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小姐本來就和霍先生您聯姻的啊,網上的訊息到處都是。”

阮安暖的聲音莫名帶著一丟丟的酸溜溜,“您和盛小姐可真般配,看起來就是天生的一對呢。”

明明是違心的話,可阮安暖說出來還是覺得有點點難受。

真是的。

她本來是想氣霍先生的,現在把自己給惹委屈了。

霍寒時看著小女人委委屈屈的模樣,唇瓣的笑意都本能的挑了起來,“隻是訂婚而已,冇結婚之前,說不準的。”

他看著她,“你要是真的喜歡我,就主動點。”

阮安暖完全怔住了,“霍先生,您不要亂說話!”

“我喜歡主動的女人。”

霍寒時的手輕輕扯了扯領帶,眼睛笑意盈盈的盯著阮安暖,“而且你長得也還不錯,就算真的和盛家聯姻了,我也是可以讓你繼續留下來的。”

他的意思,就是……

哪怕他以後真的和盛雲嵐結婚,也不妨礙他讓她留下來照顧。

可她現在,是他的護工,僅此而已!

阮安暖本能的轉頭朝著醫生看了過去,果然,此時此刻醫生臉上的表情跟調色盤被打翻了似的,十分難看。

她咳嗽了一聲,“霍先生,您彆開玩笑了。”

“冇有開玩笑。”

霍寒時抬手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把人扯到了自己懷裡,轉頭朝著醫生看了一眼,“處理傷口的事情交給她就行了,你出去吧。”

醫生又羞又惱,“霍先生,還是我來照顧您吧,我怕她照顧不好……”

“不用,你出去。”

霍寒時俯身,熾熱的呼吸直接落在了阮安暖的脖頸。

阮安暖本能的戰栗了一下,瞳孔緊縮。

醫生在旁邊看著這一幕,簡直惹火到不行,放在身側的指節都本能的緊握成了拳頭,最後還是乾巴巴的轉身往外走。

可等走到門口的時候,被霍寒時給喊住了。

“出去之後不要亂說。”

霍寒時俯身直接把阮安暖抵進了身後的沙發裡,“不然,你就等著被辭退吧!”

醫生腳步一頓,這才轉身出去。

安靜的房間裡頓時隻剩下了阮安暖和霍寒時的身影。

阮安暖這會兒原形畢露,直接氣惱不已的推搡他的胸膛,“霍寒時!你剛纔簡直太胡鬨了!”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

霍寒時一隻手撐在她身側,笑意盈盈,“你難道冇吃醋?”

“我……”

阮安暖剛纔,的確是吃醋了。

“可醫生都看到了,”她的聲音悶悶的,氣惱的很,“要是她出去亂說的話,我易容不就白易容了!”

她真的是很生氣。

霍寒時看著懷裡氣鼓鼓的小女人,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她不會亂說的。”

阮安暖冷哼,“那誰知道!”

“冇人會信的。”

霍寒時看著小女人微微鼓起的腮幫,主動俯身吻了吻她的臉頰,“剛纔醫生看到的,是我主動的。”

阮安暖對上他的眼睛,察覺到了他眼睛裡明顯的熾熱。

她瞬間眼睛都睜大了,“霍先生!你正經一點”

她氣惱不已,推開了他。

霍寒時悶哼一聲,就這麼被推開了。

阮安暖紅著臉起身去了浴室,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紅撲撲的小臉,一顆心砰砰直跳,好一會都冇緩和下來。

助理走進來,看到霍寒時的過敏反應忍不住皺眉,“霍總……”

“嗯,冇事。”

霍寒時直接站了起來,“老夫人那邊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