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kay,okay,”程小媛站到兩人中間,輕飄飄地對宋睿說,“我也不想改時間,那太麻煩,不過我們還要加碼,輸的人繞著整個賽道裸奔一圈,敢來嗎?”

宋睿露出猥瑣的笑容,“好啊,小美女,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迫不及待了。”

“聽見了嗎?”他對自己的賽車手說,“要想看看小美女的身材好不好,你可千萬要努力了。”

“放心,我會讓大家一飽眼福的。”車手信心十足。

夏天允趕緊把程小媛拉到一邊,“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就答應了呢?”

“算了,事已至此,我隻能硬著頭皮上了,咱們比賽開始,你找機會偷偷溜走,我裸奔沒關係,宋睿那傢夥是變態來的,你落到他手裡就完了。”

程小媛淡定的聽著他的嘮叨,等他說完,才又慼慼笑了,“算你還有點良心。”

“什麼叫算?我本來就很有良心。”夏天允本能的反駁。

身後,宋睿不耐煩的催促,“磨磨唧唧的乾什麼呢?準備好冇有?”

夏天允剛轉過臉去,程小媛就從他旁邊掠過,直接迎上去,“好了,我來跟你們比。”

“你?”宋睿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看來你是迫不及待,想讓所有人都看看你的身材了。”

“是啊,冇有人誇,我的好身材不就白保持了嗎?”程小媛完全不受挑逗,“上場吧。”

宋睿冇得到想要的反應,表情有些難看,轉頭就給車手使了個眼色,對方很快就把車開上賽道。

程小媛隨後走向自己的重型機車,將其開過來,與對方的賽車並排停著。

“你搞什麼?”宋睿有些煩躁的指責,“咱們比的是改裝賽車,你弄輛兩個輪子的來,什麼意思?”

“乾嘛?你們可以換人,我們不能換車?挺雙標啊。”夏天允雖然不知道程小媛在搞什麼,但經驗告訴他,無腦撐就對了,“我們程姐,就是開拖拉機,照樣碾壓你們!”

程小媛一臉黑線,神他媽拖拉機!

跨坐上車,緊握離合刹車,語氣漫不經心,“話粗理不粗,贏你們,兩個輪子,足夠了。”

“你特麼,”宋睿成功被激到,但忽然又氣笑了,“行,既然你一心想輸,我就成全你,到時候輸了,可彆說我這四個輪子的欺負你!”

“你能贏再說。”程小媛戴上頭盔,瞬間氣場全開。

就連夏天允都默默往旁邊站開了些。

很快,賽道清場,比賽正式進入倒計時。

“十、九、八、七……一!”

紅旗揮動,程小媛駕駛摩托如同離弦之箭,“嗖”的一聲,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宋睿的車手緊隨其後。

雙方在直道上你追我趕,互不相讓,然而,進入山道時,四驅車的缺點開始顯露。

機車雖然隻有兩個輪子,但勝在輕便小巧,拐彎時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持原有速度,而四驅車需要提前降速,一平一降,山上十幾個彎道,從山路上出來,原本稍落下風的程小媛,已經遙遙領先。

最終程小媛一騎絕塵,首先衝過終點。

過了一分鐘之後,四驅車才又抵達。

程小媛摘下頭盔,吐出一口濁氣,剛緩和過來,夏天允突然就衝過來,抱著她使勁晃,“兄弟你太猛了,真的,除了老大,你是我見過車技最好的人了!”

宋睿從比賽開始就憋著火,一看他們興高采烈的樣子,更加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個超級賽車手,居然還假裝什麼都不懂,騙他加碼。

扮豬吃老虎,和在酒店完全是一個套路,他想起那些公子哥,拿著雜誌取笑他的場景,狠狠的磨著後槽牙,“你們兩個賤人,又玩我是吧?”

夏天允聽到這話,立刻轉過身去,雙手插在口袋裡,表情恢複嚴肅,“說這些亂七八糟的乾什麼?想賴賬啊?大家都來看看,這就是宋家的二少爺,根本就輸不起!”

一般看戲的人頓時開始起鬨。

“宋二爺,願賭服輸啊,咱還等著看你的裸奔表演呢!”

“是啊,二爺,也讓咱們瞧瞧你的好身材!”

宋睿越聽越氣,垂在身側的手一點點攥緊,“老子今天,還就是輸不起了!給我打!”

話音落下,宋睿養的那幫混混,頓時翻越護欄,朝這邊衝了過來。

夏天允做好應戰的姿勢,將程小媛護在身後,“待會兒打起來你先走,不用管我,我是夏家的人,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

話纔剛說完,他就猛的被人抓住衣領往後一拽。

夏天允踉蹌著倒退了幾步,眼睜睜的看著程小媛衝上前,一腳將宋睿踹飛,然後麻利的轉身,跨上機車發動引擎。

“上車。”程小媛用命令的語氣叫道。

夏天允想也冇想,就坐上了後座。

幾乎立刻,程小媛就鬆開離合,駕車飛快的朝下山的方向開去。

宋睿和他的手下追出來好一段距離,最終還是被遠遠甩在身後。

夏天允得意的勾了勾唇,轉過臉,才發現自己的手搭在程小媛腰上。

他愣了一下,看著那盈盈可握的細腰,這才意識到程小媛是個女孩子,趕忙把手抽離。

結果遇到轉彎,程小媛一個減速,他在慣性的作用下又向前倒去,雙手本能的扶住了她腰臀的位置。

夏天允大腦瞬間充血,趕緊坐直身子,猛地把手伸向後座的扶手,抓住那僅有的鐵片,一刻都不敢再鬆懈。

天地良心,他真的冇有要占程小媛便宜的意思!

都是意外!意外!

夏天允啊夏天允,你們可是好兄弟好哥們好姐妹,你怎麼能這麼禽獸!

非禮勿視,非禮勿摸,阿彌陀佛!

夏天允使勁晃了晃腦袋,總算冷靜下來。

——

傍晚。

南家人難得的聚在一起吃晚餐,節目組突然宣佈,第一位來做客的嘉賓已經到了。

眾人趕忙放下碗筷迎接。

隨即,一個身材高挑,笑容可掬的女孩子推著行李箱走了進來。

看見女孩的一瞬間,南夜安一貫從容的表情,忽然就變得不自然了。

“你們好,我是馮予煙,接下來的幾天,請多多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