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話音稍頓,古涵麵現憂色。

“如今這般情形隻能說明他實力大增了,宗主離宗之前曾同我們一起聯合各方大能佈下了手段,專門對付冥幽,隻是不知眼下還能起多大效果。”

聽到此處,洛清辭試探著問道:“宗門佈下的具體手段師叔可方便透露?”

古涵點了點頭,並未直接說出,而是動用了傳音。

“是一種虛空法陣,集陣法與符法為一體,融合了佛修的一些手段,最是剋製邪魔一類。”

古涵之所以采用傳音入密之法,倒並非不信身旁幾位同門,而是此法直接說出,極有可能會被冥幽感應到,因此他才這般施為。

這廂洛清辭得知此法後,同樣傳音道了一聲謝。

這本是尋常之事,可古涵聽到傳音之後卻頗為驚異地瞧了她一眼。

通常來講,境界實力高的修士可以傳音給境界實力不如他之人,但反過來卻是不行的。

如今洛清辭既然可以傳音給她,那隻能說明其真實實力已然與他這個活了上萬年的老頭子差不多了。

想到此處,他心中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卻是欣喜。

他自身的實力在整個蒼玄界中已可以排到前十,如此一來便說明洛清辭也是如此。

而今形勢危急,宗門能再添這樣一位大能,自然是再好不過。

此刻雲天大陸上,各地的異變仍在繼續,一行十一人聚集了冇多久,便重新散開,救援附近陷入困境的修士。

除了洛清辭外,古涵一行十人皆需坐鎮宗門,因此無法離得太遠。

畢竟不管如何,宗門駐地相對其他地方而言是最重要的。

每逢大戰,一些犧牲在所難免,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將第四通道裡出現的怪物儘數覆滅之後,洛清辭返回家族,將了凡贈予的菩提子全部取出,總計兩千九百顆,交予了族長洛夜飛。

菩提子有驅邪之效,因此洛夜飛按洛清辭之意將之下發給了族中每一位長老和弟子,一人一顆,到最後還有三十九枚剩餘。

洛夜飛本想將多出的這些還給洛清辭,不過卻被她拒絕了。

菩提子並非不能損壞之物,多餘的留在族中比放在她這裡要好上許多。

洛清辭如今大乘中期修為,普通的邪氣根本奈何不了她,而那些非同尋常的,菩提子也防不了。

除了菩提子外,她還想到了先前被她煉化成功,但一直未使用的天機鎮運傘。

用此寶對敵,可直接削減對方氣運。

不過這些時日洛清辭的遇到的對手皆可以憑其他手段解決,所以她一直未曾啟用此寶。

她本想直接將此寶留在家族,鎮壓氣運,不過轉念想到怪物的首領,實力深不可測的冥幽,她暫時放棄了此打算。

待到冥幽現身之時,不出意外洛清辭會直接與其對上,所以傍身的手段越多越好,將此寶留在家族並不是明智之選。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此寶的訊息泄露出去,被有心人知道,或許會給家族帶來不小的麻煩。

眼下蒼玄界修士雖然有共同的敵人,但也並非所有人都是一心對敵。

藉此次大戰,局麵混亂之機盜取重寶的修士並非冇有,所以一切還需防患於未然。

洛家族地內,原本招攬過來的三位客卿長老見她出現,紛紛過來拜見。

他們三人皆是由洛清辭一手招攬過來,與其說他們忠於洛家,倒不如說是忠於洛清辭。

幾十年過去,在足夠的修煉資源供應下,三人實力皆有所提升。

先前的菩提子三人也各得了一顆,已用水火不侵的特製絲線拴著掛在了腰間。

見他們到來,洛清辭並不意外,以她如今的修為,一眼便能看出三人的修煉瓶頸所在。

以簡潔明瞭的幾句話,點出關鍵問題,同時說了一些自己平日裡修煉的心得體會,讓三人恍然大悟,同時心內對她的感激與敬佩之情也愈發深厚。

在此期間,護族大陣一直在運轉著,附近的怪物雖然已全部滅去,但外界的異變卻一刻也未曾停止。

魔氣形成的黑霧不停倒灌,血色的天空逐漸變得漆黑,明明正值晌午,卻如午夜一般。

先前眾位大能聯手設下的禁製已被魔氣衝散,如今的雲天大陸各處一片狼藉。

除了有陣法護持之地,餘下的儘皆遭到魔氣侵蝕,數不清的靈植草木枯萎,一些生靈也不可避免地遭了殃。

洛清辭感知著周邊的一切,神色異常凝重。

這是一場劫難,萬一渡不過,蒼玄界所有的生靈自此覆滅,不複存在,她們隻能殊死一搏。

冇過多久,魔氣倒灌停止,一道清晰可聞的哢嚓聲響從極遠處的高空傳來,緊接著黑霧瀰漫的天穹裂開了一道口子。

一隻血紅的巨瞳瞬間於裂縫中央出現,在漫天黑霧中顯得格外耀眼。

須臾之後,接連數道哢嚓聲響傳來,天穹不停裂開大小不一的口子,周邊空間裂縫不停生成,從未停止。

另一隻血紅巨瞳轉瞬出現,緊接著是整個頭顱。

這是一幅堪稱可怖的場景,最初見到兩隻血瞳時,洛清辭以為冥幽是一個通體血紅的巨型怪物,結果卻並非如此。

其頭顱右半部分冇有一絲血肉,隻餘血紅的骨架,那隻巨瞳就好似直接嵌在裡頭似的,而非其本身所有。

至於頭顱左半部分,半邊額頭位置包裹著血紅的鱗片,巨瞳下方則坑坑窪窪,上麵似有某種蟲類生靈在蠕動。

洛清辭凝神觀察片刻,將之認了一個出來,蠕動的生靈正是以往曾出現過的黑螟。

一種隻有少數異火可傷,用其他手段隻能越殺越多的可怖之物。

奇怪的是,頭顱出現後,冥幽的身軀並未徹底顯現,而是就這樣僵持在了半空。

洛清辭瞬間便想到了古涵提到的虛空法陣,她全力放開神識,仔細感應之下,果然發現了端倪。

萬丈高空之上,一座彷彿無邊無際地法陣已然激發,種種梵文、陣紋以及符文自周邊流轉,帶著無窮威壓有序的彙向陣法中心位置,那隻巨型頭顱所在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