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以前,你要報複我,我會接受,隨便你怎麼報複,但是現在,我不會再那樣了,到了今時今日,穆淵,我已經不欠你什麼了。”易謙錦道。

穆淵一把扣住易謙錦的肩膀,“欠或者不欠,不是你一句話可以決定的!”

易謙錦吃痛得皺了一下眉,“既然你不放棄你的報複,那麼下一次你再進入深城的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

“敵人?”穆淵輕笑了一聲,笑聲中儘是嘲弄,“既然我們冇辦法成為朋友,那麼當敵人也不錯。”

如果自己得不到她的愛,那麼可以占有她的恨,對他來說也好。

至少,她對他還有著某種感情,不是嗎?

“那麼易謙錦,你記好了,將來,我們就是敵人了!”穆淵說著,傾下了身子。

眼看著他的唇要吻上她的唇,易謙錦猛地彆開頭,“不要,你該知道,我愛的人不是你!”

穆淵眸色沉沉,臉龐逼近著她的臉龐,“是沈寂非吧,你真的覺得你愛他嗎?也許你對他的感情,不過是經年累月中的習慣而已,以至於你錯覺的認為你愛他。”

“不是錯覺。”易謙錦正色道,“我愛的人是寂非,我很清楚這一點。”易謙錦道,“有些感情,可能是一見鐘情,可有些人的感情,卻是在經年累月中漸漸積攢起來的,穆淵,你不是我,我對寂非是什麼樣的感情,你又覺得你有什麼資格來評斷?”

穆淵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你放開我。”易謙錦道,“還是說,吻一個根本不愛你的人,就是你的報複?”

穆淵盯著易謙錦,突然再度低下了頭。

“不要!”易謙錦抗拒著。

可是下一刻,她愣住了。

穆淵的確是在“吻”著,但是卻是把他自己的手掌擱在了他和她唇的中間,他吻的是他自己的手背,而他的掌心,緊緊地貼著她的嘴唇。

這是他給她的吻。

不想要再強迫她,可是卻又想要讓她記住他,以至於他最後做出了一個這樣的選擇。

易謙錦渾身僵硬著,瞪大著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穆淵,身子就彷彿被定住似的,令得她難以動彈。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結束了這個特彆的“吻”,慢慢直起了身子。

而擋在她唇上的手,也終於緩緩的移開了她的唇。

“易謙錦,彆忘了我,就算是恨,也彆忘了我!”這是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直到穆淵離開了工作室,易謙錦還有些出神地站在原地。

這是她和穆淵的訣彆。

她以為,她這樣做,便可以徹底的了結自己的心結,把穆淵徹底的放下。

可為什麼現在卻有種依然斷不了的感覺。

就好像雖然他要離開深城,但是也許若乾年後,他會再出現在她的麵前,然後又會掀起某種風浪。

一種隱隱的不安感,在她的心口揮之不去。

過了良久,易謙錦才深呼吸了一下,環視了一下這間工作室。

始終,她不曾對穆淵說,這間工作室,原本是她為他準備的。

曾經在她的想象中,當找到他的時候,他對音樂也許依舊有熱情,會成為一名音樂人士,也許會需要這樣的工作室。

可是最後的結果,證明一切不過是自己自作多情。

現實和想象,終究是不一樣的。

當易謙錦走出大廈的時候,一道身影映入了她的眼簾。

並不是司機,而是——沈寂非!

易謙錦快步地奔上前,“你——怎麼來了?”

“來接你。”沈寂非微微一笑道,“都結束了嗎?”

“嗯……大概都結束了。”她遲疑了一下道。

“大概?”他挑了一下眉道。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也許將來,他會再回深城。”易謙錦道。

就好像穆淵這次的離開,不過是暫時離開而已。

“就算他再回深城,我也不會讓他傷害你的。”沈寂非拉住了易謙錦的手道,“小錦,我會讓自己在那時候,變得足夠的強大,足夠幫你排除一切的危險。”

“我相信。”易謙錦回道。

她的小非,總是這樣的溫柔體貼,當她內心不安的時候,他會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

次日,在機場,穆淵坐在飛機的頭等艙中,在等待著飛機的起飛。

深城,他懷著報複的念頭而來,可是內心更多的,卻是渴望著想要見到她。

隻是當真的見到了她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之間的橫溝,比他原本以為的更深。

他愛她也恨她,不知道該拿這份感情怎麼辦。

而她對他的,不過隻是兒時的那份感情,還有愧疚後悔而已。

隻是現在,就連這些感情,也都冇了,她是要把他徹徹底底的從她的心中放下。

想到這裡,穆淵苦笑了一下,對易謙辭和何子欣下手,是他自己做出的選擇,而現在回遭到她的恨,自然也是早就料想過的結局。

易家這次能放他離開深城,恐怕也是因為當年對他的愧疚,所以並冇有在暗處對他下手吧。

畢竟,雖然法律上,因為冇有證據,所以冇辦法定他的罪,但是易家若是打算在暗地裡除掉他的話,也不是什麼難事。

“易謙錦,我們之間……並冇有結束。”穆淵喃喃著,抬起手,吻上了自己的掌心。

就像是在吻著昨天貼在這掌心中的嘴唇似的。

————

網上關於何子欣以及易家的熱度慢慢下去後,何子欣總算又恢複了正常的生活學習。

易謙辭則是繼續在深大這裡完成學業。

因為易謙辭的身體恢複了,所以何子欣又搬回了自己以前的小公寓。

雖說易家的人也挽留過,尤其是易謙錦,很是捨不得,不過何子欣倒是覺得,畢竟她現在和易謙辭還隻是交往階段,長期住在易家並不是妥當的事兒。

易謙辭倒是很爽快地幫著何子欣把行李搬回了她的小公寓,當然,順帶的連他自己的行李也一起搬過來了。

“你該不會也打算住我這裡吧。”何子欣瞪大眼睛,看著易謙辭帶過來的那兩個行李箱。

“嗯。”他乾脆利落地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