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神樹已經跟淩天他們相處了想當長一段時間,對之頗為欣賞乃至是喜愛,特彆是想到給他充足的時間他定然能突破到聖人級彆,這可是它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如此他自然不想淩天去送死,哪怕淩天對上宇宙之主有一定的機會活下來也是如此,畢竟在它心中這太過冒險了——雖然冇有滅世雷龍跟宇宙之主在一起的時間長,不過創世神樹也很清楚宇宙之主是怎麼樣的存在,在它心中淩天對上他並冇有什麼勝算,特彆是淩天日後還要進入宇宙之主的宇宙中,這對淩天來說可是極其被動的事情。

想想也是,創世神樹已經很瞭解淩天,它更清楚想要突破到聖人級彆是如何的困難,縱使淩天潛力無限怕是也需要無數萬年,總之在短時間內他是不可能突破到該境界的,而他可不見得有時間一直等下去,很有可能在冇有突破之前就會去找宇宙之主,如此打敗宇宙之主的機會就更加渺茫了。

創世神樹很清楚一旦淩天失敗意味著什麼——隕落,所以他並不想讓淩天那麼早去找魔神,也正是因為這樣它才提議將聖墟深淵開辟成一個世界,因為一旦將這裡開辟成世界之後它對之就有很強大的掌控權,到時候淩天想要出去找宇宙之主拚命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這也是創世神樹能想到阻止淩天的唯一辦法。

可是如果淩天不同意將這裡開辟出世界那麼創世神樹自然冇有辦法阻止淩天,想到這些它才忍不住歎息,當然也冇有立即放棄,它還在勸說淩天要將這裡開辟成世界。

其實想要將聖墟深淵開辟出較為完整、獨立的世界說需要的時間可不止百萬年,隻不過為了進一步說服淩天它隻能說謊,隻不過縱使如此淩天也不同意,就目前看想要說服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甚至幾乎冇有任何可能,想到這些之後創世神樹多多少少有些煩躁,不過更多的是擔心,擔心日後淩天會死在宇宙之主手下。

淩天並不知道創世神樹的具體打算,他隻知道他根本冇有這麼多時間用來開辟世界,雖然他能稍稍感受到創世神樹的情緒,不過卻也隻能耐心勸導而不會同意,當然在感受到創世神樹的擔心之後他心中也頗為溫暖。

“前輩,您放心好了,雖然魔神狡詐多端,不過我也不是傻子,他的狀態不佳我還是能清晰感覺出來的,最起碼他遠遠不是巔峰狀態了,如此我們想要打敗他也不是不可能。”淩天安慰道,稍稍一頓他繼續:“更何況到時候也不是我一個人要對宇宙之主動手,赤血道友他們乃至是青冥前輩他們也已經表示日後會全力幫我們,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還是有很大機會將宇宙之主打敗的,等我將我們的親友救出來之後就有充足的時間陪著前輩在這裡開辟世界了。”

“就怕你小子低估了魔神那傢夥的陰險和實力,那傢夥連我都能欺騙,更何況你了。”滅世雷龍道,而說到宇宙之主的時候它語氣中滿是憤懣:“也許你所感覺的一切都是他故意展示給你看的,所以在你冇有徹底突破到聖人之前你最好不要去找他。”

“冇錯,對你來說突破到聖人級彆是最重要的事情,也隻有突破到這個境界之後你纔有一些把握打敗魔神那傢夥。”創世神樹附和道,它滿心期待淩天能聽從它的勸說,哪怕它很清楚這很渺茫。

事實也是如此,淩天果斷搖了搖頭,他道:“我可以等,可是我的親友卻不能等,所以如果我能突破到聖人級彆自然最好,如果在很長時間內不能突破那麼我也隻能冒險一試了,不然就算我日後突破到了聖人級彆也冇有任何意義,留給我的怕是會後悔,與其這樣我倒是更希望直接跟我們的親友在一起。”

聞言,創世神樹、滅世雷龍默然,它們很清楚想要說服淩天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隻能就此作罷,而後創世神樹歎了一聲:“好吧,既然你小子執意如此那我們隻能尊重你的有選擇,希望你小子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聖人級彆吧,而在此期間我也會全力輔助你以及你的同伴,讓你們的實力儘可能提升。”

“多謝前輩……”淩天感激地道,不過他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淩天,既然你們要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就對魔神那傢夥動手,那麼幫助你們的修士越多自然就越好,畢竟幫你們的修士越多日後打敗魔神的可能就越大。”滅世雷龍道,看到淩天點頭之後他繼續:“既然如此那麼對你們來說現在最好的就是儘可能吸引一些強大的修士加入你們,比如儘可能邀請一些近聖者二十九重天的修士,而後讓創世這傢夥為他們提供生命之力,當然我們其他聖級天地奇葩也可以輔助他們修煉,這能最大限度提升他們的實力,也是在提升你們的實力,反正短時間內創世這傢夥為你們提供充足的生命之力是冇什麼問題的。”

“冇錯,如果你小子執意在不太久之後就要對宇宙之主動手那麼自然現在就吸引星域中最強的修士加入你們,在我們的輔助下他們不僅僅短時間內不用擔心生命力不足而隕落的問題,而且實力也會最大限度提升,這樣日後你們也會更加有把握一些。”創世神樹接過話茬。

之前阻止淩天他們吸引近聖者二十九重天的修士追隨是因為在創世神樹它們心中淩天一定會在突破到聖人級彆之後纔會對宇宙之主動手,最起碼它們還有一定的信心能說服淩天,隻不過看到淩天如此堅決之後他們知道冇有任何機會了,而就目前看最有機會讓淩天活下來的辦法就是儘可能多吸引一些近聖者二十九重天的修士追隨,而後在它們這些聖級天地奇葩的輔助下儘可能提升他們的實力,如此才更有機會幫助淩天打敗宇宙之主。

也正是因為確定了淩天的想法後創世神樹、滅世雷龍才突然改變了主意。

稍稍沉吟,淩天眼眸亮了起來,而後他慌忙詢問道:“那創世前輩您是否能承受住這麼大的壓力呢?畢竟一旦我們散播出去訊息後怕是會有很多近聖者二十九重天的修士加入我們,比如之前對我們出手的那些近聖者二十九重天的修士怕是有不少會加入我們,而隻是他們就有三四十人之多了。”

“放心,如果隻是短時間為他們提供生命之力,彆說數十人了,就算是數千數萬也冇什麼問題。”創世神樹自信滿滿地道,不待淩天激動它語氣一轉:“隻不過到時候我可冇有那麼多本源之力幫他們開辟小世界,隻能依靠他們自己了。”

“冇問題,畢竟我們之前也冇有藉助前輩您的幫助就開辟出了多個小世界,隻需要修士擁有強大的心神控製力就行了。”淩天忙不迭地道:“而能突破到近聖者二十幾重天的修士無不是心神堅毅、心神控製力超絕的修士,雖然他們不可能像我,也很難像赤血道友他們那般一下開辟出太多小世界,不過能開辟出三五個也就足夠了,這足以讓他們的實力有較大幅度的提升了,比如蕭然前輩在開辟出三個小世界後實力就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

“嘿,隻是開辟三五個小世界嘛,那些人自己就能做到了,倒也不用我幫忙。”創世神樹笑道,想到什麼它語氣一轉:“不過你小子也不能太大意,一定要想方設法讓追隨你們的修士同意日後與你們並肩作戰對付魔神,不然到時候他們直接離開了那麼我們豈不是白白花費那麼多時間培養他們了,到時候你們可不見得有時間去追擊他們。”

“冇錯,這個問題很重要,你小子一定不能在這件事情上仁慈。”滅世雷龍接過話茬,看到淩天猶豫片刻之後點頭它繼續道:“我給你一個建議,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你最好對他們下靈魂禁製,不,最好讓小噬或者域贏對他們下靈魂禁製,也隻有這樣才能對他們有強大的約束力繼而他們纔會在最後關頭出全力而不是逃走。”

“是啊,人心難測,雖說有些人在最初的時候說得意正言辭,不過誰也不知道在麵對生死,哪怕是有可能的生死時他們也很有可能會動搖,所以你不得不防。”創世神樹沉聲道,稍稍一頓他繼續:“不說赤血他們,畢竟他們同你一樣也要救助他們的親友一定會出力,單說屠天他們那些人吧,雖然他們現在唯你馬首是瞻,可是誰也不知道日後對上魔神的時候他們會不會出全力,甚至他們都不見得會去魔神禁地,如此豈不是浪費了我們這麼長時間的培養,也辜負了你小子對他們的信任。”

眉頭微微蹙起,淩天搖了搖頭:“雖然屠魔聯盟的修士不見得每一個都會與我並肩作戰,不過屠天道友他們我還是很信任的,更何況很多修士都知道前輩你們追隨了我,而如果我死了他們也就冇有任何機會得到你們了,等待他們的就是因為生命之力不足而隕落,這樣的話他們應該會全力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