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我個人認為,一個男人做事往往是比女人要衝動的,都已經逼到這份上了,冇有道理再放過你!”

“我覺得凶手是個女人,而且是個柔弱的女人,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她打不過你,隻能逃。”戰墨深幽幽的說。

白卿卿愣在原地,想不到戰墨深觀察的如此仔細,聽他那麼一說,確實是這樣。

凶手應該女的,絕不是身形高大的男人。

當時的情況,如果是高大的男人,她根本毫無反手的可能性。

“不要緊張,不一定是小雪,說不定小雪也是受害者被催眠了呢?”

“總之目前來看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我們已知的存在可疑的隻有小雪,那我們隻能先調查她的身份。”戰墨深開口道。

“嗯,你做的非常正確。”白卿卿點點頭道,若不是他在,她隻怕根本想不到那麼深的東西。

白卿卿話音落下,戰墨深的手機鈴聲又響起來了。

是工作上的電話,他接通以後說了幾句,然後掛斷了。

“接下來可以要麻煩你幫我做一件事情了。”戰墨深有點苦惱的說。

“什麼事情?”白卿卿詢問道。

“有一個關於機器人的會議,需要由我親自去召開,但是因為我目前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合參加那一場會議,所以你可以替我出席嗎?”戰墨深詢問道。

“我?”白卿卿忙搖搖頭,道:“我又不知道什麼機器人的事情,我怎麼幫你出席會議呢?要不還是讓裴默去吧,這方麵裴默是專業的。”

“但是裴默的身份不符,在外人眼中,裴默是我的手下,一個重要的會議讓自己的手下代替自己去召開,隻怕客戶會認為是我不夠重視他們,而你就不一樣了,現在的你可是我明麵上的妻子。”戰墨深解釋道。

“可是——”

“不用擔心,我會讓宣盟陪著你的,宣盟前段時間一直都在負責機器人的案子,他懂得很多,你隻需要坐在座位上,剩下的一切都交給宣盟就可以。”

戰墨深將白卿卿所擔心的事情通通都猜到了,似乎她已經找不到可以拒絕的理由了,最後白卿卿隻能無奈的點點頭,答應下來。

“機器人的會議是在今天下午四點鐘,你回到家準備準備吧,這邊暫時交給護士就好。”戰墨深看了眼時間說道。

“嗯,好的。”白卿卿答應下來,打車回到九號公館。

趁著距離開會還有一段時間,白卿卿聯絡上了,身為戰墨深身邊最信任的特助之一——宣盟。

“白小姐,那些資料我都發給你了,你隻需要記住這些,後麵的全部都交給我來。”宣盟笑著說道,白小姐是個聰明人,和聰明人乾活,一向都是不累的。

“可以,隻是我待會該怎麼前往會議場地呢?”白卿卿一邊翻看著檔案,一邊詢問道。

“原本我會來接白小姐的,但是盛笠少爺說是也要來參加會議,所以直接由他來接您,怎麼樣?”宣盟詢問道。

“盛笠也在參與這個案子?”白卿卿好奇的問道。-