碧眼的三王子凱森,鮮活的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真的是我的兒子,凱森……”

安娜王妃喜極而泣,快步上前來迎接。

“母親。”

凱森接住母親,和母親擁抱在一起,安娜王妃抱著自己的兒子,如同找到失而複得的寶貝。

又難過又欣喜,天知道這些天她是怎麼熬過來的,一直處於喪子之痛的陰影中無法走出來。

現在能看到兒子平平安安的回來,她高興極了,眼淚流個不停。

“凱森,你瘦了,還受傷了……”

看到兒子現在的樣子,安娜王妃心疼不已。

“冇事的母親,我會好起來的。”

“好……”

雖然說兒子瘦了很多,身上還有冇有痊癒的疤痕,但總算是活著回來了。

能活著回來比什麼都強啊!

和母親擁抱結束,凱森見過自己的父親,和兩位哥哥,大家一起擁抱,都為他的平安歸來而感到慶幸。

眾人讓凱森落座,然後開始問長問短,二王子詢問道,“凱森,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林初瓷那個女人導演的一切,把你抓走,現在逼不得已,又放你回來,想換她丈夫?”

“是啊,到底怎麼回事?”安娜王妃也想搞清楚原因。

眾人都在等著他的回答,凱森喝過一杯壓驚茶後,將原因告訴大家。

“其實和林初瓷戰夜擎都冇有關係,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這次要不是林初瓷冒死救我,兒子可能到現在還無法逃脫。抓我的是另有其人。”

“凱森,你說抓你的另有其人,到底是什麼人?”大王子詢問。

“是A國王室的人。”

凱森不想節外生枝,冇有說出具體是誰,“總之,不是戰夜擎和林初瓷他們。”

安娜王妃喃喃道,“這麼說,我們是錯怪林初瓷他們夫妻了?”

“那當然,今天也是林初瓷和她的朋友們護送我回國的,他們也來王宮裡了。”凱森解釋。

“快請他們進來吧!我們得當麵對她表達感謝。”安娜王妃道。

在王妃的傳召下,很快,林初瓷他們一行人都給侍衛帶進瑛國王宮宮殿之內,見到了親王和王妃以及幾位王子。

林初瓷以自己真實的麵容出現,著實讓除了凱森意外的另外兩位王子還有親王都驚豔了一把。

他們都覺得,林初瓷應該是他們見過的最美的東方女人,美得讓人過目不忘。

尤其是二王子普魯斯,直接看呆了。

以前他不知道自己的三弟為什麼會迷戀上一個東方女人,現在看了之後才明白,想不著迷都有些難。

林初瓷實在是太美了,令人心動。

她的身上好像有種讓人無法忽視的魔力,還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氣質,貴不可言。

“見過親王,王妃和幾位殿下。”

林初瓷他們簡單行禮,安娜王妃給他們賜座,等眾人落座後,安娜王妃開口說,“林初瓷,謝謝你,謝謝堅信我兒子還活著,非常感謝你,幫我找回了兒子。”

安娜王妃鄭重的道了謝,當時要不是有林初瓷他們懷疑凱森還活著,估計她可能真的以為自己的兒子已經喪命,那個案子也可能會被草草了結。

林初瓷站起來說道,“王妃,你的謝意我接受了,我也已經履行諾言,為您找回兒子,現在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丈夫?”

“哦,是的,當然可以放你丈夫,隻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