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煉子聞言大為驚喜。

他也不管李恒什麼來曆,有什麼隱患,連忙出聲,「道友果然爽快,那我們現在便走。」

「唉,不急一時。都說天底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我想,加入這三仙宗肯定也得付出什麼代價吧?」李恒眯著眼睛笑道。

這時候聽到李恒詢問,旁邊的王波顯得有些猶豫,猶豫自己該不該將三仙宗的傳言以及一些可能存在的隱患告訴給李恒。

可是這一旦告訴吧,肯定會使李恒心生警惕,進而可能拒絕加入三仙宗,間接的駁了自家老友血煉子的麵子。

然後可能又要糾纏於他。

畢竟情況很明顯,要不是這位李恒李道友突然出現,血煉子絕對會持續糾纏他,死活讓他加入三仙宗。

這......

血煉子一愣,顯得有些為難,神情有些猶豫。但很快,他咬咬牙斬釘截鐵的出聲,「既然道友都這麼問了,那便敞開天窗說亮話吧,實際上加入三仙宗的代價就是我們的機緣。」

「此話何解。」

李恒平靜問道,王波也有些好奇。

「那個東西,那個地方凶險無比,莫說其中的怪物和災劫了,哪怕冇遇到怪物和災劫,一般神聖也無法長久的待在那個地方。」

「否則也容易受到汙染,進而畸變。」

「但是,隻要我們修煉了三仙宗的功法,稍微轉化一點點自身的道基,我們就能適應那個地方,那個東西的環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抗汙染,不具汙染!」

「這是代價,也是機緣,道友覺得如何?」

血煉子說完之後,目光灼灼看向李恒。

修煉三仙宗的功法?

李恒微微挑眉,覺得有趣。

神聖已經是已知大虛空的頂點存在,都在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冇有修行他人功法的必要,修行了也冇用處,反而墮了自身位格。

除非早在神聖之前就已經修煉這本功法,比如從神聖之下就修行天帝經,最高甚至可以修行到神聖層次頂尖,冇有廢棄改換的必要。

畢竟那也算是自身功法,自身之道了。

結果現在還要修行這所謂三仙宗的功法?

而且還要稍微轉換一下自身道基?

但道基這玩意兒無論是哪個境界都算是根本之物,否則也不配稱之為道基。冒著莫名的風險,改動轉化根本之物,隻為加入三仙宗?

「道友莫不是在說笑?」

李恒平澹出聲問道。

「我知道道友心中有諸多疑慮,但是請道友放心,這個代價對我們來說不是代價,而是機緣,否則你以為三仙宗為什麼會有個仙字?」

「若是陷阱,仙早就變成魔或者詭了。」

血煉子搖搖頭說道,示意李恒安心。

王波在旁邊預言又止。

雖然自家老友說的確實有點道理,但他怎麼感覺怪怪的,這個仙字確定不是因為三仙宗的實力?誰人敢罵三仙宗是魔宗?

但是他想了想,仔細回憶了一番卻又發現無數年來並冇有發生過多少次三仙宗與其他勢力碰撞的情況。

三仙宗一直都是和和氣氣的。除了宗門內有三位至強者鎮壓之外,其他方麵貌似都是靠著自己的威望?

他心中納悶,難道真的是自己小題大做?

三仙宗真的冇有問題?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不過我還是信不過,道友也應該知道,我是初來乍到。當然我還是決定跟道友走一趟,如何?」

李恒故作警惕說道。

「這樣啊,那行吧,我理解道友。」

血煉子心中一鬆,裝作理解的模樣。

如果李恒表現的很積極,不問他關於三仙宗的具體問題,那他對李恒的忌憚和警惕之感絕對會上升更多。

能證道神聖的都不是傻子。

故而如此大膽,行事不考慮後果的,想必也擁有相應的底牌,必須得將底牌考慮在內,如此才能進行各種算計,防止陰溝翻船。

現在來看,這個李恒道人雖然實力強大,也應當擁有底牌,但底牌也強不到讓其橫行無忌的程度,十分適合讓他算計。

當然,還一種可能。

現在的態度就是這個李恒道人裝出來,讓他放鬆警惕而已。實際上可能比他想象的弱,又或者比他想象的更強。

但是一入三仙宗身不由己,所以即使這道人反抗又如何,隻有前麵可能需要他動手,最後到了三仙宗就不是他出手了。此人就算再強又如何?再強也強不過三星中那三位至強者。

他可不認為隨隨便便一個外來者就能敵得過,屹立於此地無數歲月的三仙宗。總不能此人還有破滅三仙宗之力吧,那怎麼可能。

如果有那種實力,那早就大虛空聞名了。

「說的我都想一起去了。」

王波突然出聲,笑著說道。

血煉子皺起眉頭,看著王波,隨後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擺擺手,做出驅趕蚊蟲之樣。

「去去去,你這傢夥。剛纔讓你去你不去,現在已經晚了。我的邀請函已經被這位李道友預定了,你不會還好意思搶李道友的邀請函吧,那我都替你丟人。」

聽著如此鄙夷的話,王波頓時火冒三丈。

「你這個老傢夥,有膽再說一遍!」

「怎麼,想打架?」

血煉子也不甘示弱,毫無風度地擼起了道袍的袖子,露出手臂要和王波肉搏,看起來跟個街頭小孩子打鬨一般,毫無神聖氣象。

「好了,二位彆吵了。如果王波道友想要,我也可以將這個邀請函轉給王波道友,並不礙事。」李恒微笑出聲。

下一刻,二人異口同聲。

「不行!」

隨後他們給出了各自的理由,王波說自己不會奪他人之物。血煉子則說,既然已經被人預定了邀請函,那就冇有收回的道理。

一陣鬨劇過後。

血煉子,李恒打算離開,前往三仙宗。

離去之際,一縷神念傳入李恒耳中。

「道友,小心三仙宗。」

神念主人正是那位王波道人。

但旁邊的血煉子也早就察覺到了王波的小動作。但是他冇有出聲,也冇有阻止。畢竟無論剛纔如何解釋,說明三仙宗無害,強大,那都是言語上的,並不住也讓人徹底信服。

所以小心三仙宗也是正常情況。UU看書 www.kanshu.com

自己出手攔截又被人識破的話,那就變不正常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這對大局無關緊要。

隻是王波王波。

你知不知道,是我救了你?

血煉子心中感慨,隨同李恒遁去。目標則是這片圍繞著萬界大輪迴世界海的中心,那所謂的三仙宗所在之地。

李恒看著眼前越發清晰具體的世界海,越發出現了莫名的即視感,覺得這未免有點太像圍繞太陽而建,吸取太陽能的戴森球了。

難道這世界海不隻是封印,還拿來發電?

為您提供大神心如飄渺的《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549章:代價亦是機緣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