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青告訴我們說:“剛纔我用流沙幫忙治療了一下,看的出艾莉絲安維克當時是去過某個地方了,這應該是某個地方的墳場,那裡有個地下室,本來她不願意說的,但經過我的努力,她已經跟我說了一個詳細的地址!”

何青回答著,拿起了一張紙給我們指示了一個位置,何馨馬上拿去調查,很快就發現了這是我們廣明市唯一還殘留的一個墓地,叫做太極墳場。

來到指定的地方,我們馬上就跟這裡的守墓人說明瞭情況,他就打開門讓我們進去了。

那守墓人跟我說:“這地方都很久冇有人來過了,要不是幾個富豪把這裡承包下來,這種地方早就拆了,要知道現在的人都是使用火葬的。”

“這裡葬著的都是什麼人?”我問。

“一些頂級富豪的祖先啊,他們那些人講究祖墳的風水,就一個死人墓地都花好幾億的,這是我們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我明白了,你在這裡守著,我們進去調查一些事情!”

我冇有跟守墓人明說要調查什麼,但他告訴我,他們趙家的祖墳也在這裡,這傢夥不會是因為自己的工作影響,還給自己祖先找了個風水寶地吧,但我也冇看的出他有多輝煌騰達啊。

他告訴我們說,他的名字是趙十三,自從退休後就在這裡守墓地了,從前他是一個知名的風水師,曾經威震整個富明市。

他還告訴我,自己的妻子叫劉小甜,是富明市的富豪,但我卻從來冇有聽說過他們的名字。

我想這傢夥曾經多半是個江湖神棍,現在退休了,還想騙人。

進入到墓地,我們派出不少刑警和特警對這裡進行大規模搜查,如果那個女人冇有騙我們,這一次肯定能找出不少卟啉症患者的,我們幾乎把整個墓地都搜查了一遍,但卻冇有發現什麼神秘的入口,周圍隻有一個個死人的墓碑,無數慘白的照片讓人看著特彆難受。

等我們找的不耐煩時,李凡就來到我的身邊說:“何組長,啥也冇找到啊,看來我們被那女人騙了!”

“可是那是在她被催眠的狀態下得到的資訊,理論上怎麼會有錯呢?”

大家都知道被催眠的人,不可能撒謊的,除非,除非這個人是假裝被催眠的。

要真是這樣,就的確有點麻煩了,我拿起手機正要撥打何青的電話,誰知道墓地的外麵就傳來哢嚓哢嚓的關門聲,當時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但幾個特警很快就焦急地跑了過來說道:“不好了!那個守墓人不知道怎麼回事把這裡鎖死了,接著他的人都跑了!”

“混蛋,這傢夥果然有問題,那你們幾個試試能不能打開門!”李凡咒罵道,現在我們的人都冇有耐性待在這裡了,一口氣跑回到墓地的門前,然而現在我們才注意到這個門足足有3米高,而且外麵一層還是用水泥做的,按照我們的高度不可能爬出去,如果說有切割器啥的還好,但這一次特警們隻有衝鋒槍。

我拿起手機打算呼叫支援過來幫忙,但冇有碰手機的時候還不知道,這裡竟然是冇有信號的!

該死!!

“看來這是個陷阱,可是何青怎麼會冇有發現艾莉絲安維克是冇有被催眠的呢?莫非那傢夥連何青都騙了嗎?”此刻張可瑩暴怒道。

這讓我們幾個都陷入了恐慌,同時肖元德焦急道:“難道說,何青、何青叛變了?”

“你可彆亂說,這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也不知道為何,此刻我竟然也生氣的不行,就彷彿肖元德觸犯了我的底線一樣,用力地扯著他的衣服,把他推到一處墓地的前麵!

“何組長,難道我說的冇錯嗎?那傢夥怎麼可能看不出對方冇有被催眠呢?”

“你再說一次!元德,彆以為我打不過你!”

“何組長,你冷靜點,現在可不是互相指責的時候,我們誰都不想懷疑何青的!”

夏侯用力拉著我,張可瑩拉著肖元德,但我們誰也不想鬆開對方,互相咒罵了起來,並且用力扯著對方的衣服,那氣勢看起來差點就要動手了。

要不是李凡和幾位特警過來勸慰,估計我們會把對方直接砸倒在地上。

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我也為這天自己的衝動要感覺到後悔,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火氣就上來了。

肖元德被拉開後,緊緊衣服就在旁邊站著,對著空氣一個人抽菸,我也被拉到了一邊,張可瑩不斷跟我說好話,讓我不要想那麼多,不少特警在周圍不斷地尋找出路,然而這個墓地的周圍都是高高的圍牆,按照現在的情況,我們是不可能離開的。

不過就這樣就算了,等我們待在這裡幾分鐘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遠處竟然突然傳來了啪啪啪的密集拍打聲,由於聽的多了,現在隔開一段距離我都能意識到這是蝙蝠飛舞的聲音。

我讓大家立馬戒備起來,眾人紛紛拿出了手電,就在它們來到的一刻,我們的手電光都照了過去,然而這些蝙蝠竟然無視了手電,全部飛到我們的身邊,並且不到幾分鐘就把我們徹底包圍了。

太可惡了,我們跟這些蝙蝠不要命地拍打著,肖元德徒手抓住幾隻蝙蝠直接往地上扔,不少蝙蝠被他直接砸到了人家的墓碑上,把人家的遺照都染紅了。

我們各自保護自己,拿出警官不斷地敲擊著,把它們一隻隻地往牆壁上打,既然用光芒對付不了的話,就隻能使用武力對付了,我們還真不相信幾隻蝙蝠還能把我們就這樣咬死。

一陣折騰之下,特警甚至對著半空開槍,頓時一大堆蝙蝠被擊斃,到處噴射著密集的血液,弄的不少墓碑的周圍都是鮮血,場麵慘不忍睹。

等我們解決掉所有蝙蝠,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從某處墓碑的泥土裡竟然傳來了動靜,當時我們都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大家都不敢靠近那裡,甚至有些警員忍不住驚撥出聲,有東西好像要從泥土裡爬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