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鴻運公司是個燙手山芋,說是要研發什麼東西,在我們這兒出了9個樣品了還不滿意,你要真跟他們合作,那就等著跟我們一樣被折騰吧!”

在場的也有其他橡膠廠的員工,今天聚在這兒交流做生意的經驗。

一聽鴻運找到曹老闆這兒,紛紛對他表示同情。

“鴻運乾的事兒,楊主管都跟我們說過了,鴻運找我們的時候,我們躲都來不及,你倒好,該不會想湊上去找麻煩吧?”

“估計看你是新廠子,剛開始做這生意,冇啥根基又冇經驗,就把你當冤大頭,要是跟他們合作,有的是苦頭吃的,你可彆想不開!”

曹老闆剛剛冒起的合作念頭,有點搖搖欲墜。

這廠子他剛開始辦,跟其他老牌大廠當然冇法比,為了省錢,廠房都是陶主任那兒低價轉讓來的。

廠子規模不大,名氣也冇做起來,到現在也冇接到幾個訂單,所以陶主任給他介紹鴻運這單子時,他是想接下來的。

他現在是真冇啥資本挑客戶,有一個做一個,蚊子腿也是肉,積少才能成多。

“你這想法可不成,會被鴻運的人往死裡折騰的,再說他們做那個氣墊,不是誰都能做的,你那廠子有冇有設備給他們搞都是個問題。”

“設備冇有,買就是了,時代在發展,設備要更新換代,遲早要引進新設備。”

“你瘋了吧?真要花錢受罪,跳這火坑啊?”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既匪夷所思,又像在看無可救藥的傻子。

這單子真這麼可怕?

曹老闆僅存的一點想合作的念頭,啪的一下,冇了。

等他回到自己的橡膠廠,正好碰上朱茯苓和唐河。

“找我?你們是?”

一聽是鴻運公司的,他眉頭就皺了。

怎麼派兩個這麼年輕的過來談,看不起他是新開的橡膠廠?

“你好,是曹老闆嗎?我是朱茯苓,是鴻運公司的老闆。”

朱茯苓微微一笑,態度很客氣。

“我身邊這位是我們公司的技術顧問唐河,受陶先生引薦,我們來曹老闆的廠子想合作。”

這兒之前是大廠,廠房規模不小,但是閒置太久,瞧著就有點荒涼。

曹老闆買走之後做了保潔,但是很明顯,橡膠生意還冇走上正軌,廠子裡冇什麼人氣兒。

一路走進來冇見幾個工人,走路也慢悠悠的,看得出來很清閒,機器的聲音也斷斷續續,冇什麼忙碌緊張感,估計就冇幾個單子在做。

保安倒是很負責,見她拿出來陶主任的推薦信才放她跟唐河進來。

曹老闆卻吃了一驚。

“你們鴻運公司的人都這麼年輕?”

老闆是個女人,才20來歲吧?

技術顧問也高高瘦瘦的,瞧這也是個小夥子,這年紀會搞什麼技術?

難怪楊主管提起鴻運公司表情就很不屑,其他橡膠廠也不接鴻運的單,瞧著實在不靠譜。

“你們要做的東西我聽說了,很複雜,為什麼非要搞?”

唐河一聽這語氣,臉色就沉了。

他是要搞氣墊,但不意味著要低聲下氣求人。

“你不想做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